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只有3部爱情片上映 这部讲述“先婚后爱”的文艺片靠什么出圈?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8-02 17:36

    每经记者 张春楠    每经编辑 杜毅    

    暑期档才刚被点燃,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已经近了。

    相比往年,今年七夕档虽然热闹,但档期的概念却不强烈。猫眼专业版显示,七夕这一周共有12部影片上映,但其中只有3部爱情片。

    其中包括由中国第五代导演刘苗苗执导的爱情文艺片《红花绿叶》,这部影片改编自石舒清的小说《表弟》,曾在第2届平遥国际影展获得首映单元观众票选荣誉最受欢迎影片奖,并亮相第27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少数民族影展。

    图片来源:主办方提供

    用网络文学的语言来说,这部文艺片讲述了一段“先婚后爱”的故事。一对过往生命中各有残缺的少数民族青年在家长的撮合下撞入了一段“包办”婚姻,婚后的两人从陌生隔阂走向感恩依恋,在细水长流中选择相互扶持和包容。

    当大都市的红男绿女在“计算”和“称量”爱情时,《红花绿叶》或许呈现了一片陌生遥远土地上的一种不一样的爱情观。

    “我觉得这两个人是散养出来的爱情,没有添加任何化肥,假如在大都市里,不是这片土壤,很难孕育出来这么质朴的爱情。”该片的制片人高尔棣对每经记者表示。

    “一旦爱了,我们就容易不自信”

    “哪怕是一只残缺的麻雀,它的指望也是完美的,主啊,请你把你的考验放在我身上,把你的疼顾放在阿西燕身上。”

    这是《红花绿叶》影片临近结尾时,男主角古柏因不知自己的病会否将遗传到未出世的婴儿身上,徘徊不安时内心的一句独白祷告。

    这部文艺片改编自石舒清的小说《表弟》,他在2001年发表的短篇小说《清水里的刀子》曾获得过第二届鲁迅文学奖。与小说的第三视角不同,电影《红花绿叶》采用了古柏的第一人称讲述。

    用网络文学的语言来说,这部电影讲述了一段“先婚后爱”的故事。身患隐疾,原本对爱情失去信心的回族少年古柏,在被家人逼迫相亲时,却对温柔美丽的少女阿西燕一见钟情。一边自暴自弃,一边却又按捺不住源自本能的对爱情的期待憧憬,古柏猝不及防地走进了与阿西燕的“包办”婚姻。婚后的两人从陌生隔阂走向感恩依恋,虽然逐步发现了彼此身上的残缺,但在细水长流的生活中相互扶持和吸引。

    此片曾在第2届平遥国际影展获得首映单元观众票选荣誉最受欢迎影片奖,并亮相第27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少数民族影展。

    朴素感人的爱情缀在田园诗般的乡村景色中,有豆瓣网络评论这部影片意外地舒畅、温柔与明媚。“这片土地固有的竞争与谋划淡化了,望而生畏的人际网络与婚姻文化也淡化了,突出的,还是一种粗粝的柔情。”有豆瓣用户写道。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缺憾,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角落觉得是不能示人的,我们一旦爱了,我们就会不自信。”谈及影片中古柏的那段独白时,刘苗苗对每经记者表示,“原著小说中最打动我的地方就是一个有缺憾的生命对爱的那种追求,以及在追求的过程中所表现的那份谦卑和恳切。”

    刘苗苗(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犹如片名中红花与绿叶那般相配,在刘苗苗心中,古柏和阿西燕就像咬合的齿轮那样严丝合缝,描绘了她心中爱情最美的样子。“尽管生命有缺憾,但是他们的爱像梦一般完美,而且我相信现实中哪怕是少数,但也有人曾实现过这样的梦。”

    “这是一段散养出来的爱情”

    “在当下我们的爱情出问题了,当然人类在爱情这个问题上总是常常遇到麻烦。”刘苗苗对每经记者表示。

    离婚率高,年轻人晚婚甚至不婚已经成为大都会的社会常态。人民日报综合民政部数据显示,从1987年到2017年的这31年中,我国每年离婚数量上涨了超过6.5倍,同时自从2003年开始离婚率也已经连续15年上涨。

    当大城市的红男绿女越来越将物质等无关的砝码加在情感的天平上时,爱情可能就失衡了。

    “我希望这个故事能给当下处在困惑当中的年轻情侣们一些慰藉,人生如此艰难,当生活面临考验时,很多时候我们可以选择彼此扶持,继续走下去。”刘苗苗表示。

    “我觉得这两个人是散养出来的爱情,是没有添加化肥的爱情,假如在大都市里,不是这片土壤,很难孕育出来这么质朴的爱情。”谈及投资这部影片的初衷,该片的制片人高尔棣对每经记者表示,“实际上我们看好它表现出了多元文明下一种不一样的爱情观。”

    高尔棣曾任中国东方歌舞团总导演组组长,他第一部作为制片人参与的电影作品就选择了一部文艺片。当被问及如何考虑《红花绿叶》的经济回报时,高尔棣认为目前影片获得的奖项已经值回投资了,“我们有很多片子是为了赚钱的,但我认为《红花绿叶》是一部有嚼头的电影。”

    随着观众鉴赏能力的提高和口味的多元化,文艺片市场正在逐步向好,近年来不乏《二十二》《冈仁波齐》等不仅票房成绩过亿,同时也引发了广泛社会讨论的文艺片。不过,文艺片在营销中也招致了很多争议,究竟是只拍给适合自己的受众还是要想办法出圈?这似乎是文艺片天然的矛盾。

    “我选择这个小说的时候是想出圈的,这部片子里没有任何晦涩难懂的镜头语言,没有任何不亲近观众的愿望。”刘苗苗表示,“我是想拍一个人人都能看得懂的,在视听语言上尽量做到朴素大方的影片,说的简单一点,就是不要为艺术而艺术,形式大于内容。”

    “所谓商业片随着视听手段的进步,它的时代感更强,可以去刺激市场,但是讲述永恒情感和人性的真正好的文艺片,可以长时间不褪色,市场和观众需要这样的影片。”高尔棣表示。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