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石屹与他的“西安徒弟”……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5-10 16:45

    每经记者 秦风    每经编辑 师安鹏    

     

          

                           ▲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王朋 摄

    见到潘石屹的时候,他身着白衬衣,外加深色西装,标志性的笑容照顾到在场所有人。

    这是近半个月前的周末,潘石屹出现在西安蓝田一处山脚下的私宅里。恰逢西安几天连阴雨,虽时近五月,依旧有些清冷。

    在外人看来,这个56岁的男人仍是中国地产界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他的一言一行,都会引来无数关注。他创立的SOHO中国,多年来始终占据着国内房地产行业的一席话语权。

    也有人不解,这位大佬为何始终执着追求地产之外的身份?微博达人、摄影师、甚至乐此不彼地出书。今年,他郑重其事地宣布,要当一位木工……

    王石说:“尽管小潘还没有到退休的年纪,但至少做了自己热爱的事,这非常非常重要。”

    这次西安之行,潘石屹很是低调。他的一件作品要在蓝田山脚下进行首展——即便在西安,也并未有多少人知晓。

    展览的不是SOHO的商业地产,也不是他的摄影。而是宣布入行木工后,他制作的《爸爸妈妈》木作。作品的设计者,正是蓝田这栋私宅的主人马清运。

    马清运称潘为自己的“师父”。老潘坐在沙发一侧,拍了拍手,“你说得很好。”

    01

    上次见马清运,他端着红酒杯扭着舞步的印象让人深刻。

    这次来到他的老家蓝田,在“父亲的宅”里,依旧是略显张扬的穿着。一身浅绿色的复古西装,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的皮鞋由上次的红色换成了黑色。

    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着装很是在意。

    “父亲的宅”是一栋极具特色的宅院,隐匿于山野之间,处于秦岭山脉、巴河与白鹿原三者的交汇之处,被称为全球100个最伟大的建筑之一。

    是马清运给自己的父亲设计建造的,他将其称为玉山石柴。如今,“父亲的宅”这个称呼更为人所知。

    窗外,是五月依旧氤氲微凉的玉山,是满围着宅子四周栽种的葡萄园。斜风细雨,冒尖的绿植摇摇曳曳。

    如今,马清运的父亲早已不在此处居住,由于前来参观的人数众多,这里成为了马清运常驻的地方,是与亲朋吃饭聊天的绝佳之处。

         

                         ▲ “我爸我妈”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朋摄

    今年,他决定在宅院一层办一个永久性的主题展览,主题就是“我爸我妈”。

    某一天,突然发现父母已经年长,他们仍然很伟大,但是形象已不再优美。将他们刚刚恋爱那会的照片拿出来展示,把他们带回我们所没有记忆的或者失去的那些时间里。

    在将自己父母年轻时模样画出来的时候,马清运把一大家子请来,“每个人都哭了,不是那种伤心的哭啊。”

    在他看来,这事很有意义。为此,他开始给周围一些朋友推广这个想法。“朋友们觉得这个很好,后面冯仑、张艺谋、顾长卫都会加入进来,让父母年轻时候的美在这里绽放。”

    首个响应的,就是“师父”潘石屹。

    02

    潘、马两人之间的私交很好。

    多年前,马清运与SOHO中国在项目设计上有过合作。

    用马清运的话说:“开发商与建筑师应该是一个互相成全的过程。但很多时候,结果并非如此。潘总把这个处理的很好,这是需要大智慧的,而且大家合作完了之后都成了好朋友。”

    潘石屹对马清运也很是欣赏,在很多场合里,对马清运等中国这些优秀的建筑师称赞有加。

    多年前,潘石屹开始玩摄影。马清运送了一台比较贵的相机,让后者很是惊讶。马清运“较劲”:“你不要老觉得设计师是穷人,一个相机还是买得起的……”

    在他俩的描述里,与人相交,感觉很重要。“我跟潘总、张欣在一些活动上聊天,大家不会觉得不自在,相处起来恰如其分。”

    潘石屹在聊天始末,则始终称呼马清运为“马老师”。

          

                               ▲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在马清运口中,潘石屹才是他的“师父”。

    作为一位建筑师,马清运的总结是,如果“理想比钱大的时候”,就得学会“忽悠”银行;另外,在涉足红酒等其他领域后,如何把社会声誉转化成销售,以及对于产品的营销等等,都是需要一位好师父带着的。

    潘石屹,正是最合适的人选。这位师父,对马清运也是支持良多。

    近年来,潘石屹为老家甘肃的农业项目频频“站台”,像“潘苹果”之类的。

    而马清运在蓝田的农业项目上,也有不少想法。“我们对小镇的这事还有共同的认识,比如说成立一个田园基金,然后做不同的项目,实现产品的增值和销售。”

    03

    今年2月,潘石屹在微博上宣布,自己要做一个木匠,“听锯子锯木头的声音,看刨子刨木头的刨花。”

    这把不少同事吓了一跳。

    当初说做摄影,弄了一个专业的摄影棚,后被人说成一个被卖房子耽误了的摄影师;今年还做了一个 “潘谈摄影间”的对话类节目,像牟其中、柳传志,都成了嘉宾……

    如今这要做木工,要不要找个老木匠,一起做雕花做结构?

    潘石屹一听急了。在他看来,这是小时跟着父亲做木活的记忆,也是内心寻求内心平和的途径,“作品不追求商业、也不追求艺术,只为唤起人人心中的那份美好和温暖的情感。”

    没多久,他用竹子做了第一件木工作品“箪”(瓢类盛器)——“中国文化中最深的学习榜样,几千年沿用一个标准,就是君子的标准。孔子对他最得意的学生颜回,说的一段话就是君子的标准,和物质没关系,快乐是第一位的。”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做成之后,他开始在微博上广而告之箪的去处。

    潘石屹将其中一个送给了任志强,“有人抢了一个我做的箪后说:‘我有烟灰缸了’。 ”

    虽说不追求艺术,但在工具、材料以及作品的细节上,潘石屹很是看重。完成后的作品,也是小心翼翼,送了几位友人。

    “我心目中,只有两个朋友够君子这个标准,任志强算一位。”聊起这位多年的老友,他忍不住又调侃了两句:“任志强的话天天愁眉不展的,快乐(距君子)差一点,说话人特不爱听。但是他打死都不会说一句假话。”

    04

    潘、马的合作,这一次在建筑设计之外。

    听闻马清运在做“我爸我妈”主题展,潘石屹答应用自己的木工作品来支持。

    两人的对话也很有意思——

    潘:“你能为我设计木头的东西,就叫我爸我妈。”

    马:“你用数字为爸妈赋予一种只有你知道的意义,不要告诉我理由。”

    潘:“母亲是1,父亲是3。”

    ……

    首展当天,两人坐在一起,才互相揭晓了彼此之间的默契。

    潘石屹说:“在我的心目中,我理解妈妈是一维的,这个维度就是爱。我觉得我妈妈把爱给了我们,把爱给了周围的人,比起她的学识这些东西来说都不重要;而我父亲就是坚强勇敢有能力,是多维的。三维世界构成一个完美的世界了。”

         

                       ▲潘石屹的“我爸我妈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朋摄

    最后出来的作品,其实比较抽象,但这师徒俩都很满意。

    父母的印记,是这两位西北汉子负重前行的“包袱”,在两块木头中得到了释放。

    “潘总这一次响应,是最令我感动的。他肯定知道到玉川来办展览意味着什么,这是乡党的情分,乡党的感受。”马清运这次并未起舞,而是与潘师傅做了下拥抱。

    其实,无论身份如何转变,潘石屹的最大印记依旧是地产商人。

    有人问对西安的认知,他哈哈一笑,“这是一座伟大的城市。”

    事实上,潘石屹与马清运有着明显的不同,甚至有些内敛——是“我爸我妈”让他们一起站在了聚光灯下。

    (封面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