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债再现离奇违约 西南某县2018年偿债预算调增1154倍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9-01-18 09:39

    一个看上去什么都不缺的项目,是怎么走到违约这一步的?

    2019年伊始,县级债务始现违约。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日独家获悉,“中电投先融锐榕1号资产管理计划”的第二期(规模为3210万元)和第三期(规模为670万元)已经逾期近一个月,第四期(规模为1230万元)和第五期(规模为630万元)也即将于2019年1月18日和1月20日到期。

    据该资管计划的投资人介绍,该计划一共有15期,2年期,合计总规模接近3亿元,“第一期规模为1150万元,本来是2018年12月6日到期的,在逾期半个月之后还本付息了。”

    对于有投资人质疑的还款方案中的资金来源问题,地方政府是否存在“忽悠”的成分,对此,中电投先融资管的相关人士1月17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地县政府已经有了一个还款方案,确定将于2019年11月22日将“中电投先融锐榕1号资产管理计划”的剩余全部本息全部覆盖掉。

    但是至于最新还款方案中的资金来源,他表示还是需问地方政府更为准确。但截至发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尚未联系到当地政府部门。

    图片来源:摄图网

    接连违约

    就在两个月之前,2018年11月份,中江国际信托为该县基础设施建设发行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出现了违约。该项目总规模1.5亿元人民币,期限2年。

    对此,该资管计划的投资人1月17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时购买这个产品是因为在2016年左右江浙沪政府发行的政信项目几乎在市场上绝迹了,所以退而求次买了西南某县的。“项目管理方中电投资管口碑不错,背景也看上去不错,风控措施齐全,当地当时也有一些国家层面的政策支持,所以这系列产品在当时还热销。”

    根据中电投先融对该资管计划的尽职调查报告,若该县国资未及时偿还贷款,中电投先融将(1)通知县国资限期履约,并收取违约金;(2)如仍不履约,通知县人民政府履行还款承诺;(3)若县人民政府无法履行还款承诺,要求担保人履行连带保证担保义务;(4)抵押物变现;(5)向第三方转让债权。

    根据前述尽职调查报告,该资管计划的抵押物为融资方该县国资提供的六块土地。预评估报告显示,六块土地价值为53443.78 万元,抵押率为56.13%。

    同时,尽职报告将该县国资未按期偿还贷款的风险度量为小。为了防范风险,中电投先融要求该县出具人大决议、县财政局出具承诺函,前述尽职调查报告认为该资产管理计划项目对应急处置方案、触发条件、时点安排等进行了详细约定,对极端情况下保证权利主张和债权的处置方法留有余地,救济措施具备实用性和可操作性。

    那么,一个看上去什么都不缺的项目,是怎么走到违约这一步的?

    图片来源:摄图网

    2018财政收入比预算减少18%

    中央相关部委多次指出,地方债风险总体可控,但是局部地区存在风险。因此,掌握局部地区的债务情况就非常重要。但市场上关于城市债务风险的指标(主要是债务率)是缺失的。

    而该县政府的《2018年财政预算调整草案报告》显示,2018年该县的财政总收入由8.1亿元,下调为6.58亿元,比本年预算下降18.84%,调减1.5亿元。其中:税务部门调整为5.23亿元,比本年预算减少20.9%,调减1.38亿元;财政部门调减1.34亿元,比本年预算数下降9.68%,调减1442万元。其中,县本级收入调整为3.18亿元,比本年预算下降38.57%。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该县的债务还本支出调整为3465万元。比本年预算增加115400%,调增3462万元。地方债务付息支出调整为2868万元。与本年预算持平。

    在尽职调查报告中,管理方对融资人的评价是这样的。

    该县地处湘黔桂三省结合部中心地带,全县总面积3316平方公里,辖6镇13乡、268个行政村,总人口35万,其中农业人口24.8万人,占总人口的70.86%;侗、苗、水、瑶等少数民族人口29.8万人,占总人口的85.14%。

    县城由于拥有得天独厚的水上交通,省内外商贾纷至云集,商贸繁华,昔有“小南京”之美誉;现代交通兴起后,321国道、308省道在县城交织,厦蓉高速公路和正在建设的贵广高速铁路分别从县城南北经过。

    县国资2004年4月15日设立,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为县政府管理的国有独资企业。资产规模良好,虽然有短期的偿债压力,负债规模也在持续增加,但资产流动性良好,但仍然需要密切关注其还债情况及新增债务情况。

    担保方2005年12月26日成立,也是依法设立的国有独资公司,注册资本3亿元人民币。偿还债务能力很强,受不利经济环境的影响不大,违约风险很低。

    综上所述,中电投先融认为项目整体风险可控。

    但是目前的实际情况是,不仅该县的2018年度财政收入大幅下滑,一位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该县的上级政府财政也极为困难,实在无力救助。该县作为全省16个深度贫困县之一,已经向省政府申请了特殊政策。一旦政策下来,或可提前兑付。

    21世纪经济报道 包慧

    编辑:周宇翔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