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不如“炒鞋”?一双鞋1700万美元、“黄金码”一码难求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8-27 17:01

    一款“天价球鞋”近日以1700万美元的价格在网上成交,再次将“炒鞋”推至聚光灯下。

    记者注意到,类似像“毒App”“nice”“有货”“get”和“斗牛”这样的二手鞋交易平台,在近几年陆续被PE、VC机构青睐。

    每经记者 任飞    每经编辑 肖芮冬    

    球鞋“二级市场”平台正在陆续成为PE、VC机构的“贵客”——融资一步一步进来,平台囤货的能力也在进一步提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部分平台球鞋“黄金码”的求购与出售挂单数量已高达6:1,且最高出售价格比求购价格高出一倍之多。

    尽管如此,热销款的竞价成交量屡创新高,而从中抽取一定比例费用的平台也获得了更多的佣金收入。

    有分析指出,爆款饥饿营销下,不断推高的竞价要求正在为平台获取高额佣金创造条件,而竞价产品的真伪则成为资本游戏能否顺利进行的关键。

    炒鞋恐有价无市

    捯饬球鞋的买卖可不是近年才有,早在20年前,广州、温州和泉州等地就涌现出许多专做二手鞋的生意商家。说白了就是收购、翻新、出售,同时提供维修保养服务。只不过在当下的网络时代里,这门生意又加上了营销和资本的基因。

    “本就是一些过季的基本款尾单,但货号批次或许不会在中国内地优先出售,所以很多买家翘首以盼。”广州某外贸商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相比于早年间“款式为王”的销售策略,“现在大家做的是炒作和营销”。

    一款“天价球鞋”近日以1700万美元的价格在网上成交,引发热议。安踏老总丁世忠此前也公开提及,安踏去年有一款篮球鞋全球发售,在美国卖到160美金还要排队。据他描述,当时在网上已经炒到5000元人民币。不难看出,部分鞋类商品已不再是日常消费属性,而是具有收藏和投资价值的所谓标的物。这也催生了市场“炒鞋”的火热,鞋在转手过程中为各方创造了利益,诞生了很多为转手鞋创造交易机会的电商平台。

    前述外贸商告诉每经记者,“(专门做二手鞋生意的平台)说是二手鞋,其实也有一部分是自己的一手货源”。平台上的鞋款来源众多,包括他们外贸商在内,很多人都帮他们扫货,“厂家出的爆款数量一般都有限,正是连续的买卖让同一个商品的价格不断推高”。

    这里面暗含了一个庄家出手的套路——在某款鞋子发售前夕,鞋贩会将其在交易平台上的价格调高,有些炒鞋客会以此拍下,再通过平台自有的二手交易通道转手让出,进而赚取差价。

    记者在nice客户端上看到,某品牌一联名款41码(“黄金码”)今天(8月27日)中午13时46分被挂出2850元的高价,问鼎平台涨价榜首位。与此同时,该码数求购挂单数量已达6单,最高出价为1100元,与2850元出售价格相去甚远。可以看到,同款鞋子出现了不同码数报价不同,且同码商品需要购买者以竞拍的方式价高者得。

    出现供需交易挂单1:6的行情,足见该商品的火热。而放在股票交易市场中,这样的个票好比正在历经内外盘1:6的多方行情,价格有望持续上涨。但正如平台交易所示,目前成交尚未达成,原因是没有人愿意出此高价(2850元出售价格)。

    记者还注意到,平台亦推出第三方消费贷款服务,买方通过第三方金融工具可以实现分期付款来完成下单。

    前述外贸商家还告诉记者,类似的炒作方式其实与庄家炒股并无二致,“鞋贩低价收鞋、囤货,等市场上的现货收差不多了,再哄抬鞋价”。

    因此,炒鞋生意也会出现有价无市的行情,对于此前一度哄抬价格且成交量不断刷新历史新高的爆款销售情况,前述外贸商坦言,稀缺性是导致涨价的原因,炒鞋更像是一场“饥饿营销”,那些所谓的爆款在受众的跟风之下成了主流,但并不是所有的爆款都有被交易的可能,或许只会出现在极少数的款式“黄金码”当中。

    资本关注高换手率

    尽管有价无市或为炒鞋的潜在风险,但需要说明的是,单就一些平台日常的交易数量来看,以佣金抽成的自建营利体系正在反哺相关平台。

    据了解,大部分的二手鞋类交易平台都是以“C2B2C”的形式构建产销流程,出于对爆款鞋类的真伪识别,平台方多会设立鉴定团队,为平台交易的真实性和有效性提供专业意见,相当于前置审核机制,不过这一切均需要有费用给到平台。

    据了解,这些球鞋“二级市场”会从中抽取卖方成交价的7.5%~9.5%作为佣金,同时收取买家的鉴定费。这样一来,球鞋单价越高,平台方获取的利润也就越大。8月19日,国内某电商平台的百款热门球鞋交易中心,有26款成交金额达到4.5亿元,其成交量已经超过当日新三板所有公司的总和。

    可见,随着炒鞋市场的火爆,单品换手率的叠加效应就会不断显现,溢价率自然会呈现几何级上涨。前述外贸商透露,“可能真实货品的数量极其有限,但滚动交易的过程中,整体的价值被无限放大了,这跟中秋节前炒‘月饼券’是一个道理。”

    有分析认为,这是一桩“一本万利”的生意。有投资界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衣鞋类产品的投资倾向于工艺流程的改进和环保提升,显然二手鞋市场不属于资本对良品率提升和设备改进的需要。“同样的商品可以多次回归平台,并以高于原先的价格继续滚动下一轮竞价交易,才是这门生意吸引人的地方。”他表示,只要市场中接纳并持续有买家接手,炒鞋生意就有可能不断往下进行。

    正因如此,类似像“毒App”“nice”“有货”“get”和“斗牛”这样的二手鞋交易平台在近几年陆续成为PE、VC机构的“贵客”。易观千帆数据显示,2019年3月,毒App的月活超过140万;4月底,其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估值达十亿美元。而“nice”在2014年一年内完成了三轮超过6000万美元的融资:4月获得经纬领投、晨兴跟投的800万美元A轮融资;7月获得由H Capital领投、经纬和晨兴等跟投的2000万美元B轮融资;12月获得老虎环球基金和VY Capital的3600万美元C轮融资。

    国外的二手球鞋交易也十分火热。据Footwear News报道,即将成为二手鞋交易领域“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的StockX,去年9月获得了4400万美元B轮融资。

    值得注意的是,在资金使用用途方面,这些平台普遍提及到所谓的商品质检。StockX就表示,平台上销售的每一件商品都要经过人工检验,这需要更多的劳动力;nice也表示,在D轮融资完成后,会主要在产品技术、服务团队的扩张方面加大投入。

    相较于国外球鞋交易的起步时间早,国内的二手球鞋线上交易方面,各个平台无论是业务形态、交易量以及资金状况,都处于发展早期。此前有市场消息称部分平台由于交易量、用户数量较大,交易产品中有假货、鉴定结果不准确、佣金比例太高、订单被随意取消、扫货炒卖等问题经常在鞋迷社区和交流论坛中被提及。

    对此,前述投资界人士坦言,商品的真实度是平台赖以生存的关键,无论商品的市场稀缺性如何,如果以次充好就不具备交易的前提条件。“如果涉及假冒商品、不断被抬高物价等行为,平台不仅会面临处罚,也会因此失去公信力。当电商平台失去流量优势,一切有关饥饿营销的游戏就会停止。”

    更多创投新闻,请关注外光锥创投(微信ID:waiguangzhui)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