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诺贝利敞开“大门”之后 | 世界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8-09 19:33

    近日,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在视察切尔诺贝利隔离区时表示:“这里将转型成为乌克兰新的经济增长点之一。目前为止,切尔诺贝利一直都是乌克兰政府形象中的负面因素,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每经记者 谢陶    每经编辑 刘艳美    

    图片来源:摄图网

    如果不是因为前不久热播的美国迷你剧《切尔诺贝利》,这场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核电事故,以及它所留下的一片废墟,早已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

    近日,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在视察切尔诺贝利隔离区时表示:“这里将转型成为乌克兰新的经济增长点之一。目前为止,切尔诺贝利一直都是乌克兰政府形象中的负面因素,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与此同时,泽连斯基还签署总统令,要求在接下来3个月采取措施,解除切尔诺贝利隔离区的多项禁令,进一步开发当地旅游潜力,重塑政府形象。

    然而,此举引来不小争议——有专家表示,该区域开发旅游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也有人直言,“这是在消费苦难”。

    生机重现

    时钟拨回1986年4月26日。

    当天凌晨1点23分58秒,位于乌克兰北部靠近白俄罗斯边境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反应堆发生核泄漏事故。“潘多拉魔盒”随即打开:核电站方圆30公里内,数十万人紧急疏散,隔离区面积达2600平方公里,上百万人受到核辐射影响,生态环境遭受重创。

    随着时间流逝,切尔诺贝利周围的生态环境开始重新焕发出生机。

    此前BBC拍摄的纪录片,捕捉到许多隔离区哺乳动物的踪迹。今天,隔离区被棕熊、狼、普氏野马以及200多种鸟类等野生动物占据,成为野生动物的天堂。

    英国普利茅斯大学教授吉姆·史密斯表示:“我们在切尔诺贝利观察到的动物数量,与未污染自然保护区的动物总数大抵相当。”以核电站为中心,半径30公里左右的隔离区,(除中心区域外)目前核辐射水平已经很低,并呈缓慢下降趋势。有研究显示,不靠近危险区域,游客游览一天的辐射量,低于乘坐一次越洋飞机。

    生态环境恢复,令乌克兰政府萌生了将这里开辟成景区的想法。加之长期面临财政赤字,早在《切尔诺贝利》热播前的2011年,乌克兰就开放了距离核电站最近的城市——普里皮亚季(Pripyat),但禁止未成年人和孕妇进入。

    普里皮亚季创建于1970年,最初用作安置切尔诺贝尔核电站工程人员。因处于1986年核事故疏散区而被废弃,成为“鬼城”。

    如今,这座城市就像是一座巨大的核事故历史博物馆,因其自带猎奇属性,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目前,这里每年接纳游客近10000人,创造了可观的旅游收入。

    “走进普里皮亚季废弃的大楼,就如同走进了剧中一样。”来自英国的游客林恩·亚当斯(Lynn Adams)称。

    但是,普里皮亚季旅游参观活动仍有诸多禁令。

    比如,这里只允许有资格的旅游团进入,而目前拥有旅游服务许可资格的旅游公司不到10家,持特殊许可证的导游仅50名左右,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并且,进入景区后,不能随意拍照,只能从规定角度拍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

    在开放后的数年间,禁令导致的腐败悄然滋生:政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收受游客贿赂;无端拒绝符合条件的游客进入;非法旅游公司擅自带游客进入危险区域;甚至还曝出有人从隔离区偷运金属废料的丑闻……这都给乌克兰政府挂上了一块“负面招牌”。

    重塑形象

    2018年,约有7万名游客前往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方圆30公里的隔离区参观。

    5月以来,《切尔诺贝利》持续热播,引发广泛关注与讨论,全球英语用户访问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相关信息的搜索量激增30多倍。

    为此,乌克兰政府试图通过放开禁令来进一步刺激旅游,重新树立一个开放的政府形象,开辟新的经济增长点,让切尔诺贝利成为“新乌克兰的象征”。

    “我们将为世界各地的游客创造一条绿色走廊。切尔诺贝利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地方,它见证了一场惨痛的人祸,也经历了自然环境的重生。”泽连斯基表示。

    乌克兰方面预计,放开禁令后,隔离区2019年游客可能翻番,达到15万人次。

    泽连斯基称:“必须取消目前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周边30公里区域内实行的各种禁令,向全世界的游客和学者展示,这里没有腐败和禁令,只有投资和未来。”

    根据总统令,乌政府要在3个月内制定措施,以完善核污染禁区内的旅游基础设施,包括建立新的水陆检查站,提高辐射监测能力,以及确定安全的旅游线路,在国际旅游市场推广“安全切尔诺贝利”这一新的国家品牌。

    譬如,在最近的8月1日,当地政府就邀请多家媒体在切尔诺贝利隔离区内的乌兹河上体验新打造的皮划艇项目,以宣传当地旅游安全度与特色性。

    同时,总统令还提请议会从法律层面就隔离区“可开放区”和“禁止区”进行细化和明确,加大对违反辐射安全规定的处罚力度,保护业已形成的自然生态环境。

    值得一提的是,凭借《切尔诺贝利》热潮,乌克兰首都基辅还准备推出一条新旅游路线,带游客游览《切尔诺贝利》取景地,比如:赫雷夏蒂克街、国立切尔诺贝利博物馆等。显然,乌克兰各地政府都想分享切尔诺贝利这一旅游“香饽饽”。

    不过,城叔从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了解到的情况是,2018年,乌克兰旅游收入仅42亿格里夫纳(约12亿人民币)。单凭一个切尔诺贝利,很难带动整体旅游收入提升,对于当地经济发展裨益有限。当然,通过解除禁令等措施重塑政府形象,吸引潜在投资,可能才是乌克兰真正的目的。

    争议四起

    然而,这种把灾难隔离区转变为旅游区的做法,立即引来很大争议。

    当地旅游业内人士表示,隔离区内许多建筑处于危险状态,随时有坍塌危险,存在巨大安全隐患。有专家认为:

    “ 尽管距离核爆已过去30多年,但切尔诺贝利隔离区中,仍有很多地方的辐射超出人体承受范围。此外,阻止核反应堆发生泄漏的掩体也年久失修,里面有大量残留核废料。而当地政府的安全措施和监管力度也存在大量不足。”

    更为重要的是,对于经历过切尔诺贝利事故的幸存者和数百万受到辐射影响的家庭来说,大力开发旅游无异于再次撕开33年前的伤口。在情感上,令人难以接受。

    联合国原子辐射效应科学委员会(UNSCEAR)的研究表明,核事故对于当地人的心理影响非常广泛和深远,与后来的高自杀率和抑郁症息息相关。直至现在,乌克兰政府还在援助3.6万名因为核事故失去丈夫的女性,她们中的许多人依然承受着巨大的心灵创伤。

    此外,在《切尔诺贝利》大火之后,世界各地的猎奇游客接踵而至,甚至将这里变成一个热闹的“网红秀场”。这种消费苦难、不尊重逝者的做法,引发社交平台众怒。

    《切尔诺贝利》编剧克雷格(Craig Mazin)为此回应:“我要提醒大家,如果要去参观,请记住那里发生过一场可怕的悲剧,请尊重逝者和仍在遭受后遗症痛苦的人们。”

    如今的切尔诺贝利,就像一道深深的伤疤,抚去历史的尘埃,依然可以感受到它的尖锐与刺目。在这样一个遭受过巨大灾难、并且影响仍在持续的地方进行旅游开发,无论如何都是一场艰难抉择。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