院士也救不了陕企的股价?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1-27 14:49

    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结果日前公布,陕西科创企业西部超导(688122),再度成为关注焦点——董事长张平祥、独立董事王秋良均当选院士。

    每经记者 高湘山 张素书    每经编辑 师安鹏

    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结果日前公布,陕西科创企业西部超导(688122),再度成为关注焦点——董事长张平祥、独立董事王秋良均当选院士。

    一家公司新增两名院士,连阿里巴巴这样的巨头也难企及,毕竟后者今年也只诞生了一名院士

    西部超导上一次收获如此关注度,还是在四个月前的科创板首秀。上市当日,该公司凭借266.6%的涨幅,在28家企业中位居亚军。

    然而,其此后市场波动,却未能延续这般“霸气”。从最高70元跌到28元左右,低迷态势令人心忧。以至于企业新增两院士后,不少人疑惑:股价怎么没反应?院士也救不了股价?

    尽管行内人士皆知,股价上市冲高之后回归理性,算是合理现象。但是低迷股价造成市值低位徘徊,进而给企业品牌、融资等带来诸多不利影响,甚至不乏更多风险隐患……事实上,疏于市值管理,也是陕西上市企业的通病!

    图片来源:西部超导官网截图

    01

    先说说西部超导新增的两位院士,无论是董事长张平祥,还是独立董事王秋良,均有科研院所背景。就张平祥而言,其不仅是中国超导领域专家,还是西北有色金属研究院院长。

    公司创立16年间,其就带领团队先后创建超导材料国家工程实验室,建成国内首条超导材料生产线。更为典型的是,他们完成了我国向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反应堆(ITER)项目批量供货的创举,这个项目还有一个更通俗的名字——“人造太阳”。

    作为陕西科研力量的佼佼者,众多海陆空领域高科技设备研发中,都能窥见西北有色金属研究院(以下简称西北院)的身影。而西部超导背后的大股东,也正是西北院。

    由科研院所转型,西部超导作为科研成果转化的高科技公司,本身就自带科研属性。独立董事王秋良也不例外。其任职中国科学院电工研究所,长期从事复杂电磁结构的相关技术研究,科研方向与公司业务紧密相关。

    因此,发展初期的西部超导,也曾一度被质疑是“书生创业”。但也正是这样的技术积淀,保证了西部超导硬核的科研成果。

    当然,此次能被增选两名院士,也离不开大环境的变化。就像阿里“自研”院士王坚的当选,被坊间热议为“中国科技界里程碑式的标志事件”。

    这里多少反映出市场的一些变化,比如阿里巴巴、华为等民营企业,在科技创新研发领域突破诸多核心技术,正在成为国家科技创新的新动能。

    总而言之,两名院士增选的加持,对西部超导而言,无疑是其科研实力的展示。

     

    02

    有意思的是,西部超导即使有两名科研大咖加持,也没挡住股价走势大跌眼镜。

    跻身科创板首批上市企业的西部超导,7月22日正式上市,发行价15元。当天,市场颇为看好西部超导,股价一飞冲天,以41元开盘,盘中最高涨至65.60元。

    虽然中有所回落,但最终,西部超导当天收盘价为54.99元,以266.6%的涨幅,登上科创板开市首日涨幅榜亚军席位。随后半个月,西部超导接连上涨,最高创下70元新高。

    不过,这也成为一个转折点。

    此后,西部超导股价一路下滑,至11月26日已跌至28元。相较最高价,股价已跌去60%。也因此,即使平时不炒股的朋友,也纷纷关注西部超导股价。要知道,一家企业新增两名院士,在整个西部都颇为罕见。

    他们打心底里感慨,西部超导的实力与股价不甚匹配。

    其实,如果考虑到A股市场的特点,也不必大惊小怪。A股市场以中小散户居多,长期以来形成的炒作习惯,已经根深蒂固。A股多数投资者擅长的是短期炒作,而非价值投资。

    如此氛围,即使科创板将投资者准入门槛抬高到50万元,也难以阻挡一些投资者的炒作。他们青睐快进快出,及时获利了结。

    梳理60多只科创板股票,不难发现,上市初猛涨几日,然后冲高回落,是许多股票的惯常走势。实际上,西部超导的情况还算不错的。科创板股票中,有几只甚至已经跌破发行价。

    昊海生科刚一开盘便跌破发行价,由此成为科创板首个“破发”案例。久日新材、容百科技等也一度破发。

    因此,西部超导的上述走势,仍然是“打新股行情”熟悉的画风,并不意外。

     

    03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对股价无动于衷。毕竟,除了西部超导,陕西53家上市公司,已经有34家股价跌至10元以下。透过股价,更重要之处在于,这些公司的市值也已跌至低位。

    譬如,最高股价70元时,西部超导的总市值逾300亿元,而目前,总市值仅约125亿元。再看这些10元以下的陕西股票,对应的市值已低到令人担忧。

    市值最低的是资深缝纫机品牌标准股份,仅为14.4亿元。位于咸阳的康惠制药市值倒数第二,仅为15.9亿元。西安旅游业上市公司曲江文旅,市值已跌至倒数第三,不足18亿元。此外,宝光股份、西安饮食、西安旅游等的市值,也均在20亿以下。

    总体来看,市值低于30亿的股票共17家,占据陕西上市公司总数的三成。陕西上市公司对于市值管理的“漠视”,可见一斑。

    实际上,市值体量如此之小,影响是多方面的。大股东的股票价值缩水不说,还可能被“野蛮人”觊觎。宝能和万科的“世纪之战”,仿佛就在昨日。况且多年来诸多举牌案例也显示,20亿至30亿元的小市值股票,更容易成为被举牌的目标。

    虽说如今壳资源不像之前稀缺,但是被莫名“挤走”、控股权突然易主,终究不是好事。怎能掉以轻心?怎能不重视市值管理?

    以目前情形来看,陕西上市公司运用市值管理的成功案例,依然甚少。

    此前一波股价低迷期,陕西煤业等回购股票算是一次。其它能被外界熟知的,着实较少。

    陕西上市公司的市值管理,是时候觉醒了。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