掏鸟16只被判10年半,当事人父亲表示将向最高法申诉

    红星新闻 2019-07-09 19:00

    2015年5月28日,新乡市辉县市法院一审判决,以非法收购、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闫啸天有期徒刑10年6个月,以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王亚军有期徒刑10年,并分别处罚金1万元和5000元。

    7月8日,备受关注的“大学生掏鸟案”有了新动态。当事人闫啸天的父亲闫爱民收到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申诉的(2017)豫刑申18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驳回申诉通知书”显示,经审查,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量刑适当。驳回申诉,望服刑息诉。

    ↑驳回申诉通知书

    该案的代理律师付建认为,本案的关键是鸟的数量至今没有查清,闫啸天掏鸟的时候有很多目击证人在现场,但是法院至今没有调查核实。

    闫爱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还会继续向最高法院申诉,“掏鸟16只,判刑10年半,这个结果我不服。我认为一是证据不充分,二是刑期太重。”

    掏16只鸟,被判10年6个月,罚金一万元

    据媒体报道,2014年7月14日,河南郑州职业技术学院大一学生闫啸天和同乡朋友王亚军,在河南新乡辉县市高庄乡土楼村掏了一窝小鸟,共12只。后来,闫啸天将鸟的照片上传到朋友圈和QQ群,有网友与他取得联系购买小鸟。他以800元7只,280元2只的不等价格分别卖给郑州、洛阳、辉县市的买鸟人。

    同年,7月27日,二人又掏了一窝,4只鸟。这4只鸟刚拿到闫啸天家就引来了辉县市森林公安局民警。第二天两人被刑事拘留,9月3日二人被批准逮捕。经鉴定,16只小鸟均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燕隼。

    ↑闫啸天受访者供图

    2015年5月28日,新乡市辉县市法院一审判决,以非法收购、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闫啸天有期徒刑10年6个月,以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王亚军有期徒刑10年,并分别处罚金1万元和5000元。2015年8月17日,新乡市中院二审维持原判。

    闫爱民收到的“驳回申诉通知书”载明,经审查,原判认定被告人闫啸天伙同王亚军猎捕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燕隼及隼形目隼科鸟类16只的事实,有被告人闫啸天、王亚军在公安侦查阶段的多次供述,一审开庭二被告人对犯罪事实当庭供认,公安机关从扣押闫啸天手机提取的隼鸟图片及在其家中查获的4只隼鸟等证据予以证实。

    “驳回申诉通知书”也对闫爱民的申诉进行了回复:你因被告人闫啸天犯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一案,对河南省辉县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和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不服,以“原判认定猎捕隼鸟只数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并提交证人郭方毫、郭泽亚等人证言予以证实”为由,向本院提出申诉,请求再审。经我院审查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量刑适当。驳回申诉,望服刑息诉。

    二审维持原判后,家属自首称向办案人员行贿

    闫爱民回忆,案发时儿子是放暑假回家,他和几个同学去距离村子5、6公里远的一条河里洗澡。“当时儿子和王亚军发现旁边杨树上有一窝鸟,于是两人找来梯子把一窝鸟掏了。他们并不知道掏的鸟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就是玩儿。后来他们把鸟的照片上传到朋友圈和QQ群,有网友联系他们,他们就卖了几只。”

    对于为什么儿子第二次掏鸟,闫爱民后来听儿子讲,森林公安发现他们在网上卖鸟后,假扮成买鸟人和他联系,称要买鸟,于是他们就又四处寻找,掏了一窝。“把鸟弄回来以后,他们打电话给买鸟人,结果就被抓了个现行,人赃并获。”

    ↑掏鸟的地方,受访者供图

    闫爱民说,从案发到现在他的生活都围绕着案子转,隔三差五就给高院打电话。一审判了10年半,二审又维持原判后,闫爱民觉得希望越来越渺茫。为了推翻案件,重新审理,二审之后,他和王亚军父亲主动向新乡市检察院自首,称曾多次给办案人员“送礼”,数额从几万到几百,最大一笔数额是3万元。闫爱民说,其中一位办案人员被判了刑,其他几位也受到处罚,但是案件不符合重审条件,没有重新审理。

    今年6月中旬,闫爱民去探望过儿子。他发现儿子的精神状态不错,从最初不服、后悔到现在平复了很多。“我在里面得抓紧学习,不能荒废了。”闫爱民说,儿子之前想学摄影,闫爱民给他送进去一套大学的摄影教材,他空闲就拿出来研究。

    ↑闫啸天父母

    对于申诉,闫爱民和儿子闫啸天有不同的想法。闫啸天让父亲把家庭照顾好,不要因为案子的事情来回跑,但闫爱民知道,儿子内心对判决结果不服。所以,闫爱民说他还会继续申诉下去。

    红星新闻记者潘俊文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