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财富“踩雷”承兴国际:34亿“压顶” 供应链金融模式是否可靠?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7-10 23:15

    7月8日,承兴国际控股发布了公司董事长罗静被刑事拘留的公告,股价瞬间暴跌,市值蒸发近40亿港元。随后,一份诺亚财富内部信在网络上广泛流传,该内部信称有一个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向承兴国际相关方与京东贸易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京东集团、诺亚财富、歌斐资产以及承兴国际控股分别对此发声……

    每经记者 刘晨光    每经编辑 魏官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段时间以来,资本市场“雷声”不断,不到一周时间,A股4家上市公司董事长被捕,其中就包括商界女强人罗静,其为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董事长。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诺亚财富披露称,其向罗静方面提供供应链融资34亿元,标的是“承兴国际控股关联方”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贸易)的应收账款债权。京东集团对此予以否认,称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且警方已经发现部分文件造假。7月9日,承兴国际控股也发声,极力撇清与京东集团的关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这个引发资本市场高度关注的“罗生门”事件背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供应链金融在发展初期存在的不足之处,在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看来,应收账款是供应链金融的风险高发部分,但整个行业还是有较大的发展前景。

    各家发声:上演融资协议“罗生门”

    罗静的商业版图涵盖了亚太多个股市,包括承兴国际控股、博信股份(600083,SH)和新加坡Camsing Healthcare-CAMS等。

    7月8日,承兴国际控股发布了公司董事长罗静被刑事拘留的公告,股价瞬间暴跌,降幅超过80%,从4港元/股的开盘价直接跌到0.9港元/股,市值蒸发近40亿港元。

    拔出萝卜带出泥,这波“雷”似乎才刚刚开始。

    7月8日晚上,一份诺亚财富内部信在网络广泛流传,该内部信称有一个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向承兴国际相关方与京东贸易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

    随后,京东集团、诺亚财富、歌斐资产以及承兴国际控股分别对此发声。其中,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准备起诉承兴和京东双方,京东集团表示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7月10日,京东集团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近期警方在调证过程中,出具了多份所谓承兴与京东未结账款的确认函,经核实均为伪造。

    7月9日晚,“主角”承兴国际控股坐不住了,也站出来发声,极力撇清关系,表示“外界报道所指的广州承兴并非公司成员公司,公司与京东之间并无如该消息所称订立有关合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歌斐资产披露的信息,罗静在6月19日,也就是被刑事拘留前一日,将62.84%的股份质押给了歌斐资产等相关方。遗憾的是,股价暴跌后的承兴国际控股市值已经损失了超过80%,那么罗静质押的股份市值也会大幅缩水,相比于34亿元还有较大的差距,该笔资金能否成功收回显然要打一个问号。

    专家:供应链金融应收账款融资风险高

    应收账款融资是否造假是此次事件的核心和关键,而这场风波在一定程度上也反应了供应链金融在初期发展中面临的一些阻碍。中债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发布的研报显示,供应链金融的三种传统表现形态为应收账款融资、库存融资以及预付款融资,歌斐资产“踩雷”的34亿元为应收账款债权供应链融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的供应链金融还是相对初级的阶段,基本集中在应收应付款的转让,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盘活了企业存量资金周转,但并没有减轻企业融资成本,“很多企业都是通道的角色,最后出资者还是普通投资者,因此这些通道企业为了自己赚钱,快速转给下一手,可能会存在审核不严的情况。”沈萌指出。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告诉记者,供应链金融风险来自同一链条多元信息不对称等造成风控的不确定性。“在数字供应链环境下,数字化供应链上‘信用’交换(授信与增信)如果缺乏‘信物’支撑及对‘信物’的确权,供应链金融一旦遇雷就会沿着资金链产生连锁反应。”杨达卿认为,数字供应链时代,需要专业第三方参与或技术手段进行保障,而这方面还存在很多模糊地带。

    在杨达卿看来,应收账款是供应链金融的风险高发部分。“传统围绕链主企业的供应链金融,在风控等方面已相对完善,但基于技术等手段的供应链金融创新产品,缺乏匹配的风控手段保障,存在诸多隐患。”他认为,数字化供应链金融下的风险一方面来自供应链不完善,仍存在链上孤岛问题,导致穿透全流程的可信数据不足,风控或失灵;另一方面,金融科技手段在服务应用中的标准化、普及化问题为可信数据的可交换、可流转等带来障碍,影响风险甄别和风控落实。

    尽管有部分阻碍,但杨达卿依然看好供应链金融的未来,他认为供应链金融是产融结合,“我国经济无论是制造业,还是流通业,市场主体是中小微企业,他们的资金链问题在过去缺乏质押信物的情况下,多半存在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但在数字供应链时代,借助科技手段的增信服务等,可以降低中小微企业的供应链融资风险,这个市场还会得到大发展。”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