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煤矿的资本江湖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1-25 15:49

    每经记者 张素书 香菱    每经编辑 刘琳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成书于2500多年前的《山海经》,用“石涅”记载了陕西的煤炭资源。

    而陕西的煤炭资源,尤以陕北榆林地区为盛。

    许多人印象中,榆林的煤炭已成为财富代名词。即使从未到过此地之人,也会浮现遍地“黑金”的幻觉。

    真实情况却是,43000多平方公里的榆林地区,并非到处有煤,也并非遍地是矿。更何况,这片广袤的土地,因煤而富,也因煤而悲。

    神木矿难的悲剧,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而此类悲剧,外界通常会误以为本地民营小煤矿经营不善,却忽视了该煤矿已托管给专业煤炭开采公司多年。

    也因此,本文试图理清陕北煤矿的一些脉络,尤其是榆林、神木、府谷地区约260处煤矿背后的资本派系,揭秘频发矿难背后的错综复杂血雨腥风的资本江湖。

    央企及外省资本系

    神华+中煤+山东系

    在全国的煤炭产业中,陕西煤炭开采量连续多年稳夺前三甲,实力不容小觑。

    如果就单个矿井产能而言,也足可傲视海内。

    以“2018中国煤炭企业产能百强榜”为例,陕西共有21个矿井进入百强,占比超过五分之一。

    并且,全国百强矿井的前五大矿井,全部位于陕北;前十大矿井中,陕西有7个入选,也全部位于陕北。

    与大众的认知稍有差别,全国前五大煤矿中,仅有1处属于陕煤集团。进入全国前10大煤矿的7处陕西煤矿中,陕煤集团也仅有两个席位,并且排在第4名和第9名。

    作为陕西省属煤炭企业龙头,陕煤集团竟然占了下风,足见对方实力。

    这个“对方”,正是顶级央企神华集团。

    如果说陕煤集团在陕西的煤炭开采业属于大户,那么神华集团则堪称超级大户。全国最大的5家煤矿都位于陕西,4家隶属于神华集团。


    ▲ 图片来源:编辑整理

    需要提及的是,上图所列国家能源集团,是由国电集团和神华集团于2017年11月28日合并重组而成。

    不完全统计,神华集团在榆林地区的煤矿,分别位于神木、府谷等,均为陕北煤炭资源最富集区域。

    此外,陕西华电榆横煤电有限责任公司小纪汗煤矿,隶属于华电集团。陕西南梁矿业有限公司则隶属于中国中煤能源。

    陕北煤矿的体系中,除央企神华集团和华电集团之外,还有其他几个省份的国资系,控制着少数煤矿。

    其中,陕西未来能源化工有限公司榆林金鸡滩煤矿,位居全国煤矿产能第12位。该煤矿由兖矿集团控股。

    陕西中太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朱家峁煤矿,则隶属于济宁矿业集团,实际控制人为济宁市国资委。

    上述两处煤矿可以概括为山东系国资控股的煤矿。

    来陕北开采煤矿的外省资本系不止于此。

    位于榆林市榆阳区的沙炭湾煤矿,隶属于山西中吕能源集团。子洲县永兴煤业有限公司由内蒙古蒙兴投资集团控股。横山县天云煤矿的大股东背后,有江苏省盐城市国有资产的投资。

    省内国资系

    陕煤+延长+市区县国资平台

    理清央企及外省资本系旗下的煤矿,再来看主场陕西国资系旗下的煤矿布局。

    主场毕竟是主场。陕西省内国资系,又可细分为省属国资、市属国资、区县国资平台等。

    譬如,上文已提及的陕煤集团。

    陕煤集团不仅在全国煤炭企业中,连续几年位列前三,而且在省属国企中,对延长石油集团的头把交椅发起挑战。

    其在榆林地区至少有8处大型煤矿,属于省属国资系的大当家。

    以石油为主业的延长石油集团,也分羹陕北的煤炭领域。横山县魏墙煤矿,便是由延长石油集团控股。

    此外,上文提及,由山东系兖矿集团控股的陕西未来能源化工金鸡滩煤矿,也有延长石油集团的参股。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陕西三大国企中的陕西有色集团,也不甘落后。它旗下拥有陕西有色榆林煤业有限公司杭来湾煤矿。陕西投资集团在陕北拥有凉水井矿业和冯家塔矿业等。

    市级国资系煤矿,主要包括榆林市国资平台旗下的煤矿。其中,榆树湾煤矿、杨伙盘煤矿、薛庙滩煤矿,隶属于榆林能源集团。

    再往下一级,则是榆林地区各区县的国资平台煤矿。

    仅举几例。榆阳区千树塔煤矿,隶属于榆林市榆阳区国有资产运营公司。麻黄梁煤矿隶属于榆阳区煤炭公司。横山县樊家河煤矿二号矿,隶属于横山县煤炭局。

    综合榆林各区县国资系煤矿来看,榆阳区、神木市、府谷县、横山县等煤炭资源富集的区域,各自分别拥有相应的煤矿资源。

    这些煤矿或是用于独立开采,或是用于配套。

    集体资本系+民营资本系

    占比约八成

    夹缝中求生存,或许也是集体资本系与民营资本系煤矿的一个注脚。

    在与顶级央企、王牌省企,以及实力雄厚的地方国企竞争的局面下,它们固然有劣势。然而,这两类资本系煤矿,在数量上却又占据着一定优势。粗略估计,约能达到八成左右。

    这些数量众多的煤矿,一部分是属于集体投资的煤矿,更多的则是民营煤矿。在这片土地上,四大资本系煤矿共生共存,构筑起榆林煤矿的全景图。

    只是每当提及陕北的民营煤矿,一个绕不开的词汇便是煤老板。

    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

    30年前的陕北,往往与贫穷联系在一起。山大沟深、黄沙漫天,自然环境之恶劣,有目共睹。作为煤老板或“矿一代”们,也是生活在这里。

    然而,在此之后,机遇不期而至。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他们的成功,如果说是时势使然,想来不会有太多人反对。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因煤炭黄金十年的到来而财富暴涨。但是暴富之后的人生轨迹,却也千差万别。

    在短暂的喜悦过后,能够仍然保持清醒,实现成功转型者,有之。

    更多的,却是未能合理规划财富,或者肆意挥霍,或者不断踩雷。风行一时的民间借贷,依然令人记忆犹新。

    在煤炭经济上半场盛宴散场,陕北煤炭经济依旧难言乐观的如今,煤老板们需要迎接的考验依然很多。

    毋庸置疑,下半场的煤炭经济,即使付出更多的智慧与勤劳,也无法保证能够取得此前几年的成果。更遑论,那些依然不重视技术含量,只顾寄希望于碰运气的经营方式。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刘琳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