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秦汉新城的“穿越手笔”?

    每日经济新闻 2018-11-12 11:43

    每经记者 读者投稿    每经编辑 刘琳    

    小学课文《这不是一颗流星》,记忆犹新。尤其那句,“妈妈,熊!”单纯清澈,至今涤荡。

    寓教于乐,大概就在这种点滴之间。

    遗憾的是,作为一名80后,小时候欣赏舞台演出的机会屈指可数。如今回想起来,倒不如那篇小学课文来的印象深刻。

    之前粉巷财经介绍《我的小伙伴》,昨晚特地带孩子看了首演,颇多感触。

    西安这几年,舞台剧越来越多,尤其针对儿童,都知道孩子的钱好挣嘛!但怎么说呢,多囿于团队和投入,相比于昨晚的演出,大概就像快餐文学与史诗著作的区别。

    演职人员离场,孩子仍在鼓掌。

    之于家长,带来的更多是一种观照当下的反思,孩子的孤独感可否认真顾及?

    之于产业,则更多是启示,就像粉巷君说的:中国文化要走出去,自说自话是不行的,何不妨借助久经验证的“世界文化语言”进行加持……

    谈谈演出的几个亮点

    早上醒来,发现不少本地媒体都关注了昨晚演出。无论是对国际制作班底,13首原创歌曲的穿插,科技感的舞台呈现,抑或穿越剧情的铺陈,“爱与和平”的主题烘托,均不吝笔墨,普遍是比较认可的态度。

    这里从个人观感出发,谈几个印象深刻的点。

    首先是它的艺术形式很难界定。众所周知,舞台剧分为歌剧、舞剧、话剧、哑剧、诗剧、偶发剧、木偶剧等等。《我的小伙伴》由歌舞元素贯穿始终,但显然,从前期宣传和演出效果来看,发生于未来秦汉新城的穿越剧情设定,似乎更具权重。

    可能就像演出方讲的新概念——音乐舞台创意剧。


     

    再者,对于道具装置的运用,穿越于古朴和未来的效果呈现,国际团队很有想法,而且下了血本。昨晚演出在陕西广电大剧院进行,如裸眼3D、机器人、无人机、秦王宫复原,尤其大量发挥了舞台的机械装置功能——这是直观判断演出规格的标准之一。

    然后是剧情铺陈,未来高节奏的社会环境中,父母因为工作繁忙无暇顾及孩子的孤独感——从这个角度切入,紧接着一系列脑洞大开的穿越剧情,尤其对兵马俑起源的解读很有意思……之后,家庭团圆,各自反省。

    前期宣传中,该剧一直强调“爱与和平”这种宏大主题,但作为一名家长看来,它实际上更多是观照当下,极具现实意义。演出方讲,这并不是一部单纯针对儿童的剧,大概也在于此。

    至于其国际艺术家班底,包括音乐人萨顶顶、连续14年出任皇家莎士比亚剧团艺术总监的阿德里安·诺布尔、英国著名制片人吉纳·费根、北奥开幕式首席造型设计陈敏正等,就不再赘述,作品本身才是最好的广告!

    观照当下的感动与反思

    此前有媒体提到,《我的小伙伴》主演班底全部采用新鲜面孔,音乐功力与舞蹈技巧是出品人萨顶顶遴选演员的唯一标准。比如昨晚的小主角陆俊昊,刚满12岁,之前没有出演过舞台剧,经验比较欠缺……

    但从首演效果来看,小家伙任务完成的还不错。

    毕竟,对于当下很多家庭的孩子来说,这一角色,可谓本色演出——虽然剧情设定在未来,但实际上,我更愿意将它视为一部探讨家庭教育的剧,希望更多家长能够有机会带上孩子去欣赏。

    观照当下,随着社会节奏的加快,很多父母忙于工作,无暇顾及亲子陪伴,导致孩子感受不到家人的温暖。久而久之,亲情淡漠,内心孤独,痴迷于电子产品,不愿与人相处,乃至产生抵触情绪。


     

    去年的一份亲子统计报告显示,中国父母,7.98%能够全职陪伴孩子,工作日下班及周末陪伴占30.32%,只有周末时间的占38.56%,每周不足一天的占23.14%。换言之,七成中国父母没有足够时间陪伴孩子。

    更触目惊心的是,2/3的中国儿童与手机、iPad为伴,拥有邻居小伙伴的,仅占10.94%。

    剧中的小主角,即典型的这种人物设定。

    生活于2218年的全智能时代,父母长期不在身边,内心孤独,没有玩伴,依赖电子产品,当其阴差阳错穿越到200年前的秦汉新城,扰乱了正常社会秩序,亦百般抵触,不愿认错。直到再度穿越去往秦朝,新结识的玩伴死去,才开始反省……

    从剧情中抽出思绪,打量身旁全神贯注的小朋友——对于为人父母的我们,感动之外,亦多反省!

    陕西文化走出去?

    演员谢幕时,组织方透露,后续将开启全球巡演。

    希望未来票房大卖,但那毕竟是秦汉影视等投资方的事。作为一名从事文化产业的观众,更愿意从个人角度来谈谈启示。

    宋城演艺想必都知道,市值近300亿,“千古情系列”吸金无数。

    这样一家公司,怎么可能无视西安市场?

    早先有同行讲,宋城演艺其实多年前就曾来西安谈过合作,奈何最后条件没谈妥,不了了之。直到去年,西安开放力度升级,才再度进入。试想一下,“中华千古情”早几年开演,对于西安旅游市场,又会是怎样浓墨重彩的一笔?

    很多时候,我们的产业落后,缘于保守——思想不开放,市场不开放。


     

    拿《我的小伙伴》来说,事实上,现如今穿越剧情不算什么新鲜创意,植入区域品牌亦时而有之,不过对于历史文化资源浑厚的陕西而言,进行艺术创作加工,还是很适用的。但尽管如此,过去的本土创作中,依然鲜见。

    并非不会大开脑洞,像去年以来,西安的很多事儿,如“抖音之城”,是开创了国内先河的。

    所以审视过去,我们可能对于资源的主导太过固执和封闭,也可能是信奉“宁可不做,起码不错”的理念。这与我们对外开放,承担“一带一路”文化交流的使命,俨然背道而驰。

    好在去年以来,诸多新政推行下,西安开放程度显著提升。

    “无中生有,有中拉长”已成为共识,秦汉新城的这次尝试,值得鼓励,也希望西安乃至陕西,将来能够更多的市场化作品推出——让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