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守艺人”商户:我们并非蹭热点,希望她正面回应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4-23 22:38

    每经记者 谢婧 吴凡    每经编辑 文多    

    近日,西安奔驰女车主维权事件的视频热传后,有商户认为这位女车主王倩(化名)就是在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竞集公司)担任要职的薛某,而这家公司和他们有经济纠纷。

    按照商户们的说辞,竞集公司在上海爱情海购物公园外街租赁2000多平方米的场地后,创办了“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项目。广场自去年6月15日开业后,“竞集守艺人”正常运营仅不到3个月,竞集公司及薛某等相关人员就“失联”了,没有了运营者,美食广场的经营也难以维系,去年9月,商户们被迫停业。直到商户们从网上看到了视频,才算找到了这家竞集公司的一点线索,而且有商户称,西安奔驰维权女车主就是对他进行招商的人。

    为进一步了解事情的经过,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了商户们口中的“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并咨询了律师,了解商户们的说法。

    “守艺人”正常运营不到3个月

    尽管走访当天日头高照,但或许是久未营业,“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显得昏暗。透过玻璃向内看去,各家商铺的牌匾还清晰可见,内部桌椅已布满灰尘、摆放杂乱无章。只是外部的宣传画报上,还印有18家商铺的名字。记者遇到的一位商场工人称,她于今年春节后开始在该商场工作,但从工作至今,从未见到这个美食广场开过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随后遇到了商户何先生(化名)、供应商刘先生(化名),希望从他们口中了解双方的纠纷经过。

    NBD:你是怎样认定西安奔驰女车主王倩是薛某?

    商户:我们是从西安“奔驰(车主)维权”视频里看到她的,通过视频里的样貌、声音认出了她。(而且)奔驰维权事件里签字的字迹,与我们合同上的字迹都一样。

    NBD:你们与王倩的合作契机是什么?

    商户何先生:我是在2017年底认识王倩的,她是我朋友的一个客户,他知道王倩在上海操作“竞集守艺人”项目,同时得知我想要做餐饮,然后就把我介绍给她了。随后王倩就对我进行招商。

    王倩当时表示要做一个美食博物馆,将西安成功运营的“守艺人”美食广场复制到上海来,也给我们出示了西安“守艺人”很多照片、视频。(资料)看起来很不错,再加上我们前期和她接触后,非常信任她,就与她所在的公司签订了合同。

    供应商刘先生:我是一家设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一开始是王倩的朋友将我引荐给她的。王倩说这边有个装修项目,让我们看一下图纸然后报价,合适的话就跟我们签合同,然后在我们报价后的第二天,他们就通知我们过来签合同。

    NBD:那后来在进驻“竞集守艺人”项目的过程中,出现了哪些情况?

    商户何先生:在装修过程中就已经出现很多问题,比如竞集公司没有根据相关的要求来规划每一家厨房的面积;其次,排烟的排风量,包括地台高度、地漏等方面都存在较大问题。我们发现了这些问题,在开业之前对他们提出了诉求,却没有得到解决。

    在经营的过程中,由于正处于夏天,美食广场内部设施不完善,十分影响客人的用餐体验。他们的空调用的都是水冷空调,因为它(指美食广场)的电容量是很差的,可能多开一盏灯,整场都要“爆电”,每天“爆电”十几次。客人到这里清一色的感受都是“热爆了”,(何先生出示了一些点评网站上的评价)“我热得妆都花了……我对这里的差评不是因为东西不好吃,是因为这里真的太热了。”

    NBD:“竞集守艺人”开业后正常运营了多久?运营公司的“失联”,对你们造成了多大损失?

    商户何先生:从去年6月15日开业后,我们正常运营了快3个月,去年8月底开始联系不上她。我与竞集公司签订的合同金额是29.5万元,但是我进驻之后自己要买设备,自己要聘请员工,以及给员工租房等,总的算下来,损失其实是难以量化的。

    其次,就我个人而言,我本来辞了职来专职创业,但这件事没做成功,自己原来的工作轨道也回不去了。但我已经有了团队,还要维持团队的运营,有更大的投入、更多的事情要做,却遇到了这种事情。

    NBD:刘先生的情况?

    供应商刘先生:我们负责5楼的商户装修部分,包工包料,商户的装修已经完成。但竞集公司因为未付尾款,在去年6月与我们签订了一份还款协议书,约定分期还款。还款期是从2018年7月份开始,还款协议书签订后,竞集公司只还了一期的钱。

    目前竞集公司共付了3笔款,分别是合同的第一笔款是14.35万元,第二笔款的10万元,第三笔就是签好还款协议后的第一期分期款2万多元。现在我们结算下来,他们总共还欠我们21万多元。

    希望她站出来正面回应质疑

    记者随后还去了“竞集守艺人”办公场所,发现这里的办公桌椅同样摆放无章、布满灰尘,随处可见散落在桌面和角落的名片、发票等资料。

    NBD:在发现联系不到王倩后,你们采取过哪些维权手段,是否有报案?

    商户何先生:我们打过电话给上海12345、附近的派出所,去了经侦部门,但是最后并没有立案。因为报警后,警察跟我们说受限于现在手上的证据,该案属于经济纠纷。

    NBD:为何不采取法律诉讼手段?

    商户何先生:开业仅两个多月就与他们失联了,我们都忙着好好做生意,根本没有这个心理准备,更没有做好证据搜集的准备,所以证据很少,况且涉及那么多商户,他们欠我们的费用合计好几百万,打这种经济纠纷的官司是要按照案件标的来进行费用支付的,也就是说我要花了几万元钱去支付这个案件费用,而且打官司还需要很久,也存在打赢了官司还拿不到钱的可能性。况且,我们现在很多小商户经营出现问题,维持基本生计都很困难。

    NBD:为何选择此时发声?

    商户何先生:其实之所以等“西安奔驰车主维权”这件事情尘埃落定之后,我们再站出来发声,(首先)是因为我们不希望我们是借着西安奔驰的热点来做这件事。一码归一码,而且我们真的是因为本次维权事件才找到失联已久的她。

    其二,我们希望大家能够公正客观地来看待这件事情。我觉得奔驰(相关4S店)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她为自己维权那是应该的,但刚好维权的女车主也是我们的“被维权人”,所以我们希望站出来去维权,而不是说我们来蹭热点,我们真的是很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得到一个公正的看待。

    其三,我们希望拿回属于我们的钱,还希望还公众一个真相,因为现在网上说我们是谣言是诽谤,我们不能亏了钱又没了清白。

    NBD:你现在的诉求是什么?

    商户何先生:我们的诉求是,其一,希望她能够站出来,正面回应我们的质疑,不要以“让律师联系”来进行搪塞。如果她觉得我们是在污蔑她,请用她维权时候的行为和态度来维护她自己的名誉权。

    其二,如果她承认有这样的事情,我希望她做一个有担当的人,到上海或者一个中立的地方,来给我们把这件事情解决掉,具体怎么解决我们可以商量,但至少她解决问题的态度要摆出来。

    其三,我们希望公众能够客观公正地看待维权事件与我们的维权行动,一码归一码。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