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亿撬不动这1分钱,这只“8毛股”行将退市!25万股东彻夜难眠

    每日经济新闻 2018-10-17 20:20
    详情>>

    A股或将迎来首只跌破1元退市股!今日,中弘股份尾盘跌停,报收于0.82元,这已是中弘股份连续第19个交易日收盘低于1元,即便明天(10月18日)涨停,股价也不足1元,根据深交所规定,退市或已成定局。此前,中弘股份与加多宝的“感情纠葛”,为上一次的退市危机赢得了喘息机会:在股价连续低于1元的第16个交易日,迎来涨停,股价终于站上1元。然而,这次中弘股份没能等来“白马骑士”。

    每经记者 刘明涛 林菁晶 王嘉琦    每经编辑 何小桃    

    图片来源:摄图网

    “一分钟几百万上下”——有时候,股市就是这么刺激。

    但在今天的A股,更刺激的一幕出现了:几亿元投进去,竟是为了保卫一分钱。但这场“一分钱保卫战”在最后半小时功亏一篑。结果,A股诞生了第一只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钱的股票——中弘股份(000979,SZ),等待它的,很可能是退市。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连续二十个交易日(不含全天停牌)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即一元),深交所有权决定终止其股票上市交易。

    昨天(10月16日),中弘股份的收盘价0.91元。如果今天能够涨停,股价将会回到1元,为它再换来20天的喘息时间;再不济,也要守住这0.91元,如果守不住,即便明天涨停,也无济于事了。

    所以,围绕着这0.91元,多空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功亏一篑

    即便最近大盘表现不好,但中弘股份顽强抵抗。10月8月到16日的7个交易日,深证成指累积跌了13.11%,中弘股份累积只跌了1分钱。但是,每一分钱,都极其重要。要知道,对于目前不到一元钱的中弘股份来说,1分钱的波动,就相当于1%的涨跌幅。

    今天早上,中弘股份近25万股东似乎看到了希望。开盘后不久,股价就涨到了0.96元,涨幅达到4.40%。可上涨的动力仅仅维持了半个小时。

    0.92……0.93……0.92……0.93……0.94……0.93……0.92……0.91……0.92……0.91……

    从早上10点开始,这样“织布机”般的走势,让人煎熬难耐。

    下午14点25分,盘面突变!短短的3分钟之内,中弘股份股价就被砸至跌停价0.82元;多方反应迅速,也只用了3分钟,立即将股价拉回到0.89。

    随后的7、8分钟内,多空双方展开纠缠。当股价回到0.90元时,股东们似乎又看到了希望,可就在这时,多方资金突然“缴械投降”,从14点38分开始,中弘股份股价一泻千里,并在14点47分躺在了跌停板上,再也没有起来……最终的股价:0.82元/股。

    今天,中弘股份的成交额共4.86亿元,但依然没能挽回局势。中弘股份连续19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就算明天涨停,也只能涨到0.90元。这意味着,中弘股份将成为A股史上,首只因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面值而面临退市的公司。今晚,中弘股份也发布了相关风险提示性公告。

    一深圳不愿具名私募经理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公众号:nbdnews)记者,“交易所这个规定发布以来,基本还未遇到此类型,中弘股份算是开了先河,成为该规则下可能退市第一股,我觉得挺好,至少是一次市场化的选择,资金的不认可最终让公司走向如此被动的局面。

    也有北京一私募经理表示,“几年前,有一个B股,也是因为股价连续低于面值,不过后来重组通过缩股的方式避免了退市厄运,在海外市场,缩股是很常见的现象。此次中弘股份能否会效仿,我觉得可以关注下。”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公众号:nbdnews)记者发现,2012年7月,闽灿坤B收于1.07港元,面值低于1元人民币,在连续18个交易日股价低于面值后,该公司宣布停牌重组,最终其按6:1的比例缩股方案先后获得临时股东大会和地方政府通过,摆脱了退市风险,这也是中国股市首次缩股的案例。

    那么,中弘股份会不会通过开创A股的先河,通过缩股来规避“1元退市标准”?

    其实,在8月中旬首次跌破面值之时,中弘股份一刻都未停下,想着各种办法挽回不利的局面,甚至还引出一场闹剧。

    临阵换帅

    要不是此前与加多宝的“狗血”剧情,今天的这一幕可能在10多天就要发生。

    8月27日晚上,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的控股股东中弘集团、加多宝以及银谊资本共同签署了《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三方一致同意,由加多宝以及银谊资本对中弘股份及中弘集团进行债务重组,以完善资本结构,调整产业结构方向。同时加多宝以及银谊资本对中弘股份以及中弘集团注入优质项目,提供流动性支持,帮助中弘股份以及中弘集团化解面临的债务危机。

    对于中弘股份来说,这无疑是一份救命的公告。

    从去年以来,这家房地产公司便不断的“爆雷”:实控人出走香港半年不归,高管纷纷离职、拖欠员工工资、财报涉嫌虚假记载被立案调查……

    最致命的是,这家公司目前逾期债务已经超过50亿,当时,公司股价已经连续9天低于1元。

    8月28日、29日,中弘股份连续涨停,股价涨到了0.96元。这口气还没喘过来,闹剧就发生了。第二天,加多宝火速否认这次重组。随后,中弘股份的股价也因此大幅回落至0.81元。

    9月3日、4日、5日三天,在游资的炒作下,中弘股份再次连续大涨,股价在9月5日时回到1元,为中弘股份换来了20天的喘息期。

    10月9日,中弘股份再次公告称,与宿州国厚、中泰创展共同签署《经营托管协议》,宿州国厚将对中弘股份进行托管经营,中泰创展同意在宿州国厚实施托管经营过程中,酌情给予中弘股份流动性支持,促进其债务重组,尽早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可是这一次,市场并没有给中弘股份机会,10月10日,中弘股份股价盘中一度涨到了1.02元,但收盘时还是回落到了1元一下。

    20日的“大限”眼看就要到了,这时,中弘股份又拿出一招——换帅!

    10月16日公司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长王继红和总经理张继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辞职原因是“个人原因”,其中王继红在补选出的新的董事前将继续履职。

    “空降”的张永宏将成为中弘股份的新总经理。公告显示,1964年生的张永宏在2008年到2012年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副院长,2013年至今担任深圳源泉汇创业孵化器总经理。

    如今看来,这些“救火措施”都是徒然,中弘股份24.66万股东将何去何从?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将继续保持关注。

    延伸阅读:

    中弘股份: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说到中弘股份,就不得不提到它的创始人王永红。

    2000年,28岁的王永红以低廉的价格买下了北京东五环外一幅600亩的地块,那时,常营还是一片无人问津的荒野。

    囤地8年之后,随着北京CBD东扩,那片“荒地”的价格已经翻了10倍,王永红将其打造成了至今还是京城最著名的商住房——北京像素,近万套房子在4年内就销售一空。

    年少成名又独具慧眼,卧薪尝胆之后的王永红一举成为身价百亿的富商。尽管尝到了开发住宅的第一桶金,但王老板志不在此,他希望用资本撬动资本,并由此布下了更大的“赌局”。

    随后的几年里,王永红先后尝试过影视、手游、主题乐园、旅游地产等新生意,但最终没有什么起色。2015年,他在自己的私人会所里,正式提出“A+3”战略转型决策:一家A股上市公司外加三家境外上市公司(A即中弘股份,定位于一家全面开发旅游地产的重资产公司;三家境外上市企业则属于轻资产公司,一家围绕互联网金融做物业营销,一家做在线旅游,另一家负责品牌运营管理),并正式开启了新的转型之路。

    近年来,在中弘股份并购多达几十起,其中最令业界震惊的,是被称作“蛇吞象”的半山半岛并购案。

    2015年9月,停牌近半年的中弘股份宣布,将以58亿元接手半山半岛项目,拟通过支付现金、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但仅仅一个月之后,中弘股份就宣布重组失败。该年度,中弘股份全年净利润仅有2.87亿元。

    对于此次失败,王永红当时的解释是,“标的资产后续整合过程涉及环节众多、交易过程复杂、基础工作繁多。”

    但善于资本运作的王永红并没有放弃,采取了联合金融机构利用加杠杆的间接收购方式重新启动对半山半岛项目的收购,试图以10亿元撬动60亿元资金,此举也引来了深交所发出问询函。

    除此之外,仅在2015年,中弘股份就对外公布了多起并购案,包括8月19日,以7.06亿港元代价收购香港上市公司开易控股72.789%股权;在9月10日收购了另一家香港上市公司Walker Group Holdings Limited不少于60%的股份;10月8日,其境外全资子公司又计划收购卓高国际66.1%的股份。

    2016年12月23日,公司还出资10亿元收购天津世隆17.238%股权。2017年5月5日,更是耗资约11.6亿元收购CMSPC投资基金部分份额,几天之后又宣布斥资约27亿元收购高端旅游服务商A&K公司90.5%的股份。

    公开财务资料显示,中弘股份2017年营业收入10.16亿元,净利润为-25.37亿元,同比下降1834.45%%。而整个2016年以及2017年,中弘股份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皆为负数。

    中弘股份的官网上,赫然保留着王永红的“董事长致辞”。其中写道:当朋友询问我是如何让中弘如此快速发展起来的,我回答我只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我要让所有中弘的业主们感觉到产品的好。

    第二件事就是我为之骄傲的员工们。

    第三件事就是股东们。

    如今看来,这不免有些讽刺。第一件事,北京御马坊项目一夜从明星项目变成烂尾楼,济南项目停工停售;第二件事,拖欠员工数月工资,高管陆续出走;第三件事,公司财报涉嫌虚假记载,大股东集体撤退,股票沦为“仙股”。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何小桃


    各抒已见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