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0天后重获自由,江苏前首富回归:1500亿的公司已是风雨飘摇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1-22 12:54
    详情>>

    “祝义才作为雨润的创始人,对企业的影响和作用几乎就像定海神针一般。在其被监视居住之后,雨润迅速走向下坡。随着他的回归,相信雨润定能扭转目前的不利局面,并且带领上下游产业链的企业重新崛起,迈出更快的发展步伐。”不少雨润集团的合作商和客户对记者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每经记者 查道坤    每经编辑 陈俊杰    

    祝义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动荡中的雨润集团迎来好消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获悉,被羁押3年多时间的祝义才已经回归,将重新主导雨润这艘巨轮。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祝义才此前一直被羁押在杭州,目前经过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已经结束羁押状态。

    作为中央商场(600280,SH)和雨润集团的实际控制人,祝义才曾经是江苏商界响当当的风云人物。祝义才白手起家,通过收购50多家濒临倒闭的国有肉联厂发家,2005年推动雨润食品在香港上市,一跃成为国内肉食品行业龙头老大。2009年,祝义才通过在二级市场举牌收购,成功入主中央商场,成为控股股东。

    至2015年3月27日,中央商场发布公告表示,3月26日,祝义才家属接到通知,检察机关于2015年3月23日起对公司董事长祝义才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自祝义才被监视居住后,雨润集团陷入困局。旗下的雨润食品和中央商场陷入债务困境,特别是雨润食品陷入巨额亏损的泥潭,整个集团也面临破产的危机。

    在知情人士看来,如今随着祝义才回归,雨润集团面临的种种危机或将会得到缓解。

    祝义才归来

    雨润集团官网显示,公司是一家集食品、物流、商业、房地产、旅游、金融和建筑等七大产业于一体的多元化企业集团,综合实力曾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112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8位。

    祝义才是雨润集团的创始人。他的第一桶金可追溯到1989年,当时身无分文的祝义才下海经商,跟一家日本水产品贸易公司做虾蟹生意,一年中他经手的淡水产品贸易额达9000万元。1992年底,祝义才在南京创立雨润集团,雨润集团在祝义才的经营下,成为一家多元化、综合性集团公司,也成为江苏的代表性企业。《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雨润集团最顶峰的2014年度,其销售额近1500亿元,而祝义才本人一度也位居江苏首富。

    但是,在2015年3月27日,祝义才控制的中央商场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表示,3月26日祝义才家属接到通知,检察机关于2015年3月23日起,对公司董事长祝义才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事实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所掌握的两份祝义才案法律专家意见书显示:祝义才被监视居住后又被正式逮捕,主要涉三个方面的问题:行贿罪、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和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行贿罪,令人颇感意外的是,祝义才行贿的对象并非政府官员,而是其控股的上市公司中央商场的三位前高管。检方认为,2005年至2014年期间,祝义才为收购中央商场,多次以“购车款”、“补充年薪”、“股权激励”的名义,给时任中央商场董事长胡晓军等三人送财物合计3700多万元。

    对此,祝义才的代理律师认为,祝义才给胡晓军等三人的财物是公司根据经营业绩所发放的年终奖金和绩效激励,与收购中央商场没有任何关联。何况,当时享受同等待遇的中央商场高管多达40多人,“老板岂有向员工行贿的道理,这非常荒谬”。

    同时,律师还辩护称,结合我国《刑法》、《公司法》和《证券法》,祝义才的行为也不符合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的基本要件,不构成犯罪。祝义才销毁会计凭证的行为只能认定为财务违规,也不构成犯罪。针对办案机构多次变更场所反复羁押逮捕祝义才的事实,律师也提出了程序违法、有罪推定等一系列质疑。

    而在企业界人士看来,从当初被监视居住,到随后的被羁押,祝义才已经3年多时间没有管理雨润集团,这也是雨润集团陷入如今艰难局面的最重要原因。

    对此,南京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家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祝义才回归,重新走向雨润集团的前台,雨润集团才能重整旗鼓,面临新的发展机遇”。

    雨润深陷危机

    事实上,祝义才被监视居住后,雨润集团快速陷入困局,2016年3月开始,雨润食品因“15雨润CP001”首现债务违约。随后,在2016年5月6日,南京雨润发布公告称,“13雨润MTN1”应于2016年5月13日兑付本息,由于其实际控制人祝义才被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间接影响公司的生产经营,“13 雨润 MTN1”到期本息兑付存在不确定性。

    从2015年开始雨润债务危机接连不断。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9月末,雨润食品总负债为95.47亿元,短期借款为24.08亿元,其他应付款为44.20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2.99亿元;2016年,雨润食品还有60多亿元的债务到期。

    受此影响,2016年3月15日,新世纪评级将南京雨润主体信用等级由BB下调为C级,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随后,雨润食品又出现债券违约,虽最终偿还了债务,但信用评级失信,融资几无可能,渴望通过变卖资产,向银行借款维系生产的设想也跟着破碎。 

    此外,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上半年,雨润食品未偿还银行贷款及其他贷款为71.5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60亿元),其中,42.19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35.2亿元)贷款已到还款期限。

    作为雨润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雨润食品公布的2016年财报显示,公司收入167.02亿港元,亏损23.42亿港元,较2015年下滑了17.2%。资产和总负债分别为193.1亿港元和99.19亿港元,总负债接近目前雨润集团每年的营收。

    到2017年,雨润食品业绩继续恶化。雨润食品发布的2017年度业绩报告称,其2017年收益约为120.57亿港元,同比下降27.8%;净利润亏损19.15亿港元。

    令人关注的是,雨润独立核数师大华马施云会计师事务所没有对雨润的综合财务报表作出任何意见,理由是:未能从公司管理层处取得公司可以持续经营的足够支持基础,因此不能确认公司能否持续经营。这也说明,雨润的风险具有重大不确定性。

    雨润食品去年8月底公布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经营状况依旧艰难,截至当年6月30日实现收益61.15亿港元,亏损5.42亿港元。

    而集团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中央商场也陷入困局。2018年5月8日晚间,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祝义才直接持有的41.51%及通过江苏地华间接持有的14.5%股权遭轮候冻结。对中央商场及其投资者来说,这类消息可能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在此之前,申请冻结这部分股权的还有华润深国投信托、中航信托、华融资产、西部信托、信达资产和包商银行等。

    2018年8月30日,中央商场公布的2018年半年度业绩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均出现明显下降,利润更是大跌七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7亿元,同比下降71.13%;中央商场资产负债率高达88.95%。中央商场受雨润事件拖累明显。

    有业内人士表示,曾经的雨润食品是中国最大的肉制品生产企业之一,在最鼎盛时期创下过超千亿元的销售业绩,目前,却陷入这般苦境。主营业务和市场占有率均因祝义才“出事”出现显著下滑,被竞争对手远远甩在身后。失去销售来源,又面对巨额的应付账款压力,加之金融机构停贷抽贷以及原有债务不予展期,深陷债务危机的雨润集团存在很大的破产风险。

    危机蕴含转机

    作为曾经的肉类龙头企业,雨润集团曾连续多年年销售收入超1000亿元,最多吸纳就业人数13万人,特别是在农业产业化领域,作出过不小的贡献。

    其中,按4500万头左右的年产能计算,如果每户饲养5头生猪,雨润集团每年就可以直接带动900万户农户发展养殖业;每户以4口人计算,可以带动3600万农民增收;每头生猪按300元毛利计算,农民增收总额达135亿元。

    此外,雨润集团拥有300多家工厂和生猪养殖场,遍布全国各地,以每家工厂可以平均转移200位农村闲余劳动力计算,总共解决了6万名农民工就业;同时,鼎盛时期的雨润集团每年还新招聘大学生超过4000人,这些学生60%以上都来自农村家庭。

    深耕农业领域的雨润集团一度是全国各市县招商引资的“香饽饽”。雨润集团背靠农业资源大省,以200公里为半径设立养殖场和屠宰场;依托长三角、京津冀、珠三角等消费市场,以200公里为半径设立深加工工厂。雨润集团几乎覆盖了全国市场。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从2000年开始,雨润集团投身西部大开发,在四川内江、云南保山、甘肃白银、贵州毕节、新疆石河子等地建了一批工厂,解决了数万人就业,累计实现税收十数亿元。又从2003年起,响应“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号召,收购百年品牌哈尔滨大众肉联,并在东北建厂十余家。

    2006年,雨润集团一次性战略投资25亿元助推新农村建设,分别在东部连云港、中部马鞍山以及东北沈阳投资三个大型工厂。这三个项目均已竣工投产,年实现税收超过一亿元,同时提供就业岗位12000多个,间接转移劳动力约36万人,带动增收约25亿元,有力地拉动了当地农业产业化的发展,得到了各级地方政府的一致好评。

    从上述数据不难看出,雨润集团给上下游产业链带来了深远影响。如今,陷入危机的雨润集团也给上下游产业链企业带来严重的冲击。

    记者从雨润集团曾经的供货商处了解到,雨润集团陷入债务危机后,很多养殖户、上游企业都受到很大冲击,养殖户转行,上游企业甚至出现破产的情况。

    对此,一名与雨润集团合作多年的养猪户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雨润对养猪产业链的影响太大了,也带动了不少企业和地方农民致富。但自从祝义才出事后,雨润的回款出现了很大问题,以前他们从不拖欠生猪款,这两年拖款、压款非常严重,目前也看不到任何好转的迹象。”

    另一位上游产业链的合作商则表示,“祝义才在雨润的作用无人可以替代,我们都非常期待他能回来,重新带领雨润走向稳定,继续带领我们这些产业链企业发展。如果雨润倒闭,我们的损失将非常巨大,数百万元货款无法结算,银行贷款无法还清,我们实在不想看到这样的结局”。

    “祝义才作为雨润的创始人,对企业的影响和作用几乎就像定海神针一般。在其被监视居住之后,雨润迅速走向下坡。随着他的回归,相信雨润定能扭转目前的不利局面,并且带领上下游产业链的企业重新崛起,迈出更快的发展步伐。”不少雨润集团的合作商和客户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陈俊杰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