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只债券违约背后的制造业困局:民企债被“歧视”状况仍存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9-05-22 06:54

    截至2019年5月21日,今年新增违约主体共21家,新增违约主体中有12家来自制造业,占比57.14%。

    图片来源:摄图网

    今年以来,债券违约之势有增无减。

    根据同花顺统计,今年截至目前已有36家主体的65只债券出现违约,违约金额达到360.66亿元;而去年全年是52家,违约金额890.88亿元。今年新增违约主体21家,其中12家来自制造业。

    违约增多的同时,债券发行出现困难。年内已有236只债券推迟发行或发行失败,涉及199个主体,涉及资金1843.41亿,制造业依然占据大头。

    新增违约主体近6成来自制造业

    5月20日晚间,金洲慈航披露,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下称“大公国际”)决定将其主体信用等级调整为C,“17金洲01”信用等级调整为C。评级之所以被下调,和债务未能如期兑付不无关系。

    5月16日,金洲慈航公告称,“17金洲01”申报回售的债券于2019年5月15日到期,金洲慈航需于当日兑付“17金洲01”的本息共计1.3988亿元。但由于流动资金较为紧张,金洲慈航未能如期兑付“17金洲01”本金和利息,已经构成实质性违约。

    2018年财报显示,金洲慈航业绩大幅下滑,当年营业收入104.8亿元,同比下降10.41%;利润总额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由盈转亏,分别为-31.04亿元和-28.47亿元,经营性净现金流为-30.38亿元。2019年一季度,金洲慈航营业收入为5.89亿元,利润总额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9亿元和-8.05亿元,经营性净现金流为-11.71亿元。截至2019年3月末,金洲慈航资产负债率为81.24%,较2018年末大幅提升。

    业绩大幅下降的同时,金洲慈航的2018年财报还被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非标准保留意见。

    大公国际认为,金洲慈航偿债来源持续弱化,且债务压力加大,偿债能力明显恶化。

    债券违约之势继续延续,根据同花顺统计,今年以来有36家主体的65只债券出现违约,违约金额达到360.66亿元。从违约地区来看,安徽省、山东省和北京市债券违约数量位居前三甲,分别是9只、8只和6只。

    截至2019年5月21日,今年新增违约主体共21家,新增违约主体中有12家来自制造业,占比57.14%。

    图片来源:摄图网

    “今年1至4月制造业投资增速同比增长2.5%,增速回落2.1个百分点,表现不及预期。从各行业的表现来看,金属制品、纺织、食品、通用设备、化工投资增速下降幅度较大。影响制造业的因素有两个,一是贸易摩擦加剧出口下滑,其中纺织、食品、通用设备扰动较大;二是环保设备升级带来的投资边际出现回落,影响了化工相关制造业的投资增速。制造业受到明显冲击,债券出现违约的概率增加。”华南一家大型私募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他认为,今年债券违约趋势有增无减,“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有可能是企业确实经营不善或外部环境不佳,导致无法履约;也有可能个别企业浑水摸鱼逃废债,因此还需仔细甄别。”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已经有偿付行为的违约债券有6只,其中4只为全部偿付,2只为部分偿付。

    236只债券取消发行

    违约导致债券发行遇冷,今年以来已经有236只债券推迟发行或发行失败,涉及199个主体,涉及资金1843.41亿,制造业仍占据大头。

    比如,5月上旬合力泰表示,鉴于近期市场波动较大,经与投资者协商一致,决定取消本期超短期融资券的发行。取消债券原本的募资资金为2亿,用于偿还下属子公司江西合力泰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比亚迪电子部品件有限公司和深圳业际光电有限公司银行借款。

    “本来准备今年6月份发一只短融,不过和承销商沟通之后还是准备放弃了。目前市场环境较为悲观,拿券的积极性很低,如果强行发行,可能面临认购不足的窘况,既然这样不如再等等看,等到市场回暖,信心恢复的时候再发。”深圳一家制药企业的财务总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招商证券认为,目前取消或者推迟发行的债券有几个特征:一是,取消发行,由短融切换为中票;二是,低等级发行人融资渠道被动收窄。一方面,配置的结构化倾向使然;另一方面,低等级发行人间接融资优势不大,对债务融资依赖性强,这也促使该类发行人不得不面临再融资压力的抬升;三是,民企债被“歧视”状况有增无减。

    与之相呼应的是,银行对制造业的贷款不断创下新低,如2018年工商银行制造业贷款余额是1.57万亿元,相比2017年的1.62万亿元,减少约500亿元;建设银行制造业贷款从2017年的1.32万亿元下降至2018年的1.26万亿元。

    图片来源:摄图网

    一家城商行负责人表示:“我们银行这几年的不良主要都集中在制造业。制造业的不良明显高于其他行业,这可能也是经济转型的阵痛,特别是一些传统产业,如钢铁、煤炭和化工行业出现较明显的萎缩,对这类企业的贷款起码要三级以上的审批,但即使这样仍难以做到万无一失。”

    “近期债券违约事件此起彼伏,信用环境相对恶化。银行将表外业务并入表内,带来信贷生态环境的改变。大型国有企业过去可以在银行轻易借到资金,现在也可以。民营企业、部分地方融资平台过去在银行难借到钱,需依靠理财产品、资管计划取得资金,但表外融资受限后,他们在银行的表内贷款上仍然难以借到资金。换言之,由于银行表内贷款与表外业务的风险容忍度大不一样,表外业务回归银行资产负债表内,意味着相当一部分企业的融资渠道被堵死了。很多企业习惯于用短期融资去解决长期投资的资金需求,一旦无法借新还旧,资金链便面临断裂的窘境。在债务违约频频,以及资金面有所收紧的背景下,债券违约以及发行失败或成常态。”瑞信董事总经理、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 叶麦穗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