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永定:“维持人民币对美元稳定”要谨慎 汇率的弹性应加强而不是削弱

    第一财经 2019-02-27 22:47

    余永定称,中国可以承诺,不会通过直接干预汇市使人民币人为低估从而获得出口竞争力。但在“维持人民币对美元稳定”的问题上需要谨慎。对中国而言,重要的是“继续坚持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改革”。

    6.8,6.75,6.71,6.68……2月25日,人民币跳空大涨200点,近120天内涨近3000点。美联储暂停加息、贸易摩擦缓解等外部因素加上市场交易行为推动了人民币不断走强。此时,各界更为关注,中国央行是否需要在未来维持人民币对美元或一篮子货币稳定?

    中国可以对国际社会承诺,不会通过直接干预汇市的方法来使得人民币人为低估、从而获得出口竞争力,但对于长期维持人民币稳定则需要谨慎。对中国而言,更重要的事情在于,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继续坚持汇率市场化改革,人民币汇率的弹性应该加强而不是削弱。”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原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

    他也表示,2018年外部不确定性导致外汇市场震荡,人民币也出现大幅波动。最近一年多以来,央行逐渐停止了对外汇市场的常态化干预,中国的汇率制度已经具有越来越明显的浮动汇率的特征。

    货币低估、贸易顺差无益经济长期发展

    多年来,美国政府一直担心中国通过货币贬值的方式来获得出口竞争力,不过余永定认为,这种担心完全不必要。

    在他看来,人民币多年来被低估,这在过去支撑了中国的贸易顺差。“在一段时期内,贸易顺差在某些方面有益,但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对资源的跨境、跨时配置,对中国国民财富的积累并不一定有利。”

    从1993年开始,当时中国人均GDP仅400美元,中国一直对美国保持贸易顺差。同时,中国也在吸引着大量外商直接投资。余永定表示,“出口导向型创汇经济”的主要问题是导致了一个“畸形”的海外资产负债结构。由于长期维持“双顺差”,尽管中国拥有近2万亿美元的海外净资产,但因负债(主要是外商直接投资)回报率较高,资产(主要是以美国国债为主的外汇储备)回报率较低,因此,尽管中国是全球其他国家的最大债权人,但中国在近十年来投资收入都为逆差。

    2005年7月21日,央行宣布人民币与美元脱钩、小幅升值,实行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到2013年,人民币对美元升幅总计35%。同年,中国经常账户顺差占GDP比重从2007年的峰值10.1%降至2%。至此,中国的国际收支不平衡基本得到纠正。

    从2014年开始,中国国际收支平衡出现新的重大变化。余永定提及,由于资本管控的变化,中国资本账户对于国内外经济状况的反应更为敏锐。随着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变化,自2014年二季度开始,中国资本账户时而会出现大幅逆差。在一些季度中,由于资本账户逆差大幅上升,尽管依然保持贸易账户顺差,中国却出现了国际收支逆差,人民币贬值预期开始出现。

    汇改并非人为推动贬值

    2015年8月11日,中国央行宣布对人民币中间价报价机制进行改革。

    余永定一直对8月11日的汇率改革持肯定态度。他认为,汇改是出于多重考量: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满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所设定的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的标准,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央行要推动人民币向更自由浮动的汇率机制转型。

    在境外媒体的一次采访中,美联储前主席耶伦提及,2015年夏天中国决定要以货币贬值的方式,来部分抵消此前人民币被动升值的压力。

    “我认为,耶伦对中国央行2015年汇改的意图描述是不准确的。真相是,人民币大幅贬值只是结果,而触发因素在于,时机不巧的汇改强化了本来并不强烈的人民币贬值预期,而贬值预期导致资本外流。”他称,汇改之前,多数人预期年内人民币汇率可能贬值2%或3%。但出乎预料的是,汇改之后,市场对人民币贬值预期普遍飙升至7%~8%,个别机构甚至高达10%、20%。贬值预期导致资本外流增加,反过来加大贬值压力。

    “8·11”汇改的大方向是完全正确的,彼时,经过2015年5月股票市场的暴跌,投资者信心不足。人民币汇率下跌导致投资者转向美元资产。”余永定称。面对突然上升的贬值压力,央行可以有三种选择:通过干预外汇市场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并最终打消贬值预期;加强资本管控,堵住资本外流的通道;让汇率贬值,直至市场认为人民币不会进一步贬值。余永定和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团队主张后两者的结合。

    经历了2016年、2017年,央行通过预期管理、引入逆周期因子来稳定汇市后,2017年下半年开始,人民币最终企稳,国内外经济形势发生了变化,美元指数也开始下行。

    余永定也表示,最近一年多以来,央行逐渐停止了对汇市的常态化干预,中国的汇率制度已经具有越来越明显的浮动汇率的特征。尽管2018年的贸易不确定性导致人民币大幅波动,但是,更多原因则是因为市场交易行为所致,且人民币对美元的跌幅仍小于众多新兴市场货币。

    未来更应加强汇率弹性

    2018年下半年以来,央行通过一系列预期管理手段来避免人民币大幅贬值。在市场企稳后,未来人民币是否应该对美元保持稳定?汇改应该如何推进?

    余永定认为,首先应该澄清,“对美元保持稳定”的确切含义是什么?最自然的理解是:人民币盯住美元,但有一定的波动区间。这种波动区间不会很大。如果是这样,余永定认为必须想清楚以下几点。

    第一,这与中国始终坚持推行的市场化改革相悖,汇改方向是增加汇率的弹性。汇改的理想模式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采取的浮动汇率制度。即便是采取盯住一篮子货币的模式,美元不可能对篮子货币中的其他货币汇率保持不变,人民币也不能保证对美元维持稳定。

    第二,选择哪一种汇率形成机制涉及国家主权。一国的汇率政策不能违反IMF和WTO等国际组织的规则和已做出的国际承诺,但在虚心倾听国际社会声音的同时,对于主权的坚持不能含糊。

    第三,如果由于某种原因,人民币对美元出现贬值压力,为维持对美元汇率的稳定,中国只能做三件事:一是改变国内宏观经济政策,二是资本管制,三是动用外汇储备干预外汇市场。如果前两条难以实行,剩下的就是动用外汇储备了。如果未来人民币再度面临贬值压力,中国有多少外汇储备可以使用?

    事实上,在余永定看来,中美经济周期和货币政策周期并不同步,当美联储加息时,中国可能需要降息。因此,资本外流就会对人民币产生贬值压力。因而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发生波动是难以避免的。在这一情况下,中国应该怎么做?

    第四,美元和人民币之间的关系并不仅仅是双边的,目前中国贸易顺差基本平衡,而贸易顺差主要来自于美国,中国已表示要降低对美贸易顺差。如果美元指数上升,人民币跟着美元对其他国家货币升值,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经常账户必将出现逆差,届时中国应该怎么做?

    余永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可以承诺,不会通过直接干预汇市的方法来使得人民币人为低估从而获得出口竞争力。但在“维持人民币对美元稳定”的问题上需要谨慎。对中国而言,重要的是“继续坚持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改革”,人民币汇率的弹性应该加强而不是削弱。

    第一财经 周艾琳 封面图及文中概念图均来自摄图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