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专访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经济社会问题并非都因为市场化不够 政府和市场边界划分需要更清晰

    每日经济新闻 2018-10-24 19:46

    黄剑辉认为,应当将经济社会划分为战略性、民生、公共性和商业性四大领域,四个领域依照属性的不同,该让市场发挥作用的地方就让市场发挥作用,该让政府发挥作用的地方就让政府发挥作用,这是未来推进改革的一个前提。

    每经记者 周程程    每经编辑 陈旭    

    10月19日,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650899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7%。其中,三季度GDP增长6.5%。

    在看到中国经济韧性比较强,经济运行基本面比较稳定的同时,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表示,要进一步深化改革,推进高水平的开放,各地区各部门要加大“六稳”政策的落实力度,政策效应也会不断显现。

    对于如何进一步深化改革,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副秘书长、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有自己的见解。10月20日,他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时表示,有些领域的改革在理论层面还没有划分清楚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导致在实践上很难有效地推进。

    在SAIF金融E沙龙暨2018年第三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期间,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详细论述了自己的观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经济社会可划分为四个领域

    NBD:你如何看待目前的改革?

    黄剑辉:我认为,如果不把政府和市场的职能更好地划分清楚,改革的方向就不容易弄清楚。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各界也是一直谈要划分政府和市场的边界,这当然是对的,但是问题在应该如何划分上,目前思路还不够清晰。

    目前的问题在于政府缺位、越位、错位与市场越位、缺位、错位并行。比如有些人士批评一些公共民生领域过度市场化,认为政府存在缺位。对于这些问题,我认为,如果不把政府和市场的职能厘清,从而形成社会共识,就很难有效地推进改革。

    NBD:您认为应当如何厘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

    黄剑辉:在我看来,破解中国未来的经济社会发展问题,首先要把经济社会发展分解成四个领域,分解完了以后再去界定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国企和民企各自发挥作用,后面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第一个领域就是战略性领域,国家基于强国目标,设置的国开行等机构,以及一些跨国领域的重要合作,这应当是国家进行顶层设计,由政府来推进。

    第二个领域是民生领域,包括教育、医疗、住房、养老这四个民众生存必须要面对的领域。应该是政府和市场双到位,政府保公平,市场保效率。

    第三个是公共性领域,例如地铁、公交、供电、供水等,由政府、国有资本来创办,但要引入市场化的管理机制,比如供电公司、供水公司必须由政府来办,但是内部的管理,比如总经理、中层干部、员工等要引入市场化的激励约束机制。虽然是由政府创办,但是管理不能是机关化的,这会导致大家没有积极性,没有动力改善效率。当然民间资本可以通过PPP的方式参与,或者实行政府采购服务,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个领域是政府责任为主。

    第四个领域是纯粹的竞争性和商业性领域,比如酒店、商场等。这个领域没有必要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例如全聚德烤鸭、同仁堂药店、国旅等。

    将经济社会领域进行上述四个方面划分以后,由此明确,该让市场发挥作用的地方就让市场发挥作用,该让政府发挥作用的地方就让政府发挥作用,这是未来推进改革的一个前提。

    不同领域国资要区别对待

    NBD:对于您说的第二个民生领域,应当政府和市场双到位,怎样才能实现双到位?

    黄剑辉:这个领域政府和市场目前也是在两方面发挥作用,但是因为思路还不够清晰,所以力度还不够。

    民生领域的这四个方面,从上世纪90年代的改革开始,定位就不够清晰,有时甚至还会走入误区,付出了沉重代价。

    例如,目前公立医院排队挂号时间长、看病时间短,医疗服务质量低和医生很累等问题并存。住房方面,一些购买能力弱、刚毕业的学生等人群购房压力很大,出现通过“六个钱包”来买房的情况,增加了家庭压力。

    养老领域,光靠市场来养老、让家庭个人来承担也是不行的,政府也必须承担应有责任。学校方面的问题则是,公立大学在质量和数量上都存在不足。民众想要高品质的教育,一些人不得不花大成本出国学习。

    民生领域应该是强调双轨,政府、市场双到位,应该是国有资本负责建公立学校、公立医院、公立养老机构和保障房。同时应该也要放开市场让外资和民资进来,让市场去建设民营医院、国际医院、民营养老机构、国际养老机构、商品房。

    NBD:在您看来,划分为上述四个领域后,如何有效推进改革?

    黄剑辉:划分四个领域后,把目前政府的职能要和这四个领域进行对照,国企也要和这四个领域重新对号入座。从而筛选出国企在哪些领域应该收缩,哪些领域要加强。推动国企做强做优做大,也应该是在这样划分领域的前提下。如果不划分领域、不界定清楚,那么就没有确定国有资本应该发挥作用的空间。可能会造成一些人笼统认为全部国企都应做强做优做大,认为现存即合理。

    所以应当是,在领域划分清楚的情况下,该让国企发挥作用的领域,国企就去做强做优做大。而该让民企发挥作用的领域,就让民企充分发挥作用。

    有观点认为所有经济社会问题都是因为市场化不够,但我认为并不完全是这样。对照着四个领域会发现,目前政府与市场关系是越位、错位、缺位并存。例如在政府的作用方面,像公共性领域,政府还有缺位,而一些该市场发挥作用,政府又越位了。在我看来,对于这四个领域,政府应当到位、归位、就位。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