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瑞声申报科创板终止审核 7月已终止4家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7-28 23:31

    每经记者 胥 帅    每经编辑 张海妮    

    7月26日,上交所科创板项目动态显示,北京海天瑞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天瑞声)处于终止审核状态。自今年4月受理科创板申请以来,海天瑞声已经历了4轮问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上交所问询内容涉及核心技术、采购真实性等。在最后一轮问询中,上交所重点提及核心技术的定位问题,要求海天瑞声更浅白地讲述技术优势。科创属性定位和核心技术的清晰表述是科创板企业被问询的重点所在。

    事实上,各家企业被问询的重点问题有所区别,或多或少对后来申报的企业有提醒作用。记者对这4家申报科创板企业被问询的重点内容进行了梳理,发现涉及信息披露、独立性、重要客户收入真实性等方面。

    审核问询函回复长达300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海天瑞声已经历了上交所的4轮问询。梳理上交所这4轮问询的问题,包括公司核心技术、募集资金用途、采购业务、重要客户销售、毛利率、内部控制等。

    实际上,海天瑞声第一轮被问询的问题较多,审核问询函回复长达300页。海天瑞声之后三轮问询的回复要少一些,均不超过200页。

    需要留意的是最后一轮问询内容,上交所有针对性地问询了海天瑞声的核心技术、募集资金用途和采购业务。上交所要求海天瑞声“用浅白语言说明发行人与同行业竞争对手相比的竞争优势,以及较难为同行业公司或上下游行业突破的理由”“发行人的核心技术是否为通用技术,是否具备新颖性”。

    另外则是募集资金用途方面,海天瑞声拟募集资金7.2亿元,准备购置房产用于各项目的研发和办公场地。不过,海天瑞声2018年末的资产总额为2.1亿元,拟募集资金7.2亿元远大于公司资产总额和收入规模。上交所要求说明公司募集资金总额的合理性,并对上述事项作针对性风险揭示及重大事项提示。

    另一方面是采购业务,根据专项核查报告,海天瑞声在2016年及2017年未保留业务数据,2018年仅保留了部分业务数据。这一次,上交所不仅要求海天瑞声解释未保留业务数据的原因及合理性,涉及内部控制的有效执行,还要求保荐机构解释如何保证核查结论的合理和准确。

    值得一提的是,上交所要求中介机构的核查更要深入到书面证据层面。“对劳务公司提供服务的真实性进行核查的过程、程序和范围,包括但不限于核查个人的身份登记记录、个人提供服务后确认的签字凭证、劳务公司向个人付款的相关凭证和完税凭据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海天瑞声的会计师事务所也是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而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因审计的康得新等公司出问题而备受争议,目前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7月以来4家企业终止审核

    截至目前,7月以来,科创板终止审核的企业家数达到4家。这4家企业有的经过多轮问询撤回材料,还有的仅经历一轮问询就撤回材料。各家企业被问询的重点问题有所不同,或多或少对后来申报的企业有提醒作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这4家申报科创板企业被问询的重点内容进行了梳理。北京木瓜移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作为首家被终止审核的企业,上交所专门通报了相关情况,主要涉及信息披露、核心技术、业务实质与模式等。至于和舰芯片制造(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舰芯片),数轮问询都指向独立性、实质控制权等。上交所表示,由于和舰芯片与控股股东联华电子从事完全相同的业务,双方进入对方市场均需要支付代理费或服务费。对此,上交所要求和舰芯片披露以地域、细分产品划分解决同业竞争问题的做法是否符合相关监管要求,并要求其进一步提出解决同业竞争的切实可行的方案。

    另外就是北京诺康达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康达)。虽然其总经理陶秀梅此前公开表示:“招股说明书比较失败,时间比较紧,招股说明书写得比较粗糙。”但外界和上交所对其提出的质疑并非招股书(申报稿)的写作,而是它的第二大客户亦嘉新创。2017年、2018年,亦嘉新创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达1391万元、3770万元,分别占营收比例的18.57%、20.34%。亦嘉新创成立于2017年4月,之后就与诺康达签订了2990万元大额合同。外界质疑诺康达涉嫌隐瞒关联交易。

    据媒体报道,持有诺康达12.60%股份的杭州泰然,其合伙人中出现了青苗、吴心芬、苏云桂三位自然人,持股比例分别为2.44%、2.79%和2.37%。持有亦嘉新创44.23%股权的深圳奎木的自然人股东中,青苗、吴心芬、苏云桂赫然在列。

    然而在媒体交流会上,诺康达解释称,从实控人的角度和持股比例的角度都不构成关联交易。

    “科创属性不足、控制权独立性存疑、关联关系不清、业务独立性有问题,4家终止审核各有各的原因,这是正常现象。”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王怀涛律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经过多轮询问后终止,这一方面体现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问询式审核初显威力,另一方面也警示不太符合条件的企业可以主动撤回申报。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