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商老宋的“生”或“死”……

    每日经济新闻 2018-11-20 09:31

    每经记者 任伯懿    每经编辑 刘琳    



    西安市中院上午来搜查,下午,老宋就以董事长的身份给全体员工写了封信:

    “做好正面宣传,自觉维护稳定”

    帮忙把信发给社会公众的是老张。每每老宋遇到困难,老张总承担起为老宋摇旗呐喊的重任。

    2015年,老宋一家三口全面退出集团股东会及董事会后,他的发言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公司官网的董事长专区里,这对于热衷在各类场合发言的老宋来说,实在是一件憾事。

    不过,关心老宋的人总能得到他的消息、了解他的近况,因为老张总是及时出现,把老宋的声音在最关键的时候放到网络上。

    老宋,官名宋玉庆,是中登集团的创始人、法定代表人、党委书记、董事长、总裁;

    老张,官名张国政,是《陕西房产》杂志创始人、主编,西安西商联合会副秘书长、陕西省房地产业协会副秘书长。

    当所有媒体都在报道中登集团被西安市中院搜查的消息时,只有老张发布了老宋的“告全体员工书”。

     

    上海发迹

    老宋说,几十年来他走了很多弯路,吃过很多苦,受过很多委屈。

    他的第一次人生危机,是1993年到1995年,“前后三年苦不堪言”。

    彼时,老宋刚刚辞掉了中国石油勘探实业公司总经理的职务,只身下海,开始了在大上海的闯荡。

    在他的文章中,这样写道:

    初到上海,我得包装自己,我选择了被誉为九十年代上海十大标志性建筑的曹杨路540号“中联大厦”作为我创业的落脚点。

    为了节省开支,我租赁了这幢大厦里最小的一间房子,大概只有8平米的使用面积,是物业放杂物用的房子,能放得下一张单人床,一张小抽桌,一部电话机,一把木椅子。年租金叁万元。连办公带住人,十分划算。

    大楼里晚上没有中央空调,特别热,我就拿着被单在夜深人静时悄悄睡到楼下沪西工人文化宫公园的椅子上。

    我对外发放的名片上赫然印着“上海中登实业有限公司”的地址“中联大厦”,电话86528815。在上海做生意,对方一看名片便知你的身份不简单,能在豪华写字楼里办公的人一定是不简单的人,我就是这样“不简单”的人。


    ▲上海曹杨路540号中联大厦

    老宋的确不是简单的人,五年时间,他从白手起家到拥有千万资产,他将父母、家人从北方宁夏吴忠市迁移到上海,变成上海市民,他在老家南通建造了自己的第一栋别墅,他“由一个穷人变成了先富起来的人中一员”。

    1998年,响应国家“西部大开发”的号召,他把中登发展的重心转移到了西安,对外的解释是“西安的经济相对落后,而落后恰是一种优势”。

    不过,他的另一段讲话是这么说的:

    很多人从农村选择了城市,从小城市选择了大城市,而我走了一条反路。我好不容易安居乐业到上海,最后又返回到二线城市做事。九十年代初和我同时起步的很多企业都做得很好,像红星美凯龙、月星集团、新城控股等企业都发展成上市的全国性的企业,他们都大船出海了,我们还在小泥沟小竹排挣扎,人不人鬼不鬼。

    我要告诫大家的是,人生选择特别重要。选择方向对了再加倍努力,一定能成功。切记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起步城北

    1998年秋天,在西安北城雅荷花园办公室里,中登集团召开了一次全体职工大会,大会明确提出,用五年时间实现中登集团的“五个一”目标,即:“一个品牌、一块油田、一群人才、一幢大厦、一亿资产”。

    这是中登集团进入腾飞阶段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目标。老宋向员工明确提出两个告别:“一是告别个体户生涯,向企业家迈进;二是告别做生意挣钱,向做实业投资迈进。”

    从此,中登集团在西安扎下根来。

    选择雅荷花园作为办公地,似乎和老宋当年闯荡大上海是一个套路

    到西安投资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雅荷花园购一层办公室,当时的雅荷花园是全西安最美最牛的别墅区,红瓦白墙绿草地,我们以在雅荷花园办公为荣。

    1999年,老宋带着5000万参加了“西部经济贸易洽谈会”,当时接待老宋的经开区主任马振华,也是江苏南通人,他乡遇故知的老宋在参观了凤城一路、凤城二路等几个当时经开区的主干道后,就决定把中登的西北总部定在这里。


    ▲建设中的苏陕国际金融中心

    2001年1月,老宋受邀任陕西省企业家赴美团团长,前往美国、加拿大等国家考察国外房地产项目。

    回来后,他就在西安未央湖畔建造了五栋美制别墅,这五栋别墅的亮相,成为中登集团向房地产业进军的标志,其后成立的中登地产以开发高档写字楼和大型住宅小区为主。

    2002年,在经开区未央大道黄金位置,中登集团打造了当时被誉为“北城第一高楼”的中登大厦。

    2003年,中登集团以9800万的价格拍下经开区71亩土地的使用权,彼时号称“北城第一拍”,此地后来被开发为中登家园。

    随后,中登集团又上马了不少项目:文景时代、城市花园、苏陕国际金融中心……口碑不一。

    那是房地产业的黄金时代,也是中登集团的黄金时代,以石油化工和房地产开发为主,“中登系”已经拓展到商业贸易、工程、物业管理、影视、广告等多个领域,足迹遍布上海、西安、南通、银川等多个城市。

    那几年,老宋决定为他的偶像也是他的南通老乡——实业家张謇拍一部电视剧,但到如今搜索这部剧的信息,仍然是即将开拍……

     

    再遇危机

    “我犯的错误是好大喜功。”

    老宋的第二次人生危机出现在2014年到2016年,他将这三年比喻为“人生的滑铁卢”。事实上,这场危机一直延续到了2018年。

    10月末西安市中院突然地对中登集团进行搜查,戳破的是中登集团并没有从危机中走出的事实。

    法院领导说,中登集团自2016年以来在西安中院受理执行的案件就有31件、受理标的额达20多亿元。但两年来,中登仅向法院缴纳执行款60万元,剩余案款拒不缴纳。西安中院通过评估拍卖等执行措施,将其名下土地、房产变现1.6亿元发放,但还远不够偿还债主们。

    蹊跷的是,中登集团虽没有银行流水,30多名员工却在正常上班、正常发放工资,并且还私下向一些债主还了4000余万元。

    其实,如果法院领导“学习”过老宋的“讲话精神”,就明白老宋这波操作“有理有据

    中登一旦好起来之后,首先要干的事,就是要把职工的问题解决好,我欠大家的工资一分钱不少。

    第二个,解决那些最亲最近的朋友的问题。《陕西房产》主编张国政给咱们中登宣传已经5年的时间了,我欠你《陕西房产》上百万元宣传费,我想到张国政这小弟不错,在我困难的时候还和我始终站在一起,为我摇旗呐喊。将来我的第一笔的宣传费就是付给张国政的,就这么简单。

    高利贷等一等,等我有精力了我和你谈。

    先解决小的,后解决大的。


    ▲法院搜查中登集团

    老宋真的不容易,债主都追上门了,还想着员工、朋友。

    只是在中登集团风头正盛的时候,怎么会想到自己正在走向悬崖与泥淖呢?

    由于做了城中村项目,手续不全,没有土地证,不能销售,又得不到大金融机构的支持,企业开始陷入资金危机。西安参与城改的企业都深陷其中无法脱逃。为了生存,企业被逼无奈不得不走民间借贷路。

    所以,当一家民间借贷公司看风向不对,要求提前还款时,这个本就捉襟见肘的大集团便开始露相了。

    老宋说自己学历低,决策有问题,参与城改项目,把自己憋死了。

    这话有点谦虚,老宋可是中国社科院的研究生,高级经济师。

    只能说民营企业家不容易,没赶上香香的、壮壮的时候。

    注:感谢老宋《大海这边有座山》系列文章对自己创业生涯的回溯,感谢张国政先生对老宋历次发言的如实记录。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刘琳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