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猛涨、股价狂泻:这几家机构突击加持风语筑,这下亏了?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1-14 18:17

    从今年10月份开始,风语筑股价已经开始新一轮下跌,而近期事件彻底将其股价拉至50日均线以下。而记者注意到,此前在公募基金撤退意愿明显的时候,伴随风语筑上市的创投机构却在低吸加持。

    每经记者 任飞    每经编辑 肖芮冬    

    一则董事长被刑拘的消息让风语筑的市值再次下挫,这让已经处于投资失利的创投机构雪上加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包括鼎晖投资、宏鹰投资和励构投资在内的公司实控人持股平台,当年曾在公募基金大举撤场之时蜂拥加持,投资成本数以亿计。然而,时下的个股行情已让各家投资人进退两难。

    有分析指出,如果风语筑的经营受到本次事件牵连,随时间推移,其市值或将进一步被打压。届时,机构的总投资收益有可能因此而被消耗。

    公募大举离场,创投蜂拥加持

    从风语筑(603466.SH)的股价走势可以看到,这家公司的股价早在2018年10月底就探底至13元/股附近,距离上市首日(2017年10月20日)刚好过去了一年。

    风语筑日K线图(上市首日至2019年11月14日)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截图

     

    在上述区间,其股价曾有12连板的上市“开门红”,一度从9.77元/股涨至41.31元/股。此后,其市值一泻千里,从121亿元跌至38亿元附近。然而,投资机构对这家公司的态度却在这段时间内明显出现分歧,主要是在一二级投资机构中分化。

    具体来看,公募基金撤退意愿明显,而伴随风语筑上市的创投机构却偏偏低吸加持。2017年年报显示,持仓风语筑的公募产品多达57只。在那个固收、混合型基金占据主角的年代,能被股票型基金盯上且重仓持有并不鲜见,风语筑就是其中之一。

    每经记者发现,安信消费医药主题、鹏华养老产业、安信价值精选等重点投资股票的公募基金,曾纷纷重仓对其持有。此外,亦有多家公募机构的分级产品将其列为跟踪标的。Choice统计显示,彼时的持股机构种类中,公募基金占到了九成以上的比例。

    不过就在一年后,情况发生了大变。据东方财富Choice统计,截至2018年底,持仓风语筑的公募基金数量已骤降至10只,前述3只股票型基金均已不在公募持股序列之中。

    而更有意思的是,同一时间,一级市场的创投机构却开始发力了。风语筑2018年中报信息显示,上海鼎晖百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晖投资)、上海宏鹰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鹰投资)在2018年第二季度分别加持风语筑400万股、335万股;另一家上海励构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励构投资)更加持了1000万股。

    公开资料显示,上述3家机构是风语筑上市前的机构投资人,也是这家公司仅有的3家创投机构股东。那么,在公募基金大举离场之时,创投股东为什么却逆势而上呢?

    有分析人士就认为,风语筑的经营被动性明显,高龄应收账款占比推高是制约其回款效能的影响因素。上海某私募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该公司同各级政府部门的合作较多,“虽然不易发生坏账损失的风险,但囿于项目验收、项目决算周期相对较长,会导致公司应收账款账龄较长,应收账款规模及占比增长。如果地方政府或相关客户出现资金紧张的状况,公司应收账款规模及其相应占比就有可能处于较高水平。补救方式就是动用其他运营资本,推高成本,影响盈利。”

    记者从风语筑相关财务信息中发现,2017年年报阶段,公司1年至2年账龄的应收账款占总应收账款额比例为24.64%,3年至4年账龄占总营收账款额比例为2.06%;不过仅隔一年后,前者比例下降至15.88%,后者比例却上升为3.42%。与此同时,公司营业成本上升,较2017年年报时的10.70亿元上升至2018年年报时的11.93亿元。

    有意思的是,公司净利润却在2018年出现同比上升。不过有分析人士指出,股票投资将基于业绩预期在未来中短期内做布局,而风语筑显得后劲不足。“倘成本进一步压缩盈利空间,未来大概率市值会受业绩增速下降而拖累。”前述私募人士说道,但由于创投机构此时的风险边际成本较低,形成低吸也属于正常的投资或投机行为。

    突击加持的创投或将赔本

    鼎晖投资、宏鹰投资是以增资入股的形式在2015年11月进入风语筑股东序列的,彼时分别以货币向股份公司增资3120万元、2613万元,其中新增注册资本分别为400万元、335万元。

    自今年二季度开始,除鼎晖投资略微减持外,其余两家的减持计划已经暂停。而相比于二者已经开始的股权减持计划,同为发行人股东身份的励构投资,则显得尤为淡定,至今一股未减。如果说后者是因为实控人控股而有继续持有的必要(李晖持有励构投资19.20%财产份额并担任其执行事务合伙人),那么前者当前的减持搁浅或是出于等待的原因。

    具体来看,鉴于上述3家创投机构分别在公司股价逢低时加仓,三方的投资成本进一步上升。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8年二季度,该公司股价均价在49.54元/股,鼎晖投资、宏鹰投资分别加持400万股、335万股,购置成本分别大约在1.98亿、1.66亿,叠加风语筑上市前的投资金额,总计投资成本大约为2.28亿、1.92亿左右。

    随着持股的解禁期已到,两家投资机构自2018年底开始按最大减持比例1%出货。2018年底~2019年三季度,鼎晖投资、宏鹰投资分别在2018年第四季度减持291万股、290万股;2019年一季度减持291万股、280万股;2019年三季度减持35.24万股、0股。结合上述各阶段个股股价均价14.78元/股、17.71元/股、16.77元/股,套现金额分别约为2019年一季度4300万元、4286万元;2019年三季度5152万元、4959万元;2019年三季度591万元、0元。

    据此测算,鼎晖投资、宏鹰投资现已套现金额分别达到1.00亿和0.92亿,相较于总投资成本还有超过一半以上的投资没有落袋为安。而统计存量持股时记者发现,鼎晖投资还有182.66万股、宏鹰投资则还有100万股,分别占流通股(含锁定股)比例的2.05%、1.12%。

    然而,随着风语筑目前的股价表现,结合近期出现的风险事件,公司市值继续下挫。11月12日晚间,风语筑发布公告称,其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晖因涉嫌串通投标罪于当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公司经营一切正常。

    但在股价表现上,受此影响,11月13日个股跌停;11月14日股价报收14.81元/股,下跌3.65%。事实上,从今年10月份开始,公司股价已经开始新一轮下跌,而此次事件彻底将公司股价拉至50日均线以下。且在外界看来,如果公司经营受到本次事件牵连,随时间推移,公司市值或将进一步被打压,届时机构的总投资收益有可能因此而被消耗。

    据记者统计,截至目前,鼎晖投资、宏鹰投资尚有大约1.28亿和1亿元投资成本有待回收,而仅以11月14日收盘价14.27元/股计算可兑现收益,二者持股市值大约在2607万元(鼎晖投资182.66万股)和1427万元(宏鹰投资100万股)。如果股价没有较大起色,创投机构的这笔投资买卖极有可能成为赔本的生意。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