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丨蒋大龙纾“困”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1-28 19:35

    每经记者 李星 每经实习编辑 张北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六年前,他以NEVS的名义收购了濒临破产的瑞典萨博汽车公司,一时间被汽车业内所熟知;六年后,NEVS被恒大控股,他却日渐沉默。他就是NEVS创始人、董事长蒋大龙。

    2012年,在争夺瑞典萨博的购买权中,NEVS(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以“黑马”之姿,成功将瑞典萨博收入囊中。在这场收购战中,NEVS不仅一战成名,也让造秸秆发电的蒋大龙“声名远扬”。

    从造秸秆发电,到NEVS掌舵人,六年来,蒋大龙变得越来越神秘。前不久一则恒大入主NEVS的消息,将蒋大龙和NEVS再次推到了公众面前。“金主”恒大的到来,对蒋大龙来说,到底是幸,还是灾?

    秸秆发电大亨的两次“从头再来”

    翻阅蒋大龙的创业史,你会发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在过去职业生涯的两次巅峰时刻,他都选择从头再来。

    1994年,瑞典籍华人蒋大龙被聘任为瑞典维斯特曼省督对华事务高级顾问,同年还被聘任为沃尔沃集团高级顾问,曾以沃尔沃中国项目副总裁的身份参与沃尔沃集团与中国重汽集团的合资,最终促成中国重汽和沃尔沃联合成立济南华沃卡车有限公司。

    此时,蒋大龙几乎是所有“打工者”的成功典范。但当周围的朋友还在羡慕地称他为“人生赢家”时,蒋大龙却选择回国创办生物质发电厂。据蒋大龙讲述,他是在1996年参观一家以秸秆为燃料的生物质发电厂时,开始萌生将生物质发电作为自己事业的想法的。

    2004年1月,蒋大龙做出了转行做可再生能源事业的决定,并开启了第一次创业之路。在他的成功运作下,国能电力集团发展迅速,一度供应了中国60%以上生物质电能。

    不过,在面对人生的又一次高光时刻时,蒋大龙再次做出收购瑞典萨博的决定,准备进军新能源汽车市场。

    2009年初,因母公司通用汽车财务状况恶化,瑞典萨博被多次抛售并两度易主,最终无奈走上破产之路。其间,中国多家车企竞相参与竞购,皆因通用汽车的断然拒绝而止步。

    2012年6月,乘用车“新”人蒋大龙,以注册不到半年的NEVS参与争夺萨博所有权,击败了当时呼声很高的青年汽车集团,获得了瑞典萨博相关资产(包括萨博汽车公司、萨博汽车动力总成公司和萨博汽车工具公司)、萨博9-3平台2006年以后的知识产权(2006年以前的知识产权被北汽集团于2009年买走)和未来凤凰平台的知识产权。

    在收购瑞典萨博之前,蒋大龙曾放言,“如果拿下萨博,我会把我所有的资产都卖了,专注干新能源汽车”。据蒋大龙描述,在接到成功收购瑞典萨博的消息时,他就开始变卖国能电力集团,先是卖部分股权,最后全卖了。

    成功收购瑞典萨博后,蒋大龙觉得自己赚了。他说,破产的瑞典萨博此前承担了通用汽车在电动车平台和深度智能驾驶技术的研发使命,是价值被严重低估的“聚宝盆”。

    对于蒋大龙的第二次创业,汽车行业分析师田永秋评价说:“蒋大龙带领NEVS走到今天不容易,他压上了自己的一切,只为把NEVS做好。”

    命运多舛的NEVS

    对蒋大龙来说,NEVS的创建,就是为了收购瑞典萨博。“当时注册NEVS时,外界并不知道是为收购瑞典萨博做准备,我们不喜欢在事情没有做成之前就提前做宣传。”蒋大龙说。

    一位曾和蒋大龙共事的人这样评价他,“蒋总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是能省就省,能坐打折的飞机,绝不坐全价票飞机,而且只坐经济舱,出差住酒店也是选择那些有折扣的小酒店。”

    蒋大龙自己也曾公开说,省出来的钱可以买轮胎、买电池包,可以花在该花的地方,如果大家都这么想,就可以省出很多钱。

    不过,蒋大龙的造车之路并不顺利。早在NEVS落地之前,蒋大龙就遇到过企业差点发不出工资,濒临破产的困境。

    2013年1月,蒋大龙曾与青岛市政府达成合作,预将NEVS引入青岛实现国产,青岛市政府因此获得了NEVS 22%的股权。不过,由于双方在合作方面的变动,NEVS并未最终落户青岛。此后,NEVS曾一度陷入破产保护。直到2015年4月,NEVS正式被批准走出破产保护。

    2015年5月,NEVS完成重组,天津滨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THT)投资12亿元人民币,收购了NEVS 30%股权,成为NEVS第二大股东。随后,NEVS国产项目——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国能新能源)和国能汽车技术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天津滨海高新区奠基。

    2015年6月,国能新能源在天津滨海高新区注册成立,注册资本金24亿元,项目总投资42亿元。随后,NEVS又于2018年6月启动上海项目,根据规划,这个项目将为NEVS提供55%左右的零部件供应。

    2017年1月25日,NEVS旗下子公司国能新能源成为国内第九家拿到独立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2018年,国能新能源又再次拿下工信部新建乘用车生产资质。

    业内传闻,这几年蒋大龙一直都在为命运多舛的NEVS找下家。2018年7月,蒋大龙对外透露NEVS当时的财务情况时说,收购瑞典萨博以来,除了搭进去之前卖国能电力集团的钱,还在瑞典有少量贷款。

    “对于一家新造车势力来说,尤其是初创企业,前期投入巨大,仅靠蒋大龙自己的家底肯定不行。但NEVS对蒋大龙来说,是全部,他只是想把它做好,并没有脱手的想法。”上述曾和蒋大龙共事的人说。

    蒋大龙在争取NEVS独立运营

    前有恒大与FF(即Faraday Future)控制权之争的前车之鉴,NEVS被恒大控股后,蒋大龙会遇到同样的问题吗?

    “谁控制要看他提供的资源有多大,控制权对我来说不是最重要的。”蒋大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

    这番话背后,足以看出蒋大龙和NEVS对恒大的渴望。造车、建工厂、按时交付,这一切都需要钱。“蒋大龙把NEVS前期生产所需的框架已搭建完成,后期汽车的量产、销售渠道的搭建,预示着大投入。”田永秋说。

    恒大相关负责人曾在接受NBD汽车采访时坦言,对NEVS来说,恒大不仅有资金流做保障,还有国内汽车销售渠道。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也认为,有了恒大的资金支持,NEVS后期的大批量投产、销售渠道布局皆可提速。

    连蒋大龙自己都说,恒大不仅拥有广汇集团这一全国最大的汽车经销商集团资源,每年投入的地产项目也对NEVS的业务推进提供助力。

    与NEVS相比,恒大的目的性更强。“与恒大合作,我们接触时间还不到半个月。”蒋大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与FF和解后,恒大通过一家公司找到了他们。

    上述恒大相关负责人曾向NBD汽车透露,恒大之所以选择入主NEVS,主要是看中了其拥有的新能源汽车技术基础。

    恒大加入后,NEVS如何打好第一张牌?田永秋认为,对于一家新兴造车企业来说,首款车的市场定位很重要,因为良好的品牌形象对后期产品的生产、市场运营均影响重大。目前NEVS主要以大客户订单为主,但对一家新造车企业来说,私人消费市场更重要。田永秋建议,NEVS在后期的产品布局和市场推广上,应采取多种运营模式并行,不能全部压在大客户市场上。

    一位接近NEVS的知情人士向NBD汽车透露,蒋大龙正在与恒大商议,争取将NEVS独立运营。此外,关于恒大和NEVS后期合作的具体细节,上述接近NEVS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双方正在紧锣密鼓地商讨中。

    找到“金主”恒大后,蒋大龙的造车之路是否会豁然开朗、提速前行?业内在观望恒大与NEVS下一步的具体行动。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