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台iPhone要交高通7.5美元专利费,苹果喊贵高通却称损失更大

    第一财经 2019-01-15 18:52

    目前高通依然是高端手机芯片市场的“唯一选择”,专利之争根本不在缴不缴,而是在于如何定价,更合理的定价更加有助于行业的长期发展。

    每经记者 张建 摄(资料图)

    一台iPhone要向高通交7.5美元专利费,苹果认为,这个数字太高了。

    当地时间1月14日,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针对高通的反垄断审判中,苹果首席运营官COO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出庭作证,谴责“高通税”过高,并认为高通按整机收取专利费非常不合理。这也是苹果首次向外界公开高通具体的授权费用。

    “这可能听起来不是很多,但我们手机销量上亿部,加起来就是每年10亿多美元。”在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一份现场庭审资料中,杰夫表示,苹果原来希望在2018年发布的新款iPhone上使用高通的基带芯片。但是在苹果就授权费问题起诉高通后,后者拒绝向苹果出售相关产品。这迫使苹果只能购买英特尔的相关产品。

    从时间轴看,高通与苹果之间的专利纠纷已经持续了将近2年,而此次在美国进行的庭审更是将高通税的“争议”不断扩大。此前,高通曾经在业绩说明会上表明,至少有一家中国的主流安卓厂商也在跟进苹果,试图停止支付专利费用。第一财经记者就此话题对国内多家国产手机厂商负责人进行采访,部分观点认为,目前高通依然是高端手机芯片市场的“唯一选择”,专利之争根本不在缴不缴,而是在于如何定价,更合理的定价更加有助于行业的长期发展。

    每台iPhone7.5美元的专利费

    不断升级的专利官司将高通与苹果之间的矛盾彻底暴露。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庭审资料显示,苹果首席运营官COO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在庭审环节称,如果高通收取5%的专利费率,30美元基带芯片的专利费应该在1.5美元,这是苹果能接受的。但高通的收费标准是以整机售价为基准支付 5%,手机售价越高,支付给高通的专利费也越高。

    一开始苹果认为这一收费模式非常不公平,因为如果与高通芯片IP无关的其他硬件成本增加了,高通收取的专利费也将提高,随后展开谈判。

    经过谈判,苹果同意每台iPhone支付给高通7.5美元的专利费。协议规定,高通向苹果退还部分专利使用费。但同时,苹果只能选择高通作为独家供应商,否则高通将取消退还专利费。

    杰夫表示,苹果曾主动去找高通CEO沟通供应基带芯片的事,但后者要求在芯片选择上必须排他,也就是说只能使用高通的,这违背了苹果多供应商的策略,多次沟通无效被无情拒绝后,他们才与英特尔接触,让其为2018款iPhone产品线供应LTE芯片。虽然没有为新iPhone供应基带芯片,但高通却依然为之前的老款iPhone供应芯片,这也是他们双方2011年签订合作的一部分。

    而在2013年谈判时,高通希望将每台设备的专利费再提高8美元至10美元。杰夫称,“除去我们购买的芯片费用,除去已经支付的7.50美元专利费,我们还要向高通再交8美元或10美元的专利费。我们出售上亿部手机,每年新增的许可成本费用高达10亿美元,但高通并没有提供额外价值。”

    但最终双方将费用谈判降至7.50美元,但协议继续包含排他性条款和限制苹果使用第二家供应商的其他规定。

    苹果喊贵的同时,高通也在去年10月起诉苹果,称欠其专利费达70亿美元。高通律师Evan Chesler在一次听证会上称,“他们(苹果)正破坏我们的商业,我们目前财产损失达70亿美元。”

    根据苹果财报显示,2017财年和2018财年苹果总营收分别为2292亿和2656亿美元,70亿美元占总营收只有约3%。但是从利润来看,2017财年苹果净利润为484亿美元,70亿的专利费占14%。特别是,目前苹果业绩正在下滑。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近期给投资人的信当中表示,iPhone的收入低于预期,主要是在大中华区,因此下调了苹果2019年第一财季的业绩预期。

    财报数据上看,从2017财年二季度开始,高通的营收和利润双双下滑。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高通二季度总营收为50.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55.5亿美元下降10%,归属于高通的净利为7.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6%。

    而在最新的一个季度,这一影响依然在加大。

    11月8日凌晨,高通发布了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2018财年第四财季财报。财报显示,高通第四财季营收为58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59亿美元下滑2%;净亏损为4.93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净利润为1.68亿美元。高通预计2019财年第一财季营收将继续呈现下降趋势。

    每经记者 张晓庆 摄(资料图)

    中国手机厂商心忧5G

    在和苹果“闹掰”后,中国的合作伙伴对于高通来说,无疑是最重要的合作对象。

    高通总裁克里斯蒂安诺·阿蒙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2017财年高通的芯片业务来自于中国OEM厂商的产品营收是来自于苹果公司营收的两倍,中国市场将持续增长。目前,高通来自于中国OEM厂商的营收复合年增长率达到17%,2015年这一数据为40亿美元,2016年为60亿美元,而高通预计2019年将会达到80亿美元。

    但在专利这一“敏感话题”上,实际上并不仅仅只有高通与苹果之间存在分歧。

    魅族的一名高管表示,专利之争根本不在缴不缴,而是在于如何定价。

    “支持专利收费是没有疑问的,相信这个制度在这种更加复杂的博弈下,会进化的更加合理。”上述高管表示,事情本身没有所谓的对错,只是利益怎么分的问题,长远来看还是打破游戏规则更加有利。而高通和苹果如果能互有胜负的长期对抗,对中国的手机厂商才更加有利,如果苹果和英特尔都无法对抗高通,那么手机行业就没有人有议价能力了。

    “可能也正是因为5G专利权人的变化,才有了最近的事情,规则本来设计了台阶,结果发现对手有人站上来了。”上述人士说。

    而中兴的一名内部人士则对记者表示,随着5G玩家更多样化,专利贡献也更加多元化,5G专利授权和交费的博弈机制更加复杂。不仅仅是传统ICT企业如运营商、设备商、芯片商、互联网厂商的博弈,更有如传统汽车厂商、新兴IOT厂商的博弈。

    不久前,酷派原CEO蒋超在美国电子消费展上表示,5G方面没有跟高通合作首发主要是价格太贵,用高通芯片的手机保底价至少在1000美金即人民币7000元以上,跟联发科合作能够争取把成本能做到400美金以内,理想销售价格在500美金左右。另一名国内头部手机企业负责人也对记者表达了同样的看法。

    “追求利益的短期最大化还是长期最大化都是不对的。”上述国内头部手机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双方应该追求的是长期利益的合理化,往往追求利益的合理化,你会发现你是所有人当中利益最大化的。

    “想追求利益最大化,但是你做成让大家觉得它不是合理的,群起而攻之或反对,甚至这种商业模式都会遭到破坏,那你说能实现长期利益的最大化吗?”上述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合理化就是考虑到别人的利益。

    第一财经记者 李娜 来莎莎

    编辑:王晓波


    各抒已见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