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港买保险排起长队 资金出境各有“路数”

    经济观察网 2019-06-01 08:11

    投资者需要擦亮眼睛看清楚——美元资产配置的那些事!

    5月中旬,在深圳工作的徐珊到香港保险公司买了一份美金的储蓄型产品,为自己的资产增值保值。

    此前几天,贸易摩擦再起波澜,徐珊看到美元指数走强,人民币再次临七关口,便产生了赴港买保险的想法。

    在香港一家保险公司做资深代理人的杨文最近变得非常忙碌,据她观察像徐珊这样赴港买保险的人渐渐多起来,连周末客人都排满了。

    进行海外资产配置,资金出境是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因为固有的外汇管制政策。一些保险公司和境外资产配置公司会提供一些辅助业务为客户进行海外资产配置提供便利——助其大额资金出境。他们往往会找些贸易公司或自己成立类似的企业,让客户直接在国内打人民币到这些公司的内地账户,让上述公司汇款到境外,同时向客户收取0.5%-5%之间不等的手续费,最快一小时就能兑换成功。

    不过,这种资金出境进行海外投资的手段并非毫无法律风险。近日国家外汇局通报了17起外汇违规典型案件,其中包括有数家贸易公司使用虚假提单,虚构贸易背景对外付汇;有个人向他人账户支付数亿元人民币,私自购买外汇,用于在境外购买房产等。

    与此同时,市场主体也需要思忖:何谓真正意义上的合法合规之资产保值增值。管理层就汇率问题,亦多次发声,安抚市场情绪。“目前虽然汇率出现一些偶发性超调,但市场状况是平稳的,没有也不允许‘出事’。”5月23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刘国强对媒体表示。

    刘国强指出,下一个阶段外部形势错综复杂,涨、跌因素都有,但我们有条件、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图片来源:摄图网

    又见赴港买保单升温

    问题是,市场主体或投资者能感受到央行之良苦用心吗?

    因为毗邻香港,徐珊身边的朋友有在香港配置一部分的美元资产,而她则一直在犹豫,一来是因为懒得过境去香港,二来想着可以投资的钱也不是很多,真正让她下决心投资始于2018年人民币的持续走软。

    2018年贸易摩擦升温,人民币汇率波动较大,进入8月人民币兑美元一度跌至6.8、6.9,濒临“破7”关口。当时徐珊的朋友都让她赶紧把人民币兑换成美元,可那时她想着因为人民币贬值,即便是两千元美金,在人民币兑美元分别是6.9和6.2所需要付出的人民币成本相差几百至上千元,徐珊又打退堂鼓了,想着等人民币稍微升值一点再投资美元。进入2019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势如破竹,到了3月,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一度升破6.67关口。徐珊感觉这一波人民币可能有持续升值的态势,没想到4月人民币又回调了一些,而到了5月人民币持续走弱,再度临“7”关口。

    其实,“心情随着人民币波动而波动的客人很多。”杨文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大概5月初的时候客人就已经挺多了,有一次客人从缴费中心排队到楼下电梯口,投保量还一度导致系统瘫痪,她没想到周末来公司买保险的人很多,大楼内人潮涌动。她说,还有个客户说要6月1日这个周末过来,但是她当周基本都排满了,还不知道怎么办。

    普益标准研究员于康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就目前国际市场情况来看,美元的安全性、稳定性、流动性相对较好,在预期美元对人民币的升值的情况下,可适当购入美元理财产品,避免资产缩水。此外,对于近期有美元实际需求的投资者,比如出国留学、旅游、购置海外房产等,也可选择配置一定量美元理财产品。

    “辅助业务”

    到香港缴纳保费,就需要把资金汇到香港;到期赔付或者储蓄产品的收益保险公司会开具美金支票给客人,而有些重疾险保单赔付额达10万美金,即便在香港兑换好,资金也需要入境。而根据外管局规定,对个人结汇购汇实行年度总额管理,年度总额分别为每人每年等值5万美元。

    不过,徐珊只投了5千美金的储蓄型产品,在总额范围之内。除了外汇管制外,到香港缴保费在支付通道上也有限制,徐珊的代理人告诉她,中国银联就禁止以银联为支付渠道缴纳香港保费。2016年银联国际为了进一步规范境外保险类商户受理境内银联卡,发布了《境外保险类商户受理境内银联卡合规指引》。据了解,《指引》主要内容包括:一是境内居民在境外购买与意外、疾病等旅游消费相关的经常项目保险,可以使用银联卡支付;其他保险项目严禁使用银联卡支付。二是严格落实外汇政策规定的境外保险类商户单笔交易不超过5000美元或其他等值外币的消费金额限制。

    目前对于小额的缴费,可以通过直接交现金、万事达卡或者visa卡三种方式。徐珊从代理人那里了解到也可以三种一起用上,一半刷卡,一半付现金,几张卡同时用也是可以的。

    如果超过额度和限制,资金是否不能出入境呢?“你可以直接在国内打人民币到一个内地交易账户,我们打美金到你所需要的外币账户就可以了,前提是你要有一个外币账户。有些贸易公司有这方面的需求,通常就是客户打过去,贸易公司就会汇款,一般速度都很快。”杨文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有时候这些公司会赚大概0.5%左右的汇率点(例如汇款50万,手续费就是50*0.5%),有时候如果对方也需要人民币就会好一些,不用多收0.5%的手续费。

    经济观察报记者调查发现,除了上述机构有“路数”帮助客人资金出境外,有些专门做境外资产配置的中小型机构也有类似“业务”,这些公司的业务包括环球基金、遗产信托、海外地产、投资移民等。一位在港资背景机构工作的投资经理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一般对于有资金出境需求的客户,他们首先会告诉对方买三个月的债券,这种可以出具正规合同;但如果客户比较急迫需要把资金汇到海外或者并不想购买产品,就需要提前一天提需求,第二天早上公布汇率后再办理,一般一小时左右可以汇到海外户口。

    据调查了解,他们会在交易之前就收手续费,大概是交易量的1%-5%(即汇100万要给他们101-105万),其中1-5万块就是手续费,此外的100万他们会兑换成客户需要的币种并汇到客户相应的海外账户。“汇款的渠道就是利用内部人开设的公司,均持有正规牌照,公司是合法运行的。”上述投资经理说道,不过上述资金转移的方法一般都只是作为一种辅助的业务给客户提供,而大概的操作方法也与上述保险机构找的贸易公司类似,即客户只需要在境内转款到另一个国内账户即可。

    资金出境如此,入境时也类似。

    机会与风险并存

    于康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对于境外资产配置应考虑以下三点:首先要注意汇率风险,不能只留意短期的汇率,要关注长期的汇率走势。其次,要考虑购汇成本,人民币兑换美元有一定限制,在时间成本上,购买美元理财产品并没有太大的优势。再者,进行海外资产配置时要关注底层资产配置情况,应契合自身风险偏好和多元资产配置需求,避免盲目跟投。

    对于于康提到的第二点,杨文给记者支了招,为了避免汇兑损失,可以在人民币升值例如每年初结汇量大的时候先把人民币兑换成美金,然后放在香港账户里,等保费续期的时候直接扣费。

    除了像徐珊的白领外,国内的高净值人群也在关注着海外资产配置机会。作为海外资产配置的主力,中国高净值人群正快速扩张。瑞士信贷银行发布的《2018年全球财富报告》数据显示,中国2018年身价超过百万美元的人数超过348万,仅次于美国,位列世界第二。瑞士信贷还估计,这个数字将在2023年突破546万人,这意味中国的百万美元高净值人群将会在五年之内增加60%。

    高净值群体渐渐地开始认识到投资单一币种风险大,将资产进行多元化配置,才能够真正达到避险的目的。似乎全球资产配置是对冲风险的首选。一旦未来出现“黑天鹅”,单一的投资方式恐令投资者损失,因此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者选择进行全球资产配置对冲风险。

    如果投资者的主要积蓄都在国内,想要资金出境进行海外投资并非毫无法律风险。5月20日,国家外汇局通报了17起外汇违规典型案件,其中包括有数家贸易公司使用虚假提单,虚构贸易背景对外付汇;有个人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有个人向他人账户支付数亿元人民币,私自购买外汇,用于在境外购买房产等;个人利用若干名境内个人的个人年度购汇额度,将个人资金分拆购汇后汇往境外账户。

    而值得一提的是,按照刘国强的话说,当前外部环境暂时出现的不确定性,不过是中国发展进程中的一道坎儿,不会影响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我们对汇率波动并不陌生,近年来在应对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政策工具储备充足,我们将进一步加强宏观审慎管理,稳定市场预期。

    也因此,投资者需要擦亮眼睛看清楚——美元资产配置的那些事!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高亦枫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