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火车头“失速”,德国经济繁荣时代终结?原因竟是...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8-14 22:11

    北京时间8月14日,德国联邦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萎缩0.1%,与市场预期一致,因贸易冲突导致外需疲弱。德国联邦统计局表示:“外贸形势的发展减缓了经济增长,因为出口比进口的环比降幅更大。”

    每经编辑 孙志成    

    图片来源:摄图网

    欧洲经济的火车头,跑不动了。

    北京时间8月14日,德国联邦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萎缩0.1%,与市场预期一致,因贸易冲突导致外需疲弱。

    德国联邦统计局表示:“外贸形势的发展减缓了经济增长,因为出口比进口的环比降幅更大。”

    数据公布后,德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纪录新低,报-0.623%;截至当地时间11点15分,德国DAX指数期货小幅下挫,跌1.10%;德国DAX30指数跌1.48%。欧元兑美元变动不大。

    主要因国外需求疲软所致

    据参考消息,德国第二季度季调后GDP季率初值下滑0.1%,预期值下滑0.1%,前值为增长0.4%。在过去四个季度中,经济有两个季度出现萎缩。德国总理默克尔周二(13日)表示,德国正进入一个“困难阶段”,不过她没有对经济衰退做出正面回应。

    德国联邦统计局表示,经济下滑主要受到出口方面的拖累,德国制造商受到国外需求疲软以及贸易摩擦的打击。第二季度的产出受到贸易摩擦的抑制,出口的降幅大于进口。私人消费和政府支出高于前三个月。尽管建筑业下滑,但投资仍在增长。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2018年贸易顺差比2017年下降8.1%。

    7月份的德国商业气候指数(Geschäftsklima-Index)就体现了这一点。在贸易纠纷、世界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该指数创下了2013年4月以来的新低,降至95.7分,比上月低1.8分。这也是过去11个月中,该指数第10次下滑。

    发布该指数的慕尼黑大学经济研究所(Ifo)指出,在工业领域,许多重要产业已经进入了衰退期,即便是暂未陷入衰退的服务业领域,也受到了商业气氛低迷的不利影响。研究所所长菲斯特(Clemens Fuest)说,德国经济已进入艰难时刻。

    图片来源:德国联邦统计局截图

    据世界银行估计,德国经济的近一半(47%)来自贸易,德国企业在全球豪华汽车和复杂工业机械市场上发挥着主导作用。德国的供应链也延伸到了邻国,而德国的利润往往投资于斯洛伐克、匈牙利和波兰等国的工厂。在贸易蓬勃发展时,这对德国和欧洲来说是件好事——但这意味着,相比葡萄牙或法国等不那么开放的经济体,德国在全球商品和服务贸易增长放缓时更加脆弱。

    据美联社报道,近几周来,德国公布了糟糕的经济数据:6月出口同比下降8%,6月工业生产环比下降1.5%,降幅是预期的3倍。对企业高管的调查显示,工业部门处于衰退之中,消费者需求和服务支撑了经济。

    报道指出,贸易下滑造成的破坏将可能向消费者和只进行国内贸易的企业蔓延。尽管德国失业率仍维持在3.1%的低水平,但近期就业增长停滞不前。

    德国国内对前景看法悲观

    在二季度经济数据公布之前,德国国内对未来经济发展的看法可谓“哀鸿遍野”。

    据中国新闻网,曼海姆欧洲经济研究中心(ZEW)13日公布的8月经济景气预期指数跌至负44.1,创下2011年12月以来的最低值。曼海姆欧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万巴赫表示,上述数据显示对德国经济的预期显著偏向于悲观。

    欧洲经济研究中心13日公布的上述预期指数较上月下跌了19.6点。与此同时,描述德国当前经济景气状况的评价指数亦较上月大幅下跌12.4点,降至负13.5。

    德国经济部也表示,订单数据以及信心指数目前还未表明制造业能在未来数月内展现积极动能。

    据路透社,企业高管人员对当前商业形势的评价更低。他们对今后六个月的经济形势普遍持越发怀疑的态度。德国经济一度被认为是欧元区的火车头,而现在,工业界的景气创下了2012年以来的新低。尤其是作为龙头行业的汽车业,他们预计今年的新增业务量将比去年减少1%。机械制造业则预计行业产量衰退2%。慕尼黑大学经济研究所预测,这些重点产业不久后很有可能会缩短工时。

    除此之外,英国脱欧的一再拖延也造成了很大影响。

    据环球网,德国是英国最大贸易伙伴,由于英国脱欧进程不顺,两国贸易已受影响。另据德国经济研究所估测,随着英国新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上台,英国硬脱欧的可能性显著增加,德国对英出口可能剧减57%。

    图片来源:摄图网

    据人民网,除了外部的原因外,德国内部也存在很大问题。

    第一,德国政府的财政紧缩政策在应对欧债危机时发挥了显著作用,但长期紧缩却抑制了国内消费,导致内需不足和居民消费水平增长缓慢。

    第二,德国社会福利支出过大,限制了政府的开拓创新。德国社会福利支出占GDP比重达30%,不少支出主要用于应对人口老龄化和庞大的难民群体问题。2016年,据《法兰克福汇报》的一项调查,40%的德国经济学家认为涌入德国的大量难民是经济的拖累,只有23%的受访者认为难民对经济有益。

    第三,面对新一轮经济全球化和第四次产业革命大潮,德国传统的汽车制造、建筑及能源行业正经历转型,特别是汽车工业出现明显下滑。另外,德国众多中小企业面临创新挑战,尤其在人工智能、新能源及数字化建设领域。

    除了德国之外,包括法国和西班牙在内的大多数欧元区国家增长均在放缓,意大利正徘徊在经济衰退的边缘,而一些欧元区最大的企业发布的盈利预期也没有显示出任何好转的迹象。

    欧洲央行已经准备好推出新的刺激措施以提振经济,预计最早将于今年9月份降息。所有这些都推动德国国债收益率跌至历史新低。本月早些时候,欧元兑美元汇率跌至2017年年中以来的最低水平。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参考消息、人民网、美联社、路透社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