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科技公司纷纷入局 教育智能硬件市场是红海还是蓝海?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8-22 23:47

    每经记者 岳琦    实习记者 宋可嘉    每经编辑 陈俊杰    

    当小霸王学习机成为尘封的记忆,当步步高点读机女孩参加高考,多年来被智能手机冲击的教育硬件市场迎来了一批新参与者。这批新玩家大多带有互联网基因:2019年5月,科大讯飞发布X1 Pro学习机;6月小米发布首款AI英语学习机“小爱老师”;同月,大疆创新发布首款教育机器人机甲大师RoboMaster S1;8月,网易有道连发三款教育智能硬件产品……

    当教育硬件产品市场有了互联网、智能基因,会怎么样?做了两年硬件的网易有道CEO周枫的回答是,互联网企业做硬件即便会有很多坑,“但一方面‘坑’意味着进入门槛,是通向蓝海的机会,踩过坑的团队带宽更大;另一方面,有差异化的硬件议价能力高;第三方面,有做入口的机会”。

    不过,在拼图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看来,教育硬件已是一个红海市场,“尽管现在很多产品还不是那么成熟,还在发展期,但是竞争是很激烈的”。

    到底是红海还是蓝海?实际上,学习类硬件产品在市场上一直不少见,在互联网企业未入局前,有步步高、读书郎为主导的传统类学习硬件,而从号称智能硬件元年的2014年起,不少互联网企业开始做各类智能教育硬件产品,只是未见太多水花。2019年以来,随着5G时代的到来、物联网趋势的发展、供应链的逐步成熟,智能硬件市场再度被点燃,软硬结合也成了不少企业追逐的方向。在教育领域,多路巨头入场智能硬件赛道,是否会摩擦出新的火花?

    教育硬件领域新火花:从卖商品到卖服务

    在蓝象资本高级投资经理陈晶看来,过去卖的教育硬件产品无论是学习机还是儿童手表,更多是类似于玩具的概念。她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那些产品完全是一个离线的玩具,就是你把它当成一个商品卖了,而不是服务。”

    而现在,由企业生产的能联网、能升级、能收集用户数据再反馈的教育智能硬件产品出现了,特点之一就是能跟上用户不断提升的教育需求。“互联网企业能更尊重用户的需求,为用户提供更全面的解决方案,而不是仅仅聚焦于解决方案中的一小部分。”陈晶说。

    实际上,互联网企业入局教育智能硬件领域,带来的不仅是拥有互联网基因的产品,在做教育智能硬件的逻辑方面也和传统教育硬件企业有很大不同。

    “像网易有道就是纯互联网打法。”陈晶说:“网易有道是首先有了一个平台,上面有大量用户,这些用户出现了一些比较垂直化的硬件需求,网易有道既有硬件能力又有软件能力,就把这个事给干了,这是他们做这个事情的逻辑。”

    除了纯互联网的打法,另一家入局做教育智能硬件的企业科大讯飞似乎走的是纯软件的路线。陈晶表示:“科大讯飞最核心的是智能语音技术,他们是先有技术,然后技术在不同的场景里面找应用,其中硬件就是一个很好的配套解决方案。”

    面对互联网企业赶场入局的情况,传统教育硬件厂商也在谋求转型。好记星目前热卖的学习机主打的就是智能,它声称签约了4000+资深教师,以及学习机产品能为用户提供实时在线解答。步步高家教机则在今年推出了最新款,搭载了具有突破性的“哪里不会指哪里”与真实书本互动的功能,实现云端和线下实体的互动。

    传统教育硬件厂商升级背后,实际上离不开互联网企业对传统行业的赋能。“像读书郎、步步高等厂商其实没有产品触控、文字识别等技术的能力,他们目前能做出智能的教育硬件产品,靠的是科大讯飞和网易有道这样的厂商为他们赋能。”陈晶说。

    风口涌动:新火花真的能带来蓝海市场?

    不少企业入局教育智能硬件市场给这个领域带来了许多新火花,但这些火花是否足以开辟出一个蓝海市场?这虽未有一个明确的结论,但有观点认为,硬件会成为教育行业的一个新入口。

    陈晶便是如此认为的。陈晶说,在硬件供应链、语音识别和交互技术、语音合成技术以及OCR图片识别技术近年来快速成熟的条件下,硬件不失为一种更好的解决问题的方法。

    对于在线教育企业而言,面对日渐高昂的客单价,聚焦、下沉垂直场景成为资本游戏外的新玩法。近日,东方优播CEO朱宇表示,要在教培行业稳定地发展,公司首先需要明确的就是定位问题,要确定下来具体的细分市场,并保证这个市场规模足够大,能产生经济效益。

    在这一趋势下,教育智能硬件领域进入人们的视线。从需求端来看,这个赛道有着明晰、成熟的用户需求。

    “你知道今天其实能够在用户心里形成这个心智,特别不容易,就像大家讲到培训班,觉得培训班就应该预付费。”陈晶说,但在硬件领域,用户已形成了一种心智,这种心智在于买一个硬件产品,大概应该买多少价格,买什么产品形态,用户已经心中有数。

    “所以市场最大的优势,可能就在于用户已经形成了这样的认知、需求,我们提供一些非常好的产品,就会有很大的市场,你不需要教育他,不需要说服他。不像其他,如果你给到一个新东西,你需要教育他,这就会有教育成本,也会导致你对用户的获客成本变得很高。”陈晶说。

    用户需求成熟并不意味着规模大。网易有道副总裁吴迎晖曾坦言,做硬件面临的风险之一是难找到好的切入点,很多互联网企业为了找到一个切入点,最后都会聚焦到一个较小的领域。

    教育智能硬件这个细分赛道是否有足够的用户量?在陈晶看来,现在的打法已与之前不同,“今天是用户对自己的需求越来越明确,你需要给他提供明确的需求解决方案,所以大家会在一个垂直的领域里面去做更多的尝试。而硬件是其中的一个解决方案,并且,其实我们会觉得今天大部分的教育场景它到底是用户量不够,还是因为你收不到用户更多的钱,这个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不过,在王磊看来,做硬件仍是比较传统的模式,它没有什么增长的想象空间,对投资者来说这个领域没有太大吸引力。

    巨头入场教育硬件领域:TO B端更被看好

    巨头们仍在不断入场,教育智能硬件市场开始呈现出细分赛道多、品类多的特征,从翻译机、点读机、学习机、故事机、教育机器人到可穿戴设备到教育型玩具,家长的选择越来越多。但就算有品牌、技术、需求种种因素加持,巨头入局智能硬件领域,也并非一帆风顺。

    2014年,当智能硬件的风口引来BAT、小米、京东等为代表的多家大型互联网企业入场后,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领域出现了大量的创业公司和投资风潮。但仅在一年之后,智能硬件领域的狂热投资就归于平静,很多当时昙花一现的产品最终被归类为鸡肋、伪需求。曾经流行的“硬件免费”理念也开始销声匿迹,这套“羊毛出在猪身上”的打法在智能硬件领域并没有很好的成功,内容生态搭建成本高、难度大,免费送硬件靠增值服务盈利的模式在很多场景下并不普适,而同质化、低品质、创新技术不足的智能硬件产品也导致了消费者不愿再购买相同的产品。

    家中有一个7岁女儿和一个2岁女儿的方女士就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因为之前买的英语翻译点读机发音不标准,买了没多久后就不再让孩子用了,未来也没有再买这类产品的打算。

    至今,教育智能硬件领域还没有像曾经的小霸王学习机、步步高点读机一样产生一个爆款产品,引起主流人群的关注。

    实际上,相较于TO C端,TO B的商业逻辑更被看好。

    今年5月,腾讯在2019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智慧教育分论坛上宣布,要做好教育行业智慧化升级的“数字助手”,其中提到了“企鹅智笔课堂”,称这个以智能点阵笔为核心的课堂全面涵盖了备课、授课、互动、测验、批改等多种教学环节,已经陆续在深圳、天津等40多个教育局磨课落地,覆盖了超过6000所学校。阿里巴巴也以“钉钉未来校园”的模式为中小学校提供“校园数字化管理平台+校园智能硬件”整体解决方案,瞄准教育“数智化”。

    上海证券的研报指出,随着新高考在各省落地实施,教育信息化也在迎来新需求,从单一的、传统的监控设备、网上查询、阅卷综合管理系统等向生态化的产品体系演变,新增电子班牌、智能白板、录像摄像头等硬件产品需求。2020年前将是新高考信息化产品进校的窗口期,能够适应新高考的一体化解决方案的厂商有望脱颖而出。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