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积寺真香!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1-16 11:33

    每经记者 秦风 师谈    每经编辑 张静

    去年“七一”刚过,赵正永去了一趟香积寺。

    67岁的他看起来依旧精神烁烁,纯黑短袖T恤扎进皮带里,冒着中雨,穿过山门,拾级而上,方丈本昌大和尚亲自出门迎接。

    彼时,商人赵发琦举报材料中的另一重要角色、曾任榆林市委书记的胡志强落马不久,那尊两米高的翡翠玉观音,最终没能保佑他。

    但赵正永还是决定走一趟佛门,大家都说,“去过香积寺,平安又无事。”

    此后,其再无公开露面。

    央视新闻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这位“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连出镜思过的机会都没有。

    佛曰:“净化自己完全在于自己,别人无法代替。”

    关于赵正永的传言,历时弥久。

    尔今靴子落地,回头再看数日前那部专题片,别有意味。

    总书记数次批示,查而不实,乃至让中纪委副书记带队查违建别墅,这也是头一遭。

    2014年5月13日,总书记就秦岭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别墅问题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关注此事。

    根据原陕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的刘小燕回忆,两日后,省委办公厅收到中办督察室传来的总书记的重要批示。时任省委的主要领导批示:由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

    彼时的这位省委主要领导,其实就是当时的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对总书记的重要批示,赵显然是没有放在心上,省委如此,层层传递之下,到了西安市更是如此。

    当时的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尔今身陷囹圄,却还在片中侃侃而言,反倒是与秦岭整治有着重大关联的“省委主要领导”,未见出镜。

    ▲《一抓到底正风纪》新闻专题片

    应该不会是身体的问题,毕竟退休多时的他,早前还去了一趟秦岭脚下的香积寺,与几位法师把水言欢,坐而论道。

    如今再看,已然明了。

    对赵而言,其无论是从常务副省长到省长的跨越,还是从省长到书记的跨越,都被猜测会因为年龄问题,晋升的几率比较小。

    然而,其最终完成了两次较高难度的跨栏,成为正部级要员,执掌一方。

    坊间传言,这位政法系统出身大员,作风比较强硬,硬到最后就变成了强势。在同僚之间如此,对待一些经济纠纷,其行事指令更是如此。

    不过,那是他还没遇到“硬骨头”。

    譬如,那位有着男版秋菊之称,打了十几年官司的赵发琦。

    2018年11月23日,崔永元在微博上发了张合影,说要讲一个跨度12年的诡异故事,并@了最高人民法院。

    合影里,陕北商人赵发琦站在崔永元的后面,还是那副样子,方脸,浓眉,蓄着络腮胡,一脸憨笑,与黄土地上很多农民并无二异。

    但赵发琦与很多农民又有着很大的不同——运气好买了个探矿权,探出了一个千亿煤矿,尔后从省长到院长勾结一起,要剥夺他祖宗八代修来的一次福利。

    据赵发琦的描述,时任省长的赵正永,对案件“事无巨细事必躬亲”。一度委派省高院副院长赴京,要求最高法“务必按照陕西省委的意思判决此案”……

    权力的肆意使用,让一切变得不再简单。

    赵发琦的噩梦由此开始——省高院改判双方之前合同无效;麾下公司被撤销工商登记;本人被当地警方网上追逃,后在榆林看守所被关押130多天……

    那个价值千亿的煤矿,在赵等人的“授意”下,成为一位女港商的囊中之物。

     

    ▲崔永元微博

    不过近几年,一些曾在千亿矿权案中“推波助澜”的官员纷纷倒下。这些人有个共同特点,就是都曾出现于赵发琦的举报信之中。

    譬如,原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王登记,原陕西省发改委主任祝作利,原陕西省地矿局局长张宽民,原延长油田总经理王书宝,原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

    再如,此番倒下的赵正永。

    崔永元在微博上,讲了一个关于案卷丢失的故事——当年的葫芦案重回公众视野,几个回合下来,到如今由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参加,成立联合调查组开展调查……

    包括赵正永在内的一些人,相信比任何人都明白这其中的含义。

    诗佛王维曾作《过香积寺》一诗,讲述了自己客驻寺院的感受,“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毒龙”在佛教中大抵是人的邪念妄想。

    香积寺之旅,赵正永心中“毒龙”制的如何,不得而知。不过“而今听雨僧庐下”,在那种情境,人往往会多想一些的。

    如回想起,50年前,那个17岁少年,在老家安徽的广阔天地度过两年轰轰烈烈的青葱岁月;尔后在马鞍山钢铁公司做铆工、钣金工,直到成为工农兵大学生;

    如回想起,从马钢公司一路升迁,一朝转战仕途,在马鞍山、黄山两市相继担任主要领导岗位,直至安徽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等职;

    如回想起,17年前,由皖入陕,来到了这个他称之为“最后故乡”的地方,15年时光,先后担任省委政法委书记、副省长、省长,再到省委书记,官拜正部级……

    50年,那个少年越走越远,越爬越高,亦逐渐迷失。

    2016年,赵卸任省委书记,在交接发言时有过一番自述,“这些年,无论在什么岗位,我都牢记使命,以民为念,自觉任事担当,从未有丝毫松劲和懈怠。特别是担任省长、省委书记后,我更感使命责任重大,夙夜奉秦,不敢有任何私念和差错……”

    可惜,这种“夙夜奉秦”式的精神,如今现了原形。

    如秦岭违建别墅整治,“贯彻中央决策部署和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不到位。”

    如千亿矿权一案,在诸多媒体看来,其所作所为,“以权代法、以权压法”。

    其实,把赵正永的问题,简单归咎于秦岭违建别墅和千亿矿权争夺,想必还是偏颇的。

    随着调查的逐渐深入,也许诸多暗影还会浮出水面,包括当年热热闹闹的“赵家网球队”诸成员……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张静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