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车低调归来,滴滴会否“顺风”?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1-06 19:39

    对于滴滴而言,顺风车除了盈利、流量等方面的意义外,似乎更具一种象征意义,毕竟,以顺风车事件为拐点,滴滴品牌亦历经“过山车”。随着顺风车归来,滴滴又将发生何种变化?

    每经记者 刘洋    每经编辑 王丽娜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刘洋 摄

    没有发布会,也没有“滴滴想念顺风车”的论调包围舆论场,11月6日,滴滴出行在手机App端“低调”宣布顺风车“归来”。

    “我们知道,归根结底是我们的好胜心盖过了初心。”在435天前(2018年8月28日晚间),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滴滴总裁柳青共同发表致歉信,宣告在“安全保护措施没有获得用户认可之前”,顺风车“无限期下线”。

    从“高调”下线,到“低调”归来,在滴滴顺风车缺位的时光里,整个顺风车甚至出行江湖亦起风波,不再如昨,作为重新入局者,滴滴顺风车能否再拾昔日辉煌?

    而对于滴滴而言,顺风车除了盈利、流量等方面的意义外,似乎更具一种象征意义,毕竟,以顺风车事件为拐点,滴滴品牌亦历经“过山车”。随着顺风车归来,滴滴又将发生何种变化?

    436天后,“低调”归来

    滴滴高管云集,气氛紧张,程维与柳青站立会场左方不时低声细语,空气燥热,程维频繁抽出纸巾擦拭额头。

    这是今年7月18日下午,在下线近一年之际,滴滴就顺风车首次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外界普遍将其视为滴滴顺风车上线的“吹风会”,自那之后,关于顺风车上线的消息屡屡传出。


    718日滴滴顺风车开放日现场

    图片来源:滴滴提供

    终于,靴子落地。

    11月6日,滴滴出行手机App推出《滴滴顺风车试运营方案》(简称“《方案》”),宣告了顺风车的即将归来。这与2018年8月27日滴滴顺风车正式下线,相隔436天。

    根据《方案》,11月20日起,滴滴顺风车将陆续在哈尔滨、太原、石家庄、常州、沈阳、北京、南通等7个城市上线试运营。

    滴滴官方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上述7个城市的选择,是“综合评估不同城市的位置和规模等特点”的结果,并将根据试运营城市的用户反馈改进方案,之后再决定下一步开城计划。

    在具体形态上,试运营期间,滴滴将在这7个城市首先提供5:00-23:00、市内中短途(50公里以内)的顺风车平台服务。值得一提的是,女性用户使用时间为5:00-20:00。此外,试运营期间,平台不收取信息服务费。

    关于试运营的持续时间,滴滴方面则回应记者称,“还没有明确的计划。”

    公开资料显示,滴滴顺风车正式上线于2015年6月。上线一年后,2016年6月,滴滴顺风车共运送2亿人次出行,总行驶里程达到29.96亿公里,使用乘客数突破3000万人,覆盖城市达到343个。截至2017年末,滴滴顺风车注册车主为3000万人,注册乘客1.6亿人。

    在滴滴顺风车如火如荼、占据行业榜首之际,两场悲剧的发生,则令该产品面临“灭顶之灾”,一时间,顺风车产品性质遭受质疑,被烙上原罪印记。整个四轮出行赛道也迎来前所未有的监管风暴。

    在下线整改期间,安全、合规一直是滴滴努力向外传达的声音,滴滴方面亦曾举行过多次闭门会议、线下走访等。今年3月14日,在一次小范围闭门会上,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张瑞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内的媒体坦言,回顾此前的两起事件,在安全上,彼时,滴滴还是“小学生”,而互联网平台轻巧、快捷的基因,亦令其未能意识到出行行业所面临的复杂场景等问题。

    今次,滴滴方面则对记者表示,在过去一年,滴滴迭代了17个版本,优化了302项功能。“但线下出行场景复杂,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解决‘出行’的问题,而是要面对人性,去解决不可预知的线下‘安全出行’的问题。”滴滴方面表示。

    还是那个“江湖”?

    曾经的王者归来,但江湖早已生变。

    在滴滴下线顺风车之后,高德、携程等玩家亦随即关停相关服务,整个行业似乎驶入“冬天”,但今年以来,整条赛道开始慢慢“升温”。

    先是1月25日,阿里系哈啰出行正式上线顺风车,此后还推出5亿元“顺风绿色出行基金”。另一方面,得益于阿里生态的内部协同,一度有消息称,钉钉在“钱包”中上线“职场顺风车”入口,实际运营方为哈啰顺风车,业务处于内测阶段。哈啰出行方面对此表示,“不予置评。”

    今年6月,高德则被传出开始在广州和武汉招募顺风车车主,或将上线顺风车业务。对此,高德方面曾回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高德公益顺风车确已开始部分城市招募车主,计划近期上线试运营。高德公益顺风车将坚持不抽佣、不营利的真公益真顺风模式。”

    在此之前,2018年3月27日,高德地图也曾宣布正式进入共享出行领域,并推出0佣金的顺风车业务,首先在成都、武汉等地上线。

    对于哈啰的重金投入,及高德顺风车的重新上线,有业内人士表示,其主要是想在滴滴顺风车恢复之前的“窗口期”,尽可能争取更多用户。而随着滴滴顺风车的重新上线,势必将对其他对手造成竞争压力。

    “从市场需求而言,用户对于顺风车的回归上线期待度还是比较高的,只要滴滴顺风车能成功上线,相信会有不错的用户回流。”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陈礼腾曾对记者表示。

    此外,也有观点认为,在经过安全、合规整改后的顺风车,或已不如当初那般“好用”。即便是柳青亦在今年7月的发布会上直言,“有可能在做一款最难用的顺风车产品”。在此背景下,顺风车后续表现有待观察。

    另一方面,滴滴似乎也的确需要顺风车。

    据界面此前报道,顺风车GMV每年环比增长50%,2017年,其GMV接近200亿元左右,收入为20亿元,净利接近9亿元。同年,滴滴净利10亿元;剩下的一个亿来自代驾,2018年顺风车GMV的目标是400亿元,净利润20亿元。对于上述数据,彼时滴滴官方未予回应。

    那么,今次顺风车重新上线,滴滴对其GMV、甚至是月活等方面,有何期待?

    对此,滴滴方面并未直接回答,仅表示,“试运营期间,我们会跟大家开放、透明、坦诚地沟通。用户的声音和反馈,就是我们最重要的KPI。”

    程维11月6日在微博发声也只是强调,“我们怀着敬畏之心再次出发”。柳青也同时发布微博坦言:“一年多来我们痛定思痛的希望可以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过去的经历回忆还是很沉重,但我们内心始终相信顺风车的社会价值。说实话现在我也不知道前路会如何,但我们会竭尽所能地去让出行更安全。”


    柳青微博截图

    “变形”的滴滴

    在滴滴发展史上,顺风车事件无疑是分水岭。

    在此之前,滴滴生猛、好战、一路狂奔,程维和柳青对此已有盖棺定论,称为“好胜心盖过初心”;在此之后,则是All in安全。

    滴滴顺风车恶性事件在导致全行业顺风车冷藏的同时,同样让滴滴这家超级独角兽“无奈”过冬。今年2月15日,程维在月度全员会上便宣布公司做好过冬准备,整体裁员比例占15%,涉及人员达2000人。

    全球并非“同此凉热”。

    在滴滴“入冬”之时,北美市场上,同为网约车巨头的Lyft、Uber则先后上市,好不热闹。相较之下,滴滴则略显“落寞”,估值亦面临压力。

    Uber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到2018年9月30日,其持有滴滴股权为15.4%;其所持有滴滴出行股权在2018年年底时价值为79.5亿美元。由此,粗略估算,至2018年年底,滴滴估值约为516亿美元,相较于560亿美元的高位估值,已缩水超40亿美元。

    不仅如此,近期哈啰、高德以及美团,在“两轮”“四轮”动作频频;加之车企/主机厂发展并不景气,纷纷驶入网约车赛道,亦在多个城市及地区,搅动战局。如此种种,均对霸主滴滴造成压力。

    在此背景下,今年以来,滴滴亦有所因应——整合单车、电单车,升级两轮事业部,试水“聚合模式”等。

    就在近日,滴滴还调整了快车拼车计费规则,在顺风车正式上线之前,快车拼车是滴滴现有产品线中价格最低的品类。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在顺风车未恢复上线的背景下,调整拼车计费规则,或将对滴滴的盈利之“困”有所改善。一方面,更低的拼车折扣,会吸引更多用户使用这一功能,甚至拉动一些新用户试用,“薄利多销”,在整体上增加营收;另一方面,以往用户“小便宜”的空间被彻底挤压,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整体营收。

    另一方面,滴滴在国际化、自动驾驶方面也动作频频。

    今年8月,滴滴旗下自动驾驶部门升级为独立公司,CTO张博将兼任公司CEO,同时也在北京、上海、苏州、美国加州等四地获得路测资格。

    国际化方面是滴滴今年发力的重点之一。今年6月,滴滴宣布进入智利、哥伦比亚,加上先前开拓的巴西和墨西哥,滴滴已进入四个拉美国家。彼时,滴滴方面表示,滴滴是唯一在拉美地区数百个城市运营O2O服务的中国企业。随着在该两地业务的上线,其在拉美触达近1亿4千万人口。同时,滴滴也计划于年内将出租车叫车业务引入哥伦比亚。

    贝恩公司全球副董事刘湘平曾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滴滴在中国市场份额已占到85%以上,基本形成垄断地位,在此背景下,它会寻找一些国际市场的扩张机会,同时,滴滴是一种选择性的扩张思路,基本上不会选择当地已有很强玩家的区域。“虽然滴滴一直在讲国际扩张,但实际的步伐还是比较审慎的。”刘湘平说。

    此外,今年7月,《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据知情人士,滴滴计划募资最高20亿美元,此轮融资后,滴滴的账面估值或将达620亿美元,在私营科技公司中仅次于蚂蚁金服与字节跳动。同时,该人士还称,滴滴最早将于2020年启动IPO。对此,彼时滴滴官方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不予置评。

    有业内人士指出,客观上说,Uber、Lyft上市后表现并不佳,加之近期WeWork折戟IPO,可能对滴滴估值及上市有一定影响。不过,考虑到滴滴在国内的市场地位,这种影响可能相对较小。

    会否“顺风”?

    不过,终究对于曾经“出事”的顺风车的安全性,人们会存有一丝担忧。对此,滴滴内部亦心知肚明。

    “怕,就是害怕。”在今年7月的发布会上,柳青,滴滴出行总裁如是回应滴滴迟迟不上线顺风车的疑问。她说,“我们内心有这么多纠结,这么多彷徨,谁那么笃定就能推出一个100%安全的产品?”

    即便如此,在经过一年多的安全整改,滴滴依旧上线了顺风车。滴滴方面就对记者表示,“安全无止境,安全事故也是难以100%避免的,滴滴自身的能力始终有限,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一直希望与警方、以及社会各界共同努力促进出行安全。”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所研究员刘远举对记者表示,顺风车可能是小客车出行里最便宜的产品,也很方便,能实现门对门,在前几年春运里跨城顺风车也比较火,这些都充分说明了顺风车的价值。去年安全事件之后让顺风车整个行业的发展遇到挫折,虽然很多用户没法体验了,但对行业来讲也是查漏补缺,可以看到滴滴这次公布的方案,在产品上比以前完善了不少。当然,任何措施都不能保证100%的安全,安全也不能只靠某个平台,公众和其他部门也应该提高安全意识。

    在上述发布会上,被问及倘若再次发生安全事件时,柳青则回答道,“打死我也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去年的这个时间真是太难熬了,发生了以后,我跟程维两个人在办公室里抱头痛哭了一次,不一定抱头,真的是痛苦。”

    “我没有答案,我确实没有答案。但我们会全力以赴,争分夺秒,拼尽全力地希望能够把安全做好。”柳青说。

    即使“没有答案”,七岁的滴滴,在经过顺风车事件后,亦变得逐渐成熟、理性。随着顺风车的重新上线,摆在滴滴面前的只有“眼前路”,没有身后身。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