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2600点和1.4亿股民,54岁易会满首要任务是这个,来看他对资本市场看法

    券商中国 2019-01-26 18:27

    迎来送往,富凯大厦迎来证监会第九任主席,易会满。而他要面对的是,2600点的A股指数、1.4亿股民、3000多家上市公司……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资料图)

    这位1964年出生的“老银行人”在金融系统最受专注的监管岗位上华丽转身,迎接他的是拥有1.4亿股民、3000多家上市公司、各类市场中介机构的A股市场,担子不轻任务不少,特别是在资本市场服务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关键时期,要做好科创板落地、推动更多中长期资金入市、优化交易监管等一系列改革措施。

    市场期待着他的首次亮相,也期待着他全新的资本市场监管理念。

    易会满上任

    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最新任命宣布不久,在富凯大厦、供销总社门口,新老交接。

    刚满54岁的证监会新任主席易会满,成为了全市场瞩目的焦点,这是证监会主席这一岗位给予的如明星般的“光环”。

    图片来源:新华社记者 李鑫 摄

    易会满需要面对的是这样的A股

    他是证监会的第九任主席,在他之前的八位主席分别为刘鸿儒、周道炯、周正庆、周小川、尚福林、郭树清、肖钢、刘士余。

    他们中不少都是“老银行人”转战资本市场,易会满从“宇宙大行”工商银行来,周小川、郭树清在担任证监会主席之前均来自建行、尚福林、刘士余从农行行长之位升任证监会主席、肖钢做证监会主席之前在中行待了10年。

    从国有大行转战资本市场监管,易会满任务不轻,他需要厘清政府与市场关系、需要在指数和监管尺度上拿捏、需要转变监管思维从大行管理到市场监管、需要快速摸清市场状况对症下药,在当前较为复杂的经济环境中找出资本市场的变革之路。

    2600点的A股指数、1.4亿股民、3000多家上市公司、各类市场中介机构,各类利益混杂其中,资本市场容不得过分大刀阔斧的改革,也容不得小修小补,所以,过往多年,证监会主席都被称之为“火山口”上的位置。

    前任铺路,中国证券市场已经发展了30年,有无到有,当前的市场环境,有机遇有挑战。当前易会满面临的最主要的改革任务是科创板并试行注册制落地一事。

    1月23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召开第六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

    会议指出,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重要举措。要增强资本市场对科技创新企业的包容性,着力支持关键核心技术创新,提高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要稳步试点注册制,统筹推进发行、上市、信息披露、交易、退市等基础制度改革,建立健全以信息披露为中心的股票发行上市制度。

    这是资本市场今年的首要任务,如何平稳的让科创板落地、如何试行注册制让资本市场更好的服务新经济、如何处置好股票质押、债券违约、私募基金等风险隐患、如何提振投资者信心、如何让市场平稳运行发展,这些都将考验这位新的证监会主政者。

    图片来源:摄图网

    对资本市场,他这么看

    市场都在期待着易会满的首秀,他对资本市场曾有过公开表态。

    谈及银行股估值时,易会满表示,“整个中国银行业的经营情况,在全球来看都比较好,我们做董事长的,也非常关注每一年、每一个季度的经营指标。需要客观、理性地看待银行业,更需要用战略的、宏观的思维来看待银行业,还需要善于把握银行业的发展趋势与规律。”

    对于如何对银行估值,易会满认为应当从三个方面考虑:

    第一,要全面客观地判断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跟发展预期,“尽管有挑战,但中国经济在全球增长势头最快之一的大趋势不会变”。

    第二,要全面判断金融科技对实体金融的影响。“我觉得,市场对这一点反映的不是很客观。”易会满说,不可能谁替代谁,也不可能你死我活。总体经过这五年时间的发展,现在的情况是各有定位,优势互补,是通过合作来共同推动金融业的创新发展,因为不管何种形态,尊重金融规律是硬道理,违反规律肯定受到惩罚。

    第三,要全面客观判断资本及资产质量、净息差等商业银行经营的核心要素,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善于分析核心竞争力的构成要素。要善于发现中国银行业经营环境的特有优势,实际上大家比较一下全球银行业,中国银行业的外部环境比世界上很多国家要好得多。

    谈及监管,易会满认为,一方面,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正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金融市场改革不断深化,金融乱象治理取得了积极成果,将从多个维度重构金融生态环境。13亿的内需市场和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中等收入群体将产生丰富的金融需求,将为银行创新发展提供广泛的空间。

    图片来源:摄图网

    另一方面,中国目前面临着“成长的烦恼”和“前进中的问题”:

    一是国际经济不稳定,不确定,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加剧,给银行经营带来更多风险;

    二是实体经济运行困难增多,区域、企业分化趋势加深,有可能向金融领域传导,这需要经历一个艰难的阵痛期;

    三是金融科技发展带来创新动力的同时,也对银行传统经营理念服务模式带来了挑战;

    四是全球银行业金融强监管周期,中资银行走出去面临更大的合规压力与挑战。

    谈及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易会满认为,“融资难”主要不是难在民营企业经营出现大面积实质性的变化,实际上是民营企业特别是大中型民营企业经营有进一步分化,有的是发展中的问题,有的企业可能会被市场出清;不是难在银行体系的断贷压贷,而是难在流动性的压力。这个流动性压力主要是直接融资和表外融资渠道受阻,包括发债困难、股权质押融资等等带来的一些风险,使个别民营企业的存量融资到期无法正常接续。实际上,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融资余额是增长的,授信也是保持基本稳定的,并没有出现抽贷、限贷等歧视性措施。

    “融资贵”不是贵在银行尤其是大型银行的渠道,而是贵在各种新金融、类金融、民间融资等渠道,这些社会融资渠道的成本高企,直接抬高了整个企业的债务成本。所以总的来看,解决这一轮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带有鲜明的阶段特征,要分清楚难在哪里,贵在哪里,才能够分类施策、分类指导。

    谈及债转股,易会满表示,希望通过债转股,帮助企业优化财务结构,增强发展后劲,为企业、为市场增添信心、增强预期,同时有利于化解银行融资风险,也有利于银行取得合理的财务回报。

    他认为,现在舆论对于国内深层次、结构性矛盾的显性化有些过度反应。中国经济发展的大势和机遇没有变,发展态势向好的趋势没有变,我国经济韧性足、回旋余地大,我国经历过多次复杂局面的考验,积累了应对挑战的丰富经验。

    切合当前资本市场要拥抱新经济,易会满此前对金融科技也有自己的理解。

    易会满表示,不管科技金融还是传统金融,我多次说过,本质都是金融。如果是金融,就要按照金融规律,只要违背规律,肯定受到惩罚。”既要拥抱互联网,坚持自身的金融科技创新,与互联网企业形成差异化、竞合关系,并充分吸取其开放、共享的理念;同时,也要看清风险,牢记金融业经营风险的本质,按金融规律办事,回归本源。

    来源:券商中国(ID:quanshangcn) 记者:程丹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