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登城改梦碎的滥觞?

    每日经济新闻 2018-11-13 14:12

    每经记者 江弦歌 吾十二    每经编辑 刘琳    

     
    亚马逊的一只蝴蝶轻轻地扇动翅膀,会掀起密西西比河流域一场风暴,这种现象被人们称之为"蝴蝶效应"。

    现在,因为城改项目这只蝴蝶,西安本土房企中登集团陷入风暴。因同时投入4个城改项目,导致企业资金链紧张,后两个被迫停工,加之银行抽贷,中登被拖入泥潭。

    随之而来的连锁反应,大概是曾豪赌城改的中登没有想到的——资金链断裂、陷入债务危机、频惹官司。据可查的公开资料,中登作为被执行人,共计涉及30多起案件,涉案标的达20余亿元。

    10月下旬,西安中院罕见的联动媒体直播强制搜查中登总部,更多隐秘故事猝不及防被揭开,亦将苏商宋玉庆及其家族企业“中登系”推至公众视野。

     

    倒在城改上的房企,中登不是第一个,大概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1962年生人的宋玉庆,江苏南通人,早年下海创业,以老本行石油化工起家。千禧年过后,商业嗅觉敏锐的他决定正式进军房地产行业。

    跨界并作出一番成绩,这种魄力和能力不是谁都有的。

    2003年,中登地产以9800万拍下西安经开区71亩土地使用权,彼时号称“北城第一拍”,后来被开发为中登家园。在西安地头上,中登这些年还耕耘出不少口碑不一的“作品”:文景时代、城市花园、苏陕国际金融中心,以及这次因被强制搜查登上头条的中登大厦。

    作为“石化+房地产”双主业的地方民营集团老板,宋玉庆亦多次位列陕西省胡润富豪排行榜前十,在政商界均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横看竖看都可以算是人生赢家了。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赚的盆满钵满的房地产,日后会成为噩梦。

    2011年,风生水起的中登集团,以1000万从黄新兰、白旺金手中一次性吃下西安十里铺城中村建设有限公司,介入十里铺城改。这只是开胃菜。最盛时期,除十里铺外,中登还介入了尤家庄村、全家村、牛王庙村城改项目——这也为其“崩盘”埋下伏笔。


    ▲ 冷清的中登阳光十里工地

    多年后,宋玉庆回忆起这一幕,懊悔不已:“一头扎进去做了四个村的城改项目,做企业应该量力而行,好多企业不是饿死而是撑死的。”

    中登因资金链出现问题,只有两个城改项目实现回迁,而在停工的十里铺、牛王庙村项目上,已经投入超过20亿元。

    企业资金链断裂的遭遇总是千篇一律:银行抽贷,企业无法履约,陷入诉讼,随后更多合作伙伴(包括银行、金融机构等)闻风撤退,导致企业资金链更加紧张,进入恶性循环。

    大量被拆迁的失地村民,因得不到妥善安置,生活水平急剧降低,拉横幅、堵门等事件层出不穷,“宋玉庆跑路了”“中登倒闭了”等流言亦闻风四起。

    曾经财大气粗的地产商,瞬间跌落至债务危机挣扎求生的边缘,成为最高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

    今年8月,宋玉庆接受媒体采访时还宣称中登集团已经一步步走出危机,然而,西安中院强制搜查揭开了花团锦簇的表面,指其财务隐匿。

    据西安中院介绍,目前法院仍在对搜查结果进行整理和鉴别,毕竟商业往来是非常复杂的,涉及房产、资金往来、商铺等等,不是简单翻一翻看一看就能将账目理清楚的。

     

    严格意义上讲,中登并非一家纯基因的地产公司,其石油化工起家,2001年才进军房地产,掌门人宋玉庆给这家民营集团定的方向是石化和地产双主业。

    不过,庞大的“中登系”触角不止于此。

    中登官网显示,其产业板块已增长到7个,范围包含金融、地产、石化、物业、建设、文投及旅游等几十家公司。

    作为白手起家的民营企业集团,中登是真的阔过,甚至一度包括了电影公司的业务布局,大部分是在房产行业高速发展时建立起来的。

    但这样的辉煌似乎并不能长久,一定意义上,这也是我国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成长的宿命拷问,是坚持最初创业回报周期长的实业,还是投入房地产这样高速成长迅速捞金的行业,是深耕单一主业和还是多元化扩张寻求规模?

    民营企业发展中,我们见过很多类似案例,在原本熟悉的行业取得一定成绩,被一时的胜利冲昏头脑,盲目跨界,或是开始拼命加杠杆、过度举债、盲目扩张。

    并在市场一些虚假信号的误导下,敢去大笔贷款,甚至不怕高息贷款,宣称利润等于贷款减掉利息。结果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孰不知贷款终归是要连本带利归还的,不光背上巨额负债,还有可能在某一环节资金周转出现问题,导致千里长堤溃于蚁穴。

    于中登而言,作为一家石化和地产公司,跨界去玩金融、旅游、电影的同时,主业上又急功冒进,同时扎入4个城改项目使得资金需求迅速放大,远远超过自身的承受能力,正如宋玉庆在今年8月对员工内部讲话时坦诚:“牛王庙村回迁投入了4.5个亿,一分钱都没有回收。”

    其实何止4.5个亿!梳理其负债——非银行类金融机构18个亿本金,银行负债4.5亿元,遑论民间借贷部分。

    也是在今年8月,宋玉庆在员工内部讲话上,曾给员工打气,中登正在走出困境和危机。然时隔不久,西安中院即强制搜查,指出中登存在公款私存、利用私人账户倒款等问题,涉嫌隐匿财产、规避执行,并继续向外出售已被法院查封的房产。

     

    企业陷入困境,很难说是由一人所定;但关键的位子,有时又确实可掀起巨浪。

    在这场“中登大救亡”中,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

    2015年8月25日,中登集团股东大会上,经全体股东表决通过如下决定:宋玉庆一家三口全面退出中登集团股东会及董事会,所有股份由其弟宋玉及一个名为沈卫定的人认缴。

    要知道,2014年,宋氏家族刚刚进行了补充注资,使得中登集团注册资本达到3亿元。仅一年后,宋玉庆等三人便神奇退出,集团股权88%被宋玉认领,其余12%则落到沈卫定名下。

    虽然不在集团公司持股,但实际上,宋玉庆任牢牢控制着中登集团旗下数家子公司的绝对控股权。粉巷君(ID:nbdfxcj)从中登集团员工那里了解到,“(整个公司的经营管理)现在兄弟俩都管呢,跟以前一样。”

    据《三秦都市报》报道:西安中院对中登集团进行强制搜查时,办案法官透露:“该集团法定代表人宋某某是某商会会长。”由于其设立了多家实际控制公司,使其资金脱离人民法院查询。而我国法律规定,民事执行只能查询被执行人名下财产,而宋某某本人及其名下公司账户没有钱。

    如今回顾中登集团的危机,不得不说,无论是该次股权变革时间点的选择,亦或是对相关法律理解之透彻,着实让人想入非非

    当然,作为中登集团的“灵魂人物”,宋玉庆也没有放弃一手打下的江山,上下奔走,到处找钱,联系相关接盘方,恒大、万科、碧桂园等一线房企都曾与其有过接触,但结果并不如人意。

    宋玉庆找到了自己的“偶像”——孙宏斌,而发现在西安地头上地王不好搞的孙也与其一拍即合。背后有大老板,走路可以昂着头的宋玉庆在2017年的某次内部会议表示:“我们通过融创天朗有了外援的一条资金链,氧气管接上了,已经输气了。”

    十里铺城改项目终于看到了希望,重新开工,但粉巷君实地走访十里铺施工现场却发现,工人寥寥无几,现场冷冷清清,现场一工作人员在回复粉巷君询问工程进度时称:“工程进度,就么啥进度,没钱要啥进度。”

    真实状况如何,只能听中院下回分解了。

    相关文章:

    中院出动50名警力,西安这家开发商创了纪录?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