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狼”的钱途与许老板的“自我救赎”……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3-11 09:24

    每经记者 苏清河    每经编辑 毕华章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

    中甲开战在即,陕西大秦之水队将坐镇渭南,迎战远道而来的黑龙江FC队。

    过去一个月,对于“西北狼”而言,比坐过山车刺激多了——中甲球队延边富德,因欠税问题破产解散。馅儿饼突然从天上掉下来,原本冲甲失败的大秦之水队,作为递补,阴差阳错进入中甲。

    球迷欣喜若狂,奔走相告……

    但足球是个烧钱的活儿,从中乙到中甲,烧钱规模不可同日而语——馅儿饼好看未必好吃,延边富德即前车之鉴。

    据说,仓促之间,球队引援工作还不错,毕竟操盘手许宏涛曾号称“中国足球第一经纪人”。

    其当年因参与假球锒铛入狱,如今苦心经营“大秦之水队”,面对征战中甲、运营烧钱的种种压力,又将书写怎样的故事?

    01

    2009年的《焦点访谈》,有一期题为《金钱操纵下的球赛》,许宏涛现身说法。

    其身着橘色囚服接受采访,相比其他人的痛哭流涕,许表情淡定。聊起足球,一如从前,侃侃而谈。

    许宏涛,曾留学英国,又名托尼许,正儿八经的西安人。

    熟悉中国足球的人,对他应该不会陌生。

    据说,其年轻时开过服装厂,留学归来后,做了李铁、孙继海、郝海东等球员的经纪人,逐渐收获“中国足球第一经纪人”的美誉。

    李铁当年转会埃弗顿,就出自其手笔。

    不过,被媒体乃至公众广泛关注,却是后来的事儿。

    2007年,时任成都谢菲联董事长的许宏涛,斥资50万元,与时任青岛海利丰领队刘红伟策划一场假球,让球队得以成功冲超。

    后来东窗事发,许宏涛被判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还被中足协罚了5年禁足期。

    一夕之间,知名俱乐部董事长,沦为阶下囚。

    ▲图片来源:摄图网 ​

    现在回头看来,许对足球的执着,的确有股子陕西人的倔劲儿。

    数年后,其将目光落回家乡西安,与人联手,成立陕西捷马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但当时尚处禁足期的他,无法参与任何与足球有关的业务。

    为了能够在熟悉的领域继续长袖善舞,次年11月,陕西捷马体育的股东信息中,许宏涛的名字变更为张新宇。而在半年前,陕西长安竞技足球俱乐部(长安竞技)已悄然注册,张新宇即股东之一。

    此后的事,便明朗许多。

    作为曾经的“中国足球第一经纪人”、甲级联赛球队董事长,许宏涛自然深谙球队运营之道。而事实上,长安竞技从丙级联赛开始,一路过关斩将,如今递补中甲,表现也的确不俗。

    02

    在中国,玩足球是烧钱的活儿,甚至放眼全球,如曼联这种盈利俱乐部,也是寥寥可数。

    从中乙到中甲,烧钱规模的陡增,对许宏涛和长安竞技俱乐部来说,是不小的考验。

    说到这儿,就有必要先来大体了解一下,长安竞技在中乙时代的收入规模。

    一般来说,足球俱乐部的收入,至少包含四方面——球票、球迷商品、电视转播权和广告收入。

    球迷商品和电视转播权,中乙层面的市场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许宏涛直言,球票收入仅勉强维持安保,主要还是靠广告赞助。

    有意思的是,长安竞技成立三年来的赞助商,多数具有国资背景,例如西凤酒、秦农银行和陕西水务集团……

     

    ▲图片来源:摄图网 ​

    赞助规模有多大?来看一组数据。

    据此前西凤酒招股书,从2017年至2019年,集团共赞助长安竞技1200万元,平均每个赛季400万元。

    至于秦农银行与陕西水务集团,粉巷君(ID:nbdfxcj)未能获取其具体赞助数据。

    不过,大致还是可以有个印象的。

    一份陕西水务集团的发债信息显示,集团2017年净利润为4100万元,公司水饮品前期投放产生了2400万元的广告费。

    大秦之水,正是其子公司开发的一款矿泉水。

    但略显尴尬的是,该饮用水销售半年,营业收入仅200万元。

    再参照此前中乙球队冠名,内蒙古草上飞曾作价100万,当然,也有狮子大开口要价数千万的——就此而言,整体区间范围,想来不难猜测。

    除了本土企业支援,2018年,长安竞技也吸引了李宁的关注,但只是装备赞助商。

    梳理来看,长安竞技的广告赞助规模,基本符合中乙俱乐部的千万级特征。

    03

    进入中甲后,面对这个门槛更高的烧钱市场,压力陡增,大秦之水队接下来怎么应对?

    这也是大家所担心的,有球迷在网上留言,“当年大连超越中乙联赛一年投入3000万。到了中甲一个赛季5000万都难以为继,不得不寻求新的赞助商。不知道西北狼这次能不能撑住,我们不想空欢喜。”

    担心不无道理。毕竟,有前车之鉴。

    四川安纳普尔那,不久前便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中国足协规定的联赛准入材料提交时间进入倒计时,该俱乐部还因2000万的资金缺口,差点失去甲级联赛的资格。

    回头再看大秦之水队,中甲的备战情况还算乐观。

    据悉,球队已引进奥斯卡、阿尔比等3名外援和7名内援,陕西足协等官方机构,亦表态支持其发展。

    甚至,大秦之水今年的主场定在渭南,西安火车站还专门开通了球迷专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

    可资金依然是悬在俱乐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足球烧起钱来没有底,尤其近年来“金元足球”盛行,市场行情水涨船高。

    一般的中乙球队,一年需要2000-3000万元。中甲级别5000万打底,动辄上亿。中超等高级别赛事,则更甚。

    四川安纳普尔那俱乐部董事长何亚平,对此深有感触。

    他在一次媒体见面会上公开表示,如果要在中甲站稳脚跟,每年需要投入1亿至2亿元。如果要冲超,则需8亿至10亿元的投入。

    面对如此行情,许宏涛在接受本地媒体采访讲,“钱少有钱收的办法,我们走的就是比较务实理智的路线。”

    翻开长安竞技的微博,最近一条更新状态,吸引了上百条的评论,十分热闹。

    虽说都是祝贺期待之词,但也有人不免有着同样的担心,期望其能与更多的陕西巨头合作……

    未来的征程如何,战法如何,还需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