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市场掀起“巨浪”的这位陕西大佬,被中央点名了!

    每日经济新闻 2018-12-03 10:03

    每经记者 高湘山    每经编辑 刘琳    

    在中国资本市场发展过程中,陕西的参与度与发言权还是比较少的。这一点,从上市公司的数量,以及一些国企在上市之后的“沉寂”皆有着明显的体现。

    但少有人知的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老陕,深度参与和见证了中国资本市场制度从无到有的过程——筹备深交所,牵头制定《深圳证券交易所章程》,后作为深交所首任主要负责人,率先推动诸多改革,直接促进全国资本市场的发展……

    禹国刚,“中国股市双雄”之一,另一位是他的搭档王健。

    由陕入粤,出走半生。这位老陕以其极具传奇性的个人履历,为中国资本市场制度的建设与发展,划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作为金融改革的奠基人,禹国刚已然是一个符号。

    适逢改革开放40周年,中央决定表彰一批为改革开放做出杰出贡献的个人。最终产生了100位拟表彰对象,陕西有5人入选,禹国刚位列其中。

    “中国旧金山”的召唤

    “我们中国有一句俗话,学习是不会白学的。”

    作为我国首批外派日本学习金融证券的学生,禹国刚不曾想过,1983年面对《朝日新闻》的采访回复,七年后成就了中国金融改革史上一件影响深远的大事。

    1990年12月1日,深交所敲钟开市。46岁的禹国作为筹备人之一,担任副总经理一职。这位老陕,正式步入公众的视野。

    禹国刚生在陕南,长在关中。兄妹八人的贫寒家境里,他的书却念得极好。

    1964年,他以考区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西安外国语学院。经历了从俄语转到日语专业的波折,也度过了特殊时期不能按时分配的窘境。

    在校6年才正式毕业参加工作,但和他的专业完全不沾边。

    “每天都暗自祈祷下去后能平安上来。”筹办《铜川矿工报》之前,他在铜川矿务局下属的煤矿里,当了一年的煤矿工人。

    此外,禹亦曾辗转于兵器工业部、第三机械工业部、汉江制药厂等单位。据其后来回忆,这些经历促成了他能说会写的副业特长。

    就这样,已过而立之年的禹国刚,一边从事思想政治工作,一边拿着每月58.5元的高工资。日子虽平淡,却也算得上滋润。

    直到一封信的到来,打破了这种平静。

    1981年,一个广东亲戚写信劝禹去深圳。信里的一句话让他动了心,“它可能是未来‘中国的旧金山’”。

    同年,禹国刚一家四口毅然奔赴深圳。七百多块钱的路费,是变卖了家里“三洋”收录机和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机得来的。

    在这里,禹国刚谋得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在当时深圳最大的公司——爱华电子公司里,任党委秘书兼日语翻译。

    快速开放的姿态此时正以深圳为基点,向全国释放着信号。禹国刚接触到了一个新的天地,开始在金融领域蓄力。

    1982年,由中日友好团体出面,招考全国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去日本深造,禹国刚顺利成为改革开放后,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批留日学习金融证券的学生。

    尽管最初,他只想把这段经历当作一次提高外语和学习一门金融专业的机会。

    筹建深交所

    1984年是一个躁动而热烈的年份。

    禹国刚学成归国就和“公司元年”撞了个满怀。几经周转,他被调至中国银行深圳分行的国际信托公司,而全国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造试点工作亦在同年开始。

    这一年,人们嗅到了政策风向的变化。第一次全民经商的热潮开始涌现,各种五花八门的公司争相注册,包括日后如日中天的万科、联想、海尔等等……

    四年后,我国最早的证券交易在特区证券公司的柜台上展开。

    随后,深圳市国投证券部和中行证券部相继开业。万科、金田、安达、原野等也先后发行股票,并进入柜台交易。

    “老五家”股票在“老三家”证券部交易,构成了深圳证券市场的雏形。

    由于没有统一管理,股票差价间存在漏洞,巨大的财富效应也吸引着全国各地的股民涌向深圳。供求矛盾下,专业排队者,黑市交易,时间滞后等等问题爆发……


     

    ​时任深圳市委书记李灏提出要创建深圳资本市场。随后,禹国刚临危受命,成为专家小组组长,担负起主持起草特区证券市场相应法规和规章制度的工作。

    两年时间里,光是国外的公司法、证券法、投资保护法、会计制度、会计准则等英文资料就翻译了两百多万字。最终,一套33多万字的《深圳证券交易所筹建资料汇编》形成。

    禹本人曾笑称,这本“蓝皮书”为深交所乃至上交所的筹建都提供了指导纲领。

    尽管一波三折,先于“准生证”呱呱坠地的深交所,还是在1991年4月16日如愿拿到了审批。作为主要筹备人之一,禹成为深交所的首任副总经理。

    此后7年,在其推动下,深交所第一个同步实现“四个现代化”——交易电脑化、交收无纸化、通信卫星化、运作无大堂化,一跃成为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知名的证券交易所。

    老陕的“拓荒牛精神”

    在距深交所新址几公里外的莲花山公园最高处,矗立着一块深圳、乃至中国改革开放的标志。

    那句“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题词,见证了改革先行者的自信与维艰。

    虽已退休多年,提到深交所,禹国刚仍充满自豪:“今天的深交所集主板、中小企业板、创业板于一身,成为了一家层级全面的交易所,这在全球也是领先的。

    对于中国证券交易所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他很是笃定。改革开放之后,如果没有内地的两个证券市场,中国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轨不会如此顺畅。


     

    ​事实上,深交所的创立、深圳特区的金融改革,都源于特区早期建设者们敢闯敢试、积极开拓的魄力。

    时任深圳市委书记的李灏、老陕禹国刚、以及与其并称中国证券市场“股市双雄”的王健,称得上时代的弄潮儿。

    从深交所的筹建发展,到8.10事件平息,再到1991年2亿元救市……这批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者与奠基人,经历了如今难以想象的考验。而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亦在前行。

    没有一场改革,不是在反复试验中成长。

    而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也是在狂涨、爆跌的交迭中积累壮大。敢闯敢干的精神,是推动整个改革不断向前,推动这个国家和社会不断进步的源动力。

    今日的老陕,更不应缺失这种精神!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刘琳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