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氏终章!

    每日经济新闻 2018-11-21 14:49

    每经记者 秦风 高湘山    每经编辑 刘琳    

    即使还有数十载时光,身陷囹圄的魏民洲,自我书写,也已划上终章。

    ​还在炎炎夏日之际,魏民洲被带到千里之外的郴州。这种级别的落马官员,通常会异地审判。庭审现场,曾经的副部级大员,头发花白,面容憔悴,痛哭流涕,认罪悔过——画面罕见,一时广流传。

    转眼已入冬。

    换上棉袄的魏民洲,再度出现在法庭上。身旁,依旧是5个月前的两名法警。

    法官宣判无期徒刑的那一刻,他没有再哭泣,更多是神情麻木!

    魏先生的眼泪流干与否不得而知,但过去22年里,他平均每天贪污近1.4万元。余生牢狱,巨大的生活质量落差,想必还需要慢慢适应!

    2017年5月22日晚,陕西省人大常委会机关举行欢送赴西安市挂职干部大会。作为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的魏民洲,自然是要出席的。

    不过,彼时新闻画面里的他,神情落寞,显得心事重重。

    三小时后,人们已知道,魏先生为什么发愁——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魏民洲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审查。至此,其数十年宦海生涯,在61岁之际戛然而止。

    知情人士透露,听到接受审查时,魏当即瘫倒在地。

    但人们依旧记得那副“笑眯眯”的形象,是他为官期间的标配。与此相伴的,还有其着实不堪的主政口碑。

     

    作为中共十八大后陕西被查的第三名副省级高官,“粉红书记”刚一落马,各方口诛笔伐便蜂拥而至。

    坊间多有指出,魏主政西安无所作为,耽搁了西安的发展,甚至在《人民的名义》诸多贪腐角色中,也很难找出与其对应的角色。

    2018年6月22日,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魏民洲受贿一案。

    面对法官与诸多旁听人员,满头白发的魏民洲突然失态,痛哭流涕,比先前听到被调查时的瘫倒反应更甚。是恼羞,是恐惧,抑或其它?

    而再度被媒体聚焦,已时隔5个月。

    11月20日,躁动一时的魏民洲受贿案,以一审判决无期,魏民洲当庭认罪悔罪、表示不上诉结束……

    《人民的名义》里,侯勇扮演的赵处长,一把鼻涕一把泪,“两亿三千九百九十九万,我一分钱都没花。”

    魏民洲贪污的数字也不少——1996年至2017年的22年间,其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9783324亿元。

    郴州市中院对魏的受贿金额表述甚至精确到了最后的24元。以此计算,其在22年里,平均每日受贿金额近1.4万元。

    而在这1亿多背后,一张由11人组成的行贿名单亦被外界所广泛关注。

    此前央视《新闻直播间》曾报道,在上述22年期间,魏利用职务便利,直接或通过其妻弟张亚杰、其弟魏治民、其妻张亚娜非法收受过魏云章、王恒胜、王世春、李五亮、韩继明、孙玉玺等11人给予的财物。

     

    这11人亦故事多多,大都在陕西地界上一度风生水起,本文暂不做过多描述。

    既收了别人的财物,魏自然亦给予利益不菲的回应——为相关单位及个人在矿产开发、土地竞拍、工程承揽、职务晋升及人事调动、融资贷款等事项上谋取利益。

    结合魏曾主政商洛、西安两地的经历,以及上述11人的具体身份,广为流传的“耽误西安十年发展”表述,实不为过。

    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魏民洲的行为构成受贿罪。魏民洲在案发前与他人串供,指使他人销毁部分受贿所得,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应依法从重处罚;鉴于魏民洲在受贿犯罪中有人民币2000万元属于受贿未遂,且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具有坦白情节,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事实,认罪悔罪,积极退缴全部赃款赃物,在侦查阶段有检举、揭发他人犯罪和提供线索的行为,部分查证属实,构成立功,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梳理过往,1977年高考曾为中国随后发展贡献了大批人才。

    魏民洲幸运的赶上了这趟人才云集的“专列”,从大队干部变为陕西机械学院机械制造工艺及设备专业一名学生,在当时也算是“青年才俊”。

    离开学校后,从助理工程师到共青团河南省委统战部副部长,魏民洲用时也不足两年。

    如顺着这条路径,魏民洲也将是1977年高考历史功绩的又一个明亮注脚。

    只是,世事无常。

    如今,我们很难知道,魏民洲是什么情况下对法外利益动了第一次心,伸了第一次手。在个人成长过程中,德与才的不相匹配,从那一刻开始重新规划了他的人生轨迹。

    主政商洛时,修建丹江城防工程,魏民洲曾去现场40多次。某天下雨,他一个人打着伞去了工地。因为只有这样,能看到真实情况——网络流传的这一细节,未尝不是他才干的侧面体现。或许他明白,唯有了解真实情况,才能更好的主政一方。

    只是他的真实情况,让国家全部了解的时候,已经到了法院,到了他站在被告席上。

    诸多分工中,对一个社会良性运转之重要,莫过于政务体系。

    魏民洲与西安的故事,自有坊间千千万万口舌对其进行评判。只是,当他对这座城市的负面影响,需用“清除流毒”来扭转的时候,当初的“青年才俊”,不知内心将给自己一个怎样的人生评价,一个怎样的命运“画像”?

    历史书写,不用等到盖棺定论。

    即使还有数十载时光,身陷囹圄的魏民洲,自我书写,也已划上终章。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刘琳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