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富科技实控人往事:贪图“低税”进口设备被查 涉事公司离奇“消失”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8-26 20:45

    金富科技的“发家史”绕不过意大利萨克米的压盖机。但在实控人陈金培的创业故事背后,还藏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发现,2006年至2009年间,陈金培卷入了一起走私货物案件。而记者并未找到走私案涉事企业东莞金富的任何工商资料。

    每经记者 刘玲    每经编辑 魏官红    

    图片来源:摄图网

    金富科技的“发家史”绕不过意大利萨克米的压盖机。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之后,陈金培就是通过引进第一套萨克米瓶盖生产设备,才让旗下公司从打火机配件小厂,成功转型至瓶盖行业,到如今营业收入超过5亿元。

    不过,这样一个看似励志的创业故事,实际上掩埋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找到了一份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判决书)。据其记载,在2006年至2009年间,金富科技实控人陈金培卷入了一起走私货物案件。

    奇怪的是,记者并未找到走私案中陈金培的涉事企业——东莞金富包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金富)的任何工商资料,仅找到一家名称较为相似的东莞金富包装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富包装)的相关信息。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询问金富科技方面,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低税”进口萨克米压盖机

    故事要从2005年说起,据判决书中陈金培的供词,当时因东莞金富生产需要,他与萨克米上海公司(意大利萨克米公司在华投资成立的外国法人独资企业)的销售周某洽谈并签订购买合同,以110万欧元的价格购入一台萨克米压盖机。

    购买后,设备需要通过海关运送到东莞。于是,陈金培将压盖机设备委托给珠海一家报关公司代理进口。彼时,双方约定的包税款为人民币230多万元,占货值的20%多(据判决书,正常进口税费为货物总价款的26%)。陈金培认为,此价格还算合理。

    陈金培通过购入萨克米压盖机,正式进军瓶盖行业。而随着瓶盖业务不断扩大,东莞金富对压盖机的需求也更大了。2006年,陈金培再次找萨克米公司上海办事处购买压盖机,这次对接人换成了销售总监彭某,第2台设备最终成交价格为65万欧元,较第1台便宜了45万欧元。

    据陈金培供词,当时,彭某向陈金培介绍了另外一家报关公司——汇百利,汇百利老板陈菲提出仅要45万元包税费,双方于2007年3月签订代理进口合同。

    陈金培称,当时觉得45万元包税费不正常,根据之前进口同类设备的经验,就算设备价格少了一半,税费也应该有100万元左右。虽然在后来执行中,陈菲又追加了4万至5万元的代理费,但相关价格仍不正常。

    图片来源:摄图网

    陈金培委托给陈菲代理进口的压盖机,两个月就顺利通关到厂。“价格确实很低,可以少交税,有得赚……而且因为陈菲、彭某都说没问题,就算出了问题也不是自己报的关。”陈金培如是说。

    尝到甜头后,陈金培其后购买的第3台和第4台萨克米压盖机,也是委托给汇百利代理进口,签订购买设备合同和委托代理进口的经过与第2台一样,总成交价格为90多万欧元,代理进口合同约定的代理费是人民币95万元,后来汇百利将代理费追加至170多万元。

    陈金培称,汇百利向海关申报的价格是两台压盖机共600多万元,而公司与萨克米实际成交价格折合人民币要1000多万元,如果按真实价格申报,170多万元的包税费肯定无法申报进口。

    涉嫌偷逃税款逾200万元

    好景不长,2009年5月7日下午,陈菲接到陈金培电话,得知东莞海关在东莞金富的工厂核查萨克米设备的进口资料。次日(5月8日)上午,陈菲坐火车逃到北京,直至2011年10月28日在北京被抓获。

    但是,陈菲的供词却与陈金培的截然相反。

    陈菲表示,2007年初,经萨克米上海公司销售总监彭某介绍,认识了陈金培。在第一次合作中,萨克米压盖机的45万元进口代理费是由陈金培主动提出的。陈金培当时称,珠海的报关公司在代理进口第1台设备时,只需要60万元代理费,问陈菲45万元能不能做。

    “陈菲觉得包税费太低了怕做不了,但是陈金培说十几万欧元的话珠海那边都做了,海关那边能通过这个价格,只给陈菲45万(元)的包税费,陈菲听他这么说就同意了。”判决书写道。

    2007年5月,这台压盖机顺利通关并运送到东莞金富。由于通关快、收费便宜,2008年,陈金培主动找陈菲代理进口了两台压盖机,并且也顺利通关收货。

    虽然双方各执一词,但是违法事实已被确定。北京律师协会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委员张德满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走私案件中,委托方若知道报关公司有偷税行为,但仍继续委托这家公司,也是有责任的。若只是将包税费给报关公司,其他一概不知,可能就不需要承担责任。

    经海关关税部门核定,2006年11月9日,东莞金富向萨克米购买的压盖机以及2007年7月5日再次购买的两台压盖机,偷逃应缴税款人民币219.75万元。

    图片来源:摄图网

    根据判决书,除了东莞金富之外,汇百利还有海口椰树、珠海华盈、河南孟州冠达、江苏申乾等客户,均存在采用低报价格、瞒报方式代理进口萨克米牌压盖设备,合计偷逃应缴税款人民币1131.39万元。汇百利老板陈菲被判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判决书显示,东莞金富已被判刑,记者未能查得具体判刑结果。

    不过,上述案件的判决书只是一审判决,而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无法查到二审判决书。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番联系,找到了当年该走私案件的书记员,书记员查询系统后向记者表示,并未在系统中查询到被告人上诉的情况,亦没有二审判决书,一审判决应该是最终判决。

    “消失”的东莞金富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走私案中陈金培的涉事企业为东莞金富。但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并未找到东莞金富相关资料,而金富科技的招股书(申报稿)里也未对此提及。多番查找陈金培旗下企业后,记者仅找到一家名称较为相似的东莞金富包装材料有限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金富包装董事长为陈金培,公司成立于2006年11月22日。值得一提的是,这与陈金培首次委托汇百利代理进口的时间相近。

    而在金富科技的招股书(申报稿)中,也有金富包装的身影。金富科技称,为避免同业竞争并减少关联交易,金富科技及其子公司收购了金富包装的主要资产,资产交割完成后,对金富包装进行了注销。

    图片来源:摄图网

    具体收购过程为,2014年1月,公司召开股东会,审议并通过了决议,同意公司向金富包装购买瓶盖、提手等存货以及模具、压盖机等设备,具体金额以转让合同实际约定为准,并同意公司无偿受让金富包装专利及商标;2015年10月,湖南金富股东作出决定,同意向金富包装购买切环机、检测机等设备,具体金额以转让合同实际约定为准。

    上述存货及设备资产均已于2015年年底前交割完毕,专利及商标也已于2016年转让完毕,此次交易按账面净值作价,交易金额为1.99亿元(含税价)。完成上述资产交割后,金富包装进行了注销。

    当年涉及走私的东莞金富凭空“消失”了?如今出现在金富科技招股书(申报稿)中的金富包装,生产瓶盖的压盖机是从何而来?金富包装是否就是当年的东莞金富?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了金富科技方面,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