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正永的“神秘之手”浮出水面?

    2019-11-08 09:43

    1951年3月生人,年届68岁的他,将近古稀之年,本应含饴弄孙,颐养天年。而今,却身陷囹圄。早年在政坛呼风唤雨、长袖善舞的时候,他未必会想到如此的结局。

    从车间工人到地方大员,再执掌陕西,而今跌下高坛,这几十年,犹如黄粱梦一般。

    对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的调查,还处于顺藤摸瓜、继续深入的阶段。当前,就透露出的信息而言,他应该是开始“吐口”,向组织坦白问题了。

    遥想当年,为了木塔寨地块,他的铁血手腕,他的强势作风,他的霸道习气,而今却都成了往事云烟。然而,他作为绝对主角的“木塔寨风云”,犹如抽丝剥茧,撕掉一层,还藏了一层,正是云涌风起,高潮迭起的阶段。

    当下,对赵正永调查的逐渐深入,那些如臂使指的“神秘之手”也逐渐浮出水面。

    比如,很少有人能够想到的是,国家开发银行原董事长胡怀邦(已落马),与赵正永有着诸多纠葛;当然,还有陕西省工商局,创造了诸多不可思议的“奇迹”。

    最近,陕西省委组织部启动了省内厅级后备干部的遴选,范围和规模相较以往,动作是比较大的。从一定程度而言,个中意味是不言而喻的,后续的重大动作快要来了……

    他开始吐口了?

    政法体系侵淫多年的赵正永,“能力”与“手腕”没的说,心理素质也称得上“优秀”。审查期限时至半年,尚未有见到官方明确动作,不出意外的审查延期了。一延期就说明几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案件牵涉面大,复杂程度高,诸多线索需要逐一落实,挨个查证;

    其次,当事人心理素质较强,对相关问题的交代,不太愿意配合;

    再次,上述状况也就是时间问题,对纪检体系而言,都不是太大的障碍,结局是注定的。

    赵督抚的这几十年,正应了人生如戏那句话——眼见着他起高楼,眼见着他宴宾客,眼见着他楼塌了……

    对落马高官而言,身居高位时春风得意马蹄疾,身陷囹圄时黯然神伤独自悲。

    多方信源显示,前前后后被带去问询的人也不少,赵正永的口风应该是有所松动。

    近期,早先被带走配合调查的那位陕西首富,主动给关联人士拨出电话,嘱咐一些重要事宜。这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很大程度上意味着调查有了较大突破。

    在陕北所有的煤矿老板中,这位富豪与赵正永从往过密,牵涉颇多。两人相熟的时间,则要追溯到赵正永担任陕西省常务副省长,主导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开发前后。

    这位首富,体型富态,满脸福相,生性耿直,为人豪爽大气,颇有些江湖风范。在陕西的民营企业家中,他应该是被带走最早,配合调查时间最长,迄今未归的人士之一。

    早先,坊间一度有传闻,称富豪身体抱恙,或已……而今来看,传闻终究只是传闻。

    其实,能够滞留这么长时间,只能说二者关联事宜太多,逐一查证,需耗些时日。

    还有那些陆陆续续被叫去谈话的国企负责人,有对组织诚恳认错,如实供述,目前还在岗的。当然,也有一些负隅顽抗,最终结果不太好的。

    比如,延长石油集团的前任董事长沈某,态度有问题的话,后果也很严重。换句话而言,常去的几座房子抄一下,总是能够找到一些意外收获的。

    事实上,外界更关注的焦点在于——地市和厅局官员中,与赵正永有不正常往来的人士,涉及的数量有多少,后续将如何处置?

    公允的说,对涉事官员的尽早处置,有利于陕西的经济发展大局。

    执掌一省的督抚,裙带关系者甚众,利益交错者尤多。毕竟,处理鞭子迟迟不落下,地方官员心神不宁,哪里还有心思去发展经济呢?

    陕西前几个季度GDP增速全国倒数,侧面也能说明一些问题。所以越早处置,其实越有利于地方的人事安排,才能服务于地方经济社会的大局。

    与胡怀邦的“纠葛”

    从陕西起家的胡怀邦,一路平步青云,仕途通畅,官至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与赵正永之间亦有诸多“纠葛”。

    目前的公告报道中,仅称胡怀邦牵涉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案,鲜少提及其与赵正永之间的牵涉。

    其实,两人的交情匪浅,往来甚秘。他们最早的交集,应该追溯到2001年左右,彼时胡担任人行西安分行行长,赵的职务是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数年之后,胡怀邦担任了交通银行董事长。此时,作为地方督抚的赵正永,也很放心的将女儿托付给了胡怀邦。

    一番商议之后,赵家公主被胡怀邦安排至交通银行任职。

    上述工作对赵正永女儿来说,无非就是从小银行跳槽到大银行。早前,她就已在数家商业银行陕西分行供职。

    赵家公主最早是在华夏银行陕西分行任职。接近其女儿的人士称,“其实就是挂了一个中层职位,主要还是拉存款……”

    无论是常务副省长,还是省长或者省委书记职位上,赵正永的女儿不愁存款任务的问题。“非常轻松的就能完成,陕西的国企自然是不用说的。民营企业当中,特别是陕北的煤矿老板,都是争着要来给送钱的。”上述银行人士称。

    按照商业银行的提成政策,只要能够拉来数亿存款,逾千万的合法收入是很轻松的。对赵家公主来说,这笔收入合法、轻松、简单。

    但是,在一家银行任职时间过长,提成收入过高难免引起非议。于是,赵正永的女儿在几家商业银行陕西分行之间辗转任职。A银行任职不久,便去了B银行,尔后又到C银行。

    最后的落脚地,便是胡怀邦时任董事长的交通银行。不过,这次去的是上海总部。

    但是,这种职位(合法收入)换业务的方式,本质上没有多大变化。

    公开报道显示,胡怀邦多次带着交通银行相关人士来到陕西洽谈,在省长、省委书记任上的赵正永多次与胡怀邦座谈,乃至出席与地方国企的签约仪式。

    赵正永担任省长期间,交通银行先后拿下陕西延长石油集团、陕西有色集团多家地方国企大单,业务范围涉及综合授信、资金结算、现金管理、财务顾问、投资银行、财富管理等。

    其担任省委书记之后,更与交通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协议称双方将继续建立长期稳定的金融合作关系,交通银行把陕西作为重点支持区域,三年提供总额1500亿元的授信支持;陕西将积极营造良好经济和金融环境,支持交通银行参与重点建设项目融资和开展金融创新。

    当然,这些大体量业务的推进,也可以说与赵家公主的跳槽没有关系。

    彼时,胡怀邦未能预料到他也会紧随赵正永的步伐而去。官方宣布赵正永接受调查后第7个月,胡怀邦也亦步亦趋,殊途同归。

    两人之间的过密往事,进入司法程序后,应当会有详细披露。

    可怕的“神秘之手”

    改革开放之后,落马的地方督抚中,赵正永绝对是很值得琢磨的一个样本。

    首先,担任常务副省长,乃至省长期间,称得上是“干吏”,当年的陕北能源化工基地、气化陕西之类的重点工程,多数为其力推而成。

    但是,随着其担任省委书记之后,强势与霸道作风也随之增长,同僚之间暂不论。单就木塔寨地块的铁血手段(逼国企低价出让股权,拘捕民企负责人,工商系统违规变更股权)而言,让人唏嘘不已。

    此种行径对地方法制、营商环境的破坏是显而易见的。然而,让外界尤为后怕的,是赵正永的“神秘之手”。

    这些人身在体制内,缺乏公义之心,更无法制规矩,唯尊督抚之权势,敢于越矩办事。比如木塔寨风云往事中,陕西省工商局(现为陕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诸般作为。

    木塔寨项目公司(锦世达置业)提交的股权变更申请资料中,作为依据的两份主要材料存在重大矛盾,陕西省工商局依然为其作了股权变更,导致华宏基金在锦世达置业中的股权比例从20%缩水到3.23%。

    上述资料中锦世达置业涉及增资的股东会决议召开时间为2015年12月5日,对该股东会进行公证的公证书中,显示的《陕西锦世达置业有限公司临时股东会决议》的召开及公证时间则为2015年12月1日。

    两份时间不同的股东会决议,陕西省工商局在审查中将其“忽略”,为其办理股权变更。

    然而,让人最不可思议的是——即便华宏基金持有的锦世达置业20%的股权,还处于质押期间,陕西省工商局还是将其股权变更了,缩水到3.23%。

    股权处于质押期间不能变更,即便是变更也要先解除质押,这是常识问题。放眼全国,这都是绝无仅有、甚至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常规的情形是,作为行政机关的陕西省工商局,没有经过法定程序之前,不得将公司的质押股权进行变更,否则将导致已经公示的质押股权市场价值发生变化,这必然影响到当时企业以及质权银行的利益。

    在权力之手的操控下,反常规的情形在陕西省工商局,它实实在在的就出现了。

    锦世达置业持有的木塔寨地块,最后的受益方是大连万达。放在当下,这可是过百亿的货值,即便是20%的持股,这也是几十亿的收益。

    当然,在赵正永的“神秘之手”操控之下,陕西省工商局最终成为“见证奇迹”的地方。

    但是,赵督抚留下的“奇迹”,却成为陕西省工商局最大的“麻烦”。

    最新信息显示,华宏基金正式提起诉讼,将陕西省工商局诉至西安铁路运输法院,该法院目前已经受理此案,近期将开庭审理。

    对木塔寨地块当前的受益方——大连万达而言,这可能不是一个太好的消息。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