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债权人注意了:上市公司违规担保或将被认定为无效!

    每日经济新闻 2018-11-12 23:27
    详情>>

    近期,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关于审理为他人提供担保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稿)》,基本明确违规担保原则上对公司无效。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呼吁上市公司从现在开始,彻底杜绝违规担保行为并及时纠正已发生的违规担保。

    每经记者 刘海军    实习记者 李一玮    每经编辑 何剑岭    

    图片来源:摄图网

    控股股东对外违规担保,牵连上市公司,这类违规担保或将被治理。

    据火山君(微信公众号:huoshan5188)不完全统计,在刚刚过去的10月,先后有ST升达、ST冠福和ST中南因为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对外担保等原因而被“ST”。自此类事项被爆出后,上述公司的股价更是“收获”数个跌停板,这无疑让无法提前知晓内情的中小投资者利益受到损失。

    近期,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关于审理为他人提供担保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稿)》,基本明确违规担保原则上对公司无效。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投服中心”)呼吁上市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关注立法方向,从现在开始,彻底杜绝违规担保行为并及时纠正已发生的违规担保。

    某国资管理公司人士表示:“这种不经过决策程序的担保一般叫暗保,在程序上是有瑕疵的,但是对于资金出借机构来说,由于上市公司名誉也很重要,因此即使暗保或者出个承诺函都会被认为有作用。暗保挺普遍的,但是因为违约而暴露出来的还是少数。”

    明知违规而刻意为之 让违规担保极具隐蔽性

    投服中心发现,上市公司已经披露的违规担保中,债权人包括商业银行、小额贷款公司、信托公司、P2P公司、典当行、融资租赁、商业保理公司、商贸公司、自然人等各类主体;担保方主要是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被担保方大多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等关联方。

    投服中心通过对违规担保情况进行梳理发现,违规担保基本分两种情况:一种是未经任何内部决策机构批准,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或其他有权人士直接指使相关人员在担保合同上加盖上市公司公章;另一种是决策机构的层级不够,主要表现为应该由股东大会审议的担保,仅由董事会决议通过。违规担保具有强烈的隐蔽性,最终披露基本都是被动公开,而此时危害往往已经发生。违规担保的隐蔽性主要源于明知违规而刻意为之,是“有权人士”施加影响后绕开了公司所有的正常的决策程序,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部门多以不知情为由不予披露。

    某国资管理公司人士对(微信公众号:huoshan5188)表示:“这种不经过决策程序的担保一般叫暗保,暗保挺普遍的,但是因为违约而暴露出来的还是少数。”

    据投服中心介绍,近年来针对商业银行贷款的违规担保已逐渐减少,大多转向了小额贷款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甚至是民间借贷,担保主体逐渐由上市公司下沉到上市公司的控股子公司,这更加重了违规担保的便利性和隐蔽性。在违规担保中,债务人一旦未能正常履约,经司法判决后,债务人仍不能清偿债务的,作为担保方的上市公司即可能要履行担保责任,其优质资产及主要账户往往会被查封或者冻结。而连带责任担保中,债权人更是可以跳过债务人直接要求上市公司履行担保义务,直到此时违规担保信息才被迫披露,但对上市公司及广大中小股东权益的损害已经形成,即使上市公司向有关责任主体追偿,其结果也难以预料。

    上述某国资管理公司人士继续解释道:“其实暗保在程序上是有瑕疵的,但是对于资金出借机构来说,由于上市公司名誉也很重要,因此即使暗保或者出个承诺函都会被认为有作用。”

    上市公司违规担保或将被认定为无效

    投服中心表示,违规担保应属无效,但具体司法实践中却不尽然。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什么呢?火山君(微信公众号:huoshan5188)注意到,根据《公司法》第十六条、证监会和银监会《关于规范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行为的通知》等相关规定,公司提供担保必须经过董事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批准,但上述法规并未明文规定未经批准的担保无效。如某高院审理的某公司诉某小额贷款公司借款合同纠纷再审案中认为,《公司法》第十六条的规定系为约束公司的行为,属于调整公司内部治理行为的管理性规范,对外不产生约束力,违反该规定对外提供担保的,担保行为有效。以上判决并非个案,类似判例还很多,客观上影响了对违规担保行为的打击。

    而现在,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关于审理为他人提供担保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稿)》,基本明确违规担保原则上对公司无效。

    火山君(微信公众号:huoshan5188)注意到,关于违规担保效力的立法动向,投服中心表示,为正确审理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类纠纷案件,根据《公司法》、《合同法》、《物权法》、《担保法》等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发布了《关于审理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预计征求意见后将正式公布实施。依据该司法解释,未按照《公司法》第十六条及公司章程规定程序审批的担保行为对公司无效,即使担保合同上加盖了公司印章或者有法定代表人签章,也推定相对人应该知道该担保行为应该经过公司董事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批准,相对人应该对相关决议进行审查。任何人在接受公司担保时,若未能要求对方提供上述批准文件,法律将认定其没有尽到谨慎注意义务,进而认定担保行为无效。

    投服中心认为,上市公司违规担保无效即将获得法律上的明确规定。因此,投服中心呼吁上市公司以此为契机,认真开展自查,全面排查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有无违规担保行为,同时加强公司印章管理、强化公司内部控制、完善公司治理,杜绝违规担保。对已经发生的违规担保,督促相关责任方及时采取清偿债务、反担保等应对措施,清除违规担保的影响。违规担保给上市公司造成损失的,依法及时向责任人追偿。广大中小股东也应珍视法律赋予的股东权利,积极参与上市公司治理,共同维护上市公司及股东的合法权益。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何剑岭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