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驰援”上市民企湖南样本:不能撒胡椒面儿

    第一财经 2018-12-16 07:27

    湖南省拟推出资金总规模达百亿元级的“纾困”计划,帮助当地民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降低质押风险、补充流动性。据国资方面人士介绍,不少陷入困境的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面临质押爆仓、新的续债周期等压力,“基本上都是嗷嗷待哺”。

    图片来源:摄图网

    “政策性纾缓民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面临的流动性困境,但底线和行动指针完全是市场化的,并不是外界认为的谁有问题给谁钱。”近日,湖南省国资方一位参与民营上市公司“纾困”项目的负责人向第一财经1℃记者解释道。

    此前有媒体报道,湖南省拟推出资金总规模达百亿元级的“纾困”计划,帮助当地民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降低质押风险、补充流动性。截至1℃记者发稿前,湖南省政府层面并未公布明确的成文方案,但具体的项目已在推进。目前,湖南省已有5家上市公司获得当地政府的纾困资金援助,涉及资金总额近14亿元,由湖南省一级机构和长沙市分别实施。

    前述负责人称,“纾困”资金首要目的是帮助抵抗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流动性风险,国资不谋求上市公司控股权。但政府希望以市场化的标准来甄选救助项目,近期看要救得活,长远要能看到发展前景,“不可能每家都救——能真正对接我们这些标准的企业其实并不是非常多。”

    借款与买股并举

    很多人没有想到,湖南省地方国资驰援民营上市公司计划的“落地”会如此之快。

    今年10月中旬,即全国首倡地方国资驰援上市民企的深圳市刚刚宣布其计划前后,由湖南省上市公司协会组织牵头,多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向湖南省政府递交了一份《关于化解我省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的联名倡议书》。这份倡议书呼吁省市政府部门协调各金融机构与湖南省上市公司共度时艰,并提出四点援助建议:一是尽快牵头推动成立上市公司股权投资产业基金;二是提供流动性支持,防止公司股东股票平仓而产生的信用风险;三是协调金融机构给予支持,缓解企业实控人股权质押压力以及企业经营性的融资压力;四是协助引入行业龙头战略投资辖区企业或者促成战略合作。

    湖南省政府随之响应,迅速组织全省上市公司质押情况摸底、开会研讨驰援方略、对部分上市公司尽调等等。湖南省金融办和湖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湖南资管”)各自向省政府提交了实施方案,最终,湖南资管成为湖南省级国资驰援民营上市公司的实施主体。

    10月下旬,长沙市火速组建“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专项工作组”。10月25日,长沙市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专项工作组下发《关于印发<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工作的操作流程>的通知》,要求根据《中共长沙市委常委议事协调会议纪要(2018年第33次)》,积极稳妥、敢于担当地做好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相关工作。长沙市确定的方案是,由长沙银行(601577.SH)与长沙市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沙国投”)、地方(园区)三方分别按50%、25%、25%的比例出资成立信托计划,对被援助对象发放信托贷款“纾困”。

    第一财经1℃记者了解到,速度是地方“纾困”计划推进的一个鲜明特点。据国资方面人士介绍,不少陷入困境的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面临质押爆仓、新的续债周期等压力,“基本上都是嗷嗷待哺”。

    天舟文化(300148.SZ)在一份汇报材料中对这种速度进行了详细描述:11月7日起,长沙银行、长沙国投、长沙县星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等国资平台与公司及控股股东天鸿投资进行了充分的沟通,按照“一企一策”的原则,在对公司深入研究的基础上,仅短短一周的协调衔接便为天舟文化定制了个性化化解风险、帮扶解困的具体实施方案。并且迅速完成了合作搭建,11月30日,第一笔纾困资金已经支持到位,及时为控股股东输送了血液。

    11月5日,楚天科技(300358.SZ)公告称,公司以及控股股东长沙楚天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楚天控股”)与湖南资管签订三方协议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引进湖南资管成为楚天科技的战略投资者。湖南地方国资驰援民营上市公司第一单由此出笼。据了解,从接触与协议签订,整个过程不到半个月。

    拓维信息则成为长沙市“纾困”资金的首个援助对象。该公司11月29日公告称,公司实控人李新宇近日与湖南信托签订《信托贷款合同》,湖南信托受长沙银行、长沙国投、长沙市高新开发区麓谷创业服务有限公司三方共同委托,拟向李新宇提供融资资金支持——首期信托资金借款1亿元,后续各期信托资金的金额及交付时间由全体委托人协商确定。

    从以上信息可以看出,湖南省和长沙市两级采取了不同的出资模式:省级层面为“股权模式”,即“纾困”资金由股权转让而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质押率和负债率可以立即得到降低,但其必须要出让部分股权;长沙市则是“债权模式”,即通过较高折价给相关援助对象借款,特点是出款快,而且不需要出让股份,同时不设定平仓线,但从长远来看,并未真正实现“降杠杆”,借款人仍要面临潜在的未来负债和质押风险。

    “两种模式各有优势,对深陷流动性困境的大股东来说,每种方式都能缓解当下的压力,赢得喘息的机会。”湖南省金融监管部门一位负责人介绍,基本上符合“纾困”条件的企业和控股股东都同时跟省市两级接触,最终的选择是“基于多方因素综合考虑的结果”,而且,两级驰援资金可以叠加。

    “三优”与“三不”

    据了解,从最初决定启动“纾困”计划起,湖南省政府层面就为地方国资“纾困”划出了“红线”,即要明确意识“有些企业不要扶”,包括实际控制人无心主业的、大股东挪用资金的、行业和企业出现严重问题的。最终,湖南省和长沙市一致确定的筛选原则是“优势产业、优势企业、优势团队”。

    从已发公告来看,湖南省级层面和长沙市已经落实的5个项目分别属于农业和文化两大湖南省优势产业,以及国家大力支持的智能制造产业。在地方政府看来,对这些优势产业的扶助,本来就是题中应有之义。

    已经落定的项目中,天舟文化是国内“民营出版传媒第一股”,聚焦教育、文化和泛娱乐三大板块,积极布局教育资源与服务、优秀文化传播与传承和移动互联网游戏三大领域,其与人民出版社合资成立的“人民天舟”项目已经成为国家中华文化走出去的重要招牌;拓维信息则是一家以在线教育为主营业务的移动互联网集团公司,在“互联网+教育”领域处于全国领先地位;楚天科技正在向打造医药工业4.0智慧工厂整体解决方案的工程总承包服务商转型,是一家智能制造企业。

    据第一财经1℃记者了解,对于具体个案,实施方会组织专业团队对拟施援企业进行尽职调查,调查十分细致,然后再提交内部专业审评。长沙市层面的项目还需要市里主要领导签字。

    除了前期的筛选,国资方还会提出其它的要求。据湖南资管方面介绍,他们会在有的项目上约定业绩对赌条款,同时,会对资金进行监管,要求必须专款专用,“所有的救助资金都必须用于上市公司大股东的‘降杠杆’。”

    相关负责人介绍,“一般人认为‘纾困’资金就是对陷入困境的上市公司进行救助,但实际上,地方国资主要是希望帮助解决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高质押、高负债带来的流动性问题,如果是上市公司本身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地方国资可能并不具备‘纾困’能力。因此,我们更愿意称之为是纾解资金,即帮大股东降低杠杆,激活流动性。”

    楚天科技的公告显示,三方约定,湖南资管成为战略股东后,楚天科技将按照法定程序改选董事会,接受湖南资管委派董事等管理人员参与楚天科技的经营管理决策,但不做第一大股东、不谋求控制权、不干预具体经营,仅通过派驻董事的方式获得楚天科技经营的知情权和决策参与权,对上市公司进行阶段性财务投资,力求有效防范资本市场风险的同时,提升自身资产配置能力,带动集团内证券投行、资产管理、基金投资等业务协同发展。

    湖南资管相关负责人解释,“在进入每个项目时我们都会主动提出‘三不’原则,并写入协议中。”之所以对此进行主动强调,一方面因为“驰援”属于政策性行动,不具有进攻性和侵略性,“三不”原则可以让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卸下心理包袱,不会产生抵触情绪;另一方面,“我们的优势是管资金,做投资,而不是管理上市公司,那为什么要去盯着上市公司控股权呢?”

    多管齐下

    也有一些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对湖南地方国资的选择性援助持不同看法,认为是“救急不救穷”。

    “从现实来看,地方资金不可能对每家陷入困境的企业都施以援手,‘撒胡椒面’更加无法达到预期效果。”前述负责人说,虽然是政策性“纾困”,但国有资金的投放必须确保安全、有效,以及实现一定的保值增值,因此,项目必须筛选。

    但据具体执行“驰援”计划的相关负责人介绍,“从摸底的情况来看,符合‘三优’原则,真正能够对接(地方国有‘纾困’)资金的项目并不多。”

    湖南省共有103家A股上市公司,分布于21个行业,但近三年来,多数企业出现了超跌行情。据不完全统计,湖南上市公司中有近半数民营企业控股股东面临高质押和流动性风险,有的上市公司自身也出现严重的问题。

    总体而言,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高质押、高杠杆带来流动性枯竭是所有受困企业的通病。第一财经1℃记者调查发现,多数大股东通过股权质押的方式获得产业并购、股票增持、个人投资、股价兜底等等资金,但在风险来临之前,多数人都持乐观态度,风险意识淡薄。

    “很多做实业的企业家其实并不熟悉资本市场的‘水性’,当风险暴发后有的还会陷入病急乱投医的状态,使得事态进一步恶化。”知情人士分析。

    湖南某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反思,“过去的想法比较简单,认为做的这些事对员工、公司都是有利的,相信二级市场会有不错的表现,因此敢于质押。”

    还有一部分公司除了控股股东的流动性风险外,上市公司本身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有的甚至出现了大股东挪用、侵占资金等违法行为。这一类企业基本上被排除在救助名单之外。

    在湖南省市两级政府看来,上市公司面临的困境多样化,而地方国资无法在规模、资源、专业等各方面全部满足对不同公司施救的要求。“国资‘纾困’的形式和渠道很多,地方资金只是其中之一,企业应该根据自身具体情况寻求合适的解困方式。”

    事实上,一些面临困境的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早已开始多方求援。

    9月12日,金贵银业(002716.SZ)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曹永贵拟将控制权转让给中信旗下上海稷业(集团)有限公司。11月12日,金贵银业及其控股股东曹永贵又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公司签署了《综合服务意向协议》,长城资产将为公司及曹永贵提供资产重组、债务重组、流动性支持等一揽子综合金融服务。

    10月9日,永清环保(300187.SZ)宣布终止此前筹划的重组事项,转而引入浏阳市政府独资平台湖南金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为战略投资者,公司控股股东拟转让不超过30%的上市公司股份。

    而更早行动的加加食品(002650.SZ)则已经在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的帮助下完成债务重组,化解了财务危机,并正在推进对金枪鱼钓的并购重组,拟使公司转型为双主业并重的大型食品企业。

    多喜爱(002761.SZ)则在最近公布大股东拟转让控股权的消息。

    不过,也有部分上市公司深陷“无解”的境地,第一财经1℃记者了解,至少有两家湖南上市民企因公司自身和其控股股东多方出现系统性风险,已经被各方“纾困”资金拒之门外。

    第一财经记者 刘浪

    编辑:赵庆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