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榆林的迷茫?(下)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1-21 18:23

    每经记者 陈嘉伟    每经编辑 王朋    

    老何是《南榆林的迷茫?(上)》一文的主角,近知天命的他,早已向生活投降。“要是再年轻点,我也不会在清涧待着。

    但不服输的年轻人,则希望生活更有滋味。

    对南榆林而言,“收缩”已成难以回避的阵痛。2018年数据显示,南六县的GDP均未过百亿,加之各类资源禀赋的欠缺,人口流出是一个必然现象!

    虽然这个话题太过沉重,但在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院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陆铭看来,地方主政者应认清这样的现实,“收缩”并非一顶沉重的帽子。

    包括粉巷君(ID:nbdfxcj)与其他学者交流,共识在于,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唱主角的当下,南六县未必会成为“发展的真空地带”,但破局的关键,最终都指向了“人”……

     

    01

    首先很重要的一点,“人口不可能无限度的外流。”陆铭强调,当人口流出地的经济总量和人口匹配时,人口流出就会停止。

    所以,关键还在于当地的产业状况。

    很多人都听过这么一句民谣,“米脂婆姨,绥德汉,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炭。”

    似乎除了人好,就剩石板有名气。

    粉巷君走访过程中,清涧老乡自嘲,煎饼是当地的轻工业,石板则是当地的重工业。

    资源禀赋如此,人口流向就业机会更多、收入更高的城市亦是必然。

    一个简单的逻辑,当每个人都能吃饱时,便没人会动出去的心思了。用陆铭的话说,“假如这些区域的人均GDP和西安相当,那当然没有去西安的必然理由。

    事实上,榆林内部这样的对比已较为明显。


    ▲ 绥德正大力发展山地苹果产业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陈嘉伟 摄

    以2018年为例,北六县中(神木、府谷过于特殊不做比较),定边人均GDP为94275元,靖边为98351元,而南六县的清涧人均GDP为48005元,子洲为38264元。

    与GDP相呼应的是,常住人口的变动——南六县均为人口流出地,而北六县中除了横山,其余均为人口流入地。

    国家层面已经明确,当前我国区域发展形势是好的,同时经济发展的空间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为承载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形式。

    至于南六县之类的非核心区域,主政者应该面对现实,经历阵痛是必然的,但也无须过早悲观,“收缩”并非一顶沉重的帽子……

     

    02

    在区域经济发展进程中,没有谁会被“抛弃”,机遇往往不期而至。

    前不久,国家层面的定调,就为南六县发展送来“大礼包”——总书记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简称“黄河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被提升为国家战略。

    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前院长、陕西省区域经济研究会会长白永秀坦言,晋升为国家战略陕西包括榆林,皆指出了一条发展的“蹊径”——最大的机遇就是生态与文旅上可做的文章将更多。

    南六县是榆林规划的特色生态产业区,主要发展马铃薯、杂粮、红枣、苹果等农业产业。2018年,南六县农林牧渔业增加值占榆林全市的37%。

    另一方面,高质量发展的新命题,给南六县带来更为针对性的要求与指导——农业技术如何发展,农业组织方式如何创新?

    如能破解上述问题,政策利好将会成为南六县发展的绝对优势。

    在战略利好下,国家在制度保障方面,同样鼓励南六县这样的区域放手去干。

    ▲ 黄河国际漂流赛 图片来源:吴堡县政府官网

    今年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提出,非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区域,要增强在保障粮食安全、生态安全、边疆安全等方面的功能。

    会议还提出,健全区际利益补偿机制和纵向生态补偿机制,完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对重点生态功能区、农产品主产区、困难地区提供有效转移支付。

    诸多利好都意味着,工业拼不过的南六县,坚定农业高质量发展的路径亦是大有可为。

    此外,白永秀认为,黄河座谈会还在基础设施建设、文旅产业发展等方面带来了众多机遇。

    近两年,南六县在发展旅游业上,其实也曾有一些不错的打法。譬如吴堡曾提出,把发展文旅产业作为经济转型的战略性支撑。

    黄河国际漂流赛一度为当地旅游点燃了希望,赛事举办地黄河二碛景区,也成为吴堡首个国家级旅游景区。

    遗憾的是,往年在夏季举行的这一赛事。而今年这一赛事,截至目前,仍悄无声息……

    榆林一位文旅行业从业者无不惋惜,“南六县旅游资源丰富,但始终没能做起来。”

     

    03

    所以说,理念太重要了!

    三年前,榆林将创建晋陕峡谷黄河国家公园,写入其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并通过榆林市人大批准。

    晋陕大峡谷长725公里,贯穿27个县市,面积达11.16万平方公里。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针对这一区域的保护与开发,陕、晋两地的代表、委员都曾提出过相关建议,包括创建晋陕峡谷黄河国家公园。

    陕西方面,住陕全国政协委员李香菊(民盟陕西省委副主委,西交大教授)、祁志峰(企业主)、全国人大代表周卫健提出,山西方面则由全国人大代表、时任临汾市市长的刘予强提出。

    若论经济实力,2018年临汾GDP为1440.0亿,不及榆林3848.62亿的一半。

    但在晋陕峡谷黄河国家公园创建方面,由学者与主政者分别提出,其背后折射出的另一层含义,则是山西方面对此有着更高的重视程度和积极性。

    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

    榆林的主政官曾下过这样一个结论:榆林是经济发展较快的落后地区。

    而广泛的共识认为,榆林落后关键在思想观念。

    ▲ 子洲县城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陈嘉伟 摄

    在硬实力相当的情况下,谁能率先突破,更多依靠的是地方政府的主观能动性。

    在陆铭看来,诸如南六县这类的人口流出区域,在发展过程中,思路需要大变。

    发展过程中需要更注重人均数据,而非总量;要更注重人们生活的幸福感和质量。

    在陆铭看来,有些地方政府,通过设置一些障碍阻挠人口外流,“多几万人在此生活,GDP总会高一些,但结果是每个人的生活质量都差强人意。

    “当然,这还需要官员考核机制的改变。”陆铭补充道。作为流出地政府,在发展有比较优势产业基础的同时,应加大社会保障方面的投入,让留在当地的居民,生活水平不至于太差。

    西安石油大学教授、中国西部制造业研究所所长曾昭宁认为,社会保障不仅是投入,亦有产出——“社会保障的完善,可以增强居民的消费意愿。在拉动经济增长的同时,居民的生活质量也能提高,这才是真正的高质量发展。

    南六县的未来,不应该是“随遇而安”或者“得过且过”。他们应该有更好的发展,这里的人们,应该有更多的希望!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