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迪乳业“大存大贷”埋雷,地方政府20亿产业基金驰援救急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9-08-05 17:16

    此前,有报道称,科迪乳业自2017年12月开始拖欠奶农奶款,涉及上千户奶农,金额大约1.4亿元,奶农代表还在今年7月31日进行了集中追讨欠款。质疑的焦点在于,科迪乳业在2019年7月派发现金红利2080万元,有钱分红,却长期拖欠奶农款项。

    图片来源:摄图网

    A股又出现了一只黑天鹅。

    被传董事长失联、拖欠奶农1.4亿元的科迪乳业(002770.SZ),8月5日盘中一度跌停,收盘跌幅为9.03%,股价失守3元/股关口,报收2.82元/股。

    不过,科迪乳业8月5日的公告显示,其董事长张清海并未失联,但张清海控制的科迪集团(科迪乳业大股东)却存在股票质押风险。

    有17.7亿存款却借贷11.88亿

    对于科迪乳业的异常情况,深交所8月3日下发了关注函。

    深交所要求,科迪乳业需说明是否存在大额应付款项超期未支付的情形、董事长张清海是否正常履职等问题。

    此前,有报道称,科迪乳业自2017年12月开始拖欠奶农奶款,涉及上千户奶农,金额大约1.4亿元,奶农代表还在今年7月31日进行了集中追讨欠款。

    质疑的焦点在于,科迪乳业在2019年7月派发现金红利2080万元,有钱分红,却长期拖欠奶农款项。

    “未支付的奶款没有1.4亿元,总共合起来大约1亿元,其中7000多万元奶款处于正常的账龄内,不存在逾期未支付的情形,剩下的3000万元属于超合同供奶的遗留问题,今天上午董事长与奶农进行了商讨。”科迪乳业有关人士8月5日下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但更令人无法放心的是,科迪乳业亦存在“大存大贷”的埋雷隐患。

    2019年一季报显示,科迪乳业货币资金余额为17.7亿元,但其短期借款余额却高达11.88亿元,并且报告期内的利息费用金额为1639.03万元,占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的54.67%。

    由此,深交所要求科迪乳业,说明在货币资金余额较高的情况下维持大规模有息负债并承担高额利息费用的原因及合理性。

    深交所提出,科迪乳业需以列表形式说明货币资金的余额、存放地点、存放类型,以及货币资金是否存在抵押、质押、冻结等权利受限情形,并说明是否存在与控股股东或其他关联方联合或共管账户,以及存在货币资金被其他方实际使用的情形。

    “公司的货币资金是真实的。”对于深交所的质疑,上述科迪乳业有关人士如此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重大资产重组或受影响

    在8月5日上午披露的公告中,科迪乳业着重通报了当地政府正在化解大股东危机。

    公告称,目前,商丘市政府正积极帮助科迪集团缓解流动性风险,并协调推动省级投资平台设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20亿元,以纾解科迪集团股票质押风险。

    “这20亿元是全部给大股东的,如果资金到位应该能够解决问题,但现在还没签署协议,什么时候资金能到位还不清楚。”前述科迪乳业有关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资料表明,科迪集团持有占科迪乳业44.27%的4.85亿股,已经悉数质押。但由于科迪乳业股价不高,科迪集团所持股票质押的所得资金并不算多。

    因此,市场质疑科迪集团尚有其他巨额负债。

    “大股东名下的产业比较多,对外投资比较大,涉及速冻、面业、大豆、大豆油、大米等产业,其主要是质押风险。”上述科迪乳业有关人士称。

    而可能受到大股东牵连的科迪乳业,此前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为8298.54万元至8752.37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8%至35%。

    科迪乳业还在推进收购大股东资产的重大资产重组。

    据此前公告,科迪乳业拟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科迪速冻100%股权,交易作价14.8亿元,而科迪速冻系科迪乳业控股股东科迪集团的控股子公司。

    “重大资产重组的审计和评估工作还没完成,但应该快了。”上述科迪乳业有关人士表示。

    对此,有市场人士分析,若科迪乳业的“大存大贷”确有问题,以及科迪集团的流动性危机无法及时解决,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将可能悬空。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望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