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久长宦海沉浮!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8-19 15:25

    每经记者 张素书    每经编辑 师安鹏    

     

    ▲ 图片来源:延长石油官网

    ▲ 图片来源:延长石油官网

    人生的道路很漫长,但关键处就那么几步。

    本土作家柳青先生,通过《创业史》传达给读者这一哲理。

    奈何,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即将步入花甲之年的贺久长,已有数月未见诸公开消息。最新动态是,其被官宣免去省发改委副主任 (正厅级) 职务。

    回顾贺久长的职业生涯,当数在陕西发改系统、能源系统的履历,最为“资深”。期间,少不了与赵正永的交集……

     

    01

    贺久长,东府渭南蒲城人。

    “陕西产粮第一大县”蒲城,系关中平原为数不多的煤炭开采区之一。较贺久长“年长一岁”的蒲白矿务局,便位于这片区域。

    改革开放前一年,春寒料峭的3月,贺久长参加工作。彼时,这位17岁的少年,对未来的人生道路,满怀憧憬。

    无论是否偶然,贺久长今后40多年漫长的职业生涯,与煤炭等能源领域打交道的日子,着实不少。

    其曾长期在计委及改制后的发改系统任职。久居智囊机构,对陕西经济,尤其能源经济,较为熟稔。

    参与重要能化基地建设,是“奔四”的贺久长,殊为难得的高光时刻。

    世纪之交,全国唯一的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陕北能源化工基地,提上建设日程。

    没有迟一点,也没有早一点。在榆林启动的能化基地建设大潮,与煤炭经济此后的“黄金十年”,基本同步。

    ▲ 图片来源:延长石油官网▲ 图片来源:延长石油官网

    数年间,由谷底跃上巅峰的煤老板,多如过江之鲫。无数的运煤车,堵塞道路,动辄绵延十余里。

    此类“盛景”,持续多年……

    能源经济的魔力,令榆林经济逐年飙升。GDP迅速超越宝鸡、渭南、咸阳,跻身陕西榜眼。

    能源经济的风向标,亦指引并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商人,工人,以及部分官员。譬如,贺久长。

    公开履历中的贺久长,曾任陕北能源化工基地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副厅级)等职务。2006年4月,其出任陕西省发改委副主任。此后,还曾兼任陕西省能源局局长。

    上述位置的分量,自然不轻。只是,这些职务与另一人的关联,亦较为密切——赵正永。

     

    02

    赵正永入陕,始于2001年。四年后,升任常务副省长。

    其分管能源工作及主政陕西期间,贺久长于能源领域,发力颇多。

    对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赵正永亲自担任领导小组组长。贺久长则为参与者和执行者之一。

    再如,2009年4月与神华集团合作那次。

    为加快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陕西决定与神华集团,成立战略合作推进领导小组。

    组长为赵正永,副组长包括时任省发改委主任祝作利、榆林市市长胡志强等。

    该小组成员,亦包括时任省发改委副主任贺久长。办公室设在省发改委,由贺久长兼任办公室主任。

    当然,令外界印象最为深刻的,要数其由省发改委副主任,跨界陕西龙头国企。

    ▲ 图片来源:延长石油官网▲ 图片来源:延长石油官网

    2012年底,赵正永由省长晋升省委书记。次年2月,贺久长即从省发改委,出任延长石油总经理。

    历时仅两年,2015年6月中旬,延长石油集团领导班子主要领导调整,贺久长成为董事长。会上,其表态,将不辜负重托。

    跨界后的贺久长,不时有国企转型的话题见诸传媒。其曾表示,国企转型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还有一次,媒体提问:相比国企,民企“船小好调头”,那么国企转型升级,应如何扬长避短?

    贺久长的回答,看起来颇为机智。

    其将民企和国企,比喻为在高速路上行驶的小车与重卡,国企、民企都应一往无前地向前走,发挥各自的特长。

    其称,“高速路上,我想没有你调头的空间,或者没有你调头的机会。”

    诚然,有些时候,想要调头,并不容易。

     

    03

    赵正永从初来陕西,至主政陕西,再到离去,长达15年。

    期间,随着职务陆续晋升,赵正永亦从旁人印象中的“能吏”,变为行事霸道。

    按照此前媒体的相关报道,赵正永霸道地插手陕西能源领域。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均有染指。

    2016年3月,65岁的赵正永卸任省委书记。

    至此,赵正永结束了“地方大员”的仕途,转任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

    赵正永离开陕西的次年,贺久长重新回到工作过的省发改委。此次“回炉”,其成为排名第一的副主任,且晋升正厅级。

    直至半月前,其省发改委副主任(正厅级)职务被免。彼时,并未宣布是否有新职务。

    这也是其被《财新》杂志等报道,疑涉赵正永案,“失联”数月以来,最新的官方消息。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如今,赵正永也已于今年1月中旬被调查。

    言之凿凿,言犹在耳。

    回想起来,十余年间,陕西能源大盘,赵正永的话语权分量之重,自不待言。

    然而,能源领域,本就“黑金”潜伏,暗流涌动,利益纠葛甚多。

    事涉能源而落马的贪腐官员,不在少数。榆林能源集团原董事长王荣泽、榆林能源局原局长秦林惠,仅是其二。

    前车之鉴,委实不少。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亿万年的时光隧洞面前,滚滚向前的历史洪流面前,违法乱纪者,不过尘埃一粒,何其渺小,何其微茫。

    只是,赵正永“靴子落地”之后,与其相关的“网球队员”、问题官员,已有部分被查。其余结局如何,暂且拭目以待……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