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的8年狂奔路与王兴的“九败一胜”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9-20 11:53
    详情>>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王兴不是创业的幸运儿。在IPO聆讯前夕的8月,媒体发现王兴偶尔会在“饭否”上记录着香港随想。而过去10年间,他更新了超过12838条动态,透着对昔日创业项目的眷恋。

    每经记者 张斯    实习编辑 王丽娜    

    9月20日,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如愿在港交所敲锣 每经记者 张斯 摄

    在等待了漫长的8年之后,美团点评终于迎来登陆资本市场的时刻。9月20日,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如愿在港交所敲锣,宣告美团点评的上市,开盘股价72.90港元,照此计算,美团点评市值510亿美元成为继BAT后的第四大互联网公司。

    有着一副娃娃脸的王兴是互联网创业大佬中较为低调的一个。《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敲钟现场看到,今日的王兴依然不善言辞,脸上带着难以言表的笑容。行业对他的了解,来自他打赢了轰动一时的千团大战,又率领美团在各路巨头参与其中的外卖之战所表现出来极强的领导力和战斗力,以及资本的多次注资背后寄予的厚望。

    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王兴不是创业的幸运儿。在IPO聆讯前夕的8月,媒体发现王兴偶尔会在“饭否”上记录着香港随想。而过去10年间,他更新了超过12838条动态,透着对昔日创业项目的眷恋。有人说,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成功,成功者可能经历过更多次的失败。在《九败一胜》的书中,你会看到如果没有校内网、饭否网、海内网这些创业项目的失败,也就不会有今天的美团和王兴。

    美团的资本故事

    “民以食为天,吃是巨大市场。”9月6日,在IPO挂牌前的最后一场发布会上,王兴再一次梳理其战略,在发布会上谈到美团的“核”及发展边界,同时也为自己的扩张确立了圆心。

    创办于2010年的美团从最初的野蛮生长,到如今的一路狂奔,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餐饮外卖平台。在王兴的演讲中,美团以“Food+Platform”为战略核心,通过一个平台支撑多品类的业务,并在各品类之间交叉营销,实现了完整的online-offline闭环。美团试图在对外讲述一个“Food+超级平台”的资本故事。王兴曾说,整个全世界互联网行业历史其实就是一个O2O的历史。

    “互联网就是对现实生活的某种复制,对现实生活数字化。”创投圈投资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此表述,在他看来,互联网不是凭空造出来的,都是对现实生活的反映。基础是生活的场景从线下转移到线上,长出很多新的应用,有更好的体验和创造。

    而成长在这样的互联网演变历史中的美团,曾抓住了两个机遇。第一个是2010年创业之初,以团购起家打赢千团大战并对O2O的渗透。回忆起当年团购大战的惊心,美团前员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透露,“最凶的时候是大家都在烧钱打广告,楼宇广告都打到美团大厦了,电梯间全是竞争对手的广告。但是美团就一直坚持不打,后期证明这个决策的正确,一是有效节省了资金,二是教育了市场,团购普及了却并没有记住他们的品牌。”

    千团大战的胜利对美团的意义不言而喻,互联网观察人士尹生也表示,王兴从千团大战走出来,并不是偶然的。当其他团购网站在拼命扩张的时候,美团最初并不是跑在第一的,有节制的,属于稳健扩张,最后当整个行业突然之间熄火的时候,美团反而储备了足够的现金,快速扩张,然后去整合。

    而在上述创投圈投资人看来,除了稳健的战略部署,从B轮开始到拉手死掉的那几轮融资对美团来说都很重要。“如果说拉手上市成功,那资本故事就完全不一样了,拉手倒下才确立了美团的领军地位。融资节点的关键,对业务是最大的竞争。”

    毫无疑问,美团抓住了第一波O2O渗透的红利,并且逐渐培养起人们在互联网时代的新消费习惯。回忆从2010年到2013年的千团战争,王兴说,同行比较大的错误是把目标定得太短,有些对手不注重成本效率,这个行业归根结底还是三高三低,互联网给传统行业带来的变化就是更低成本、更高效率。

    此前,王兴曾在饭否上写道与红杉资本美国合伙人Doug Leone探讨做风险投资中遇到的各种意外之事。王兴问Doug Leone 风投30年间哪件事最让他惊讶,他想了一下说,“最让我惊讶的是,这30年来我投过的公司里竟然没有哪一家是一帆风顺长起来的。”

    千团大战过去后,美团开始了野蛮式成长。在美团发展之初,其因为没有清晰的边界界限,在很多投资人眼中,更像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学生。过去八年,美团发起数次战争。它四处出击又四面树敌,以美团式的扩张延伸着自己的版图,这也成为外界对美团最大的质疑。而幸运的是,美团抓住的第二个机会则是2014年前后,开始以“吃”为圆心的发展内核。

    王兴曾在“饭否”上写道,“‘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罗大佑在《亚细亚的孤儿》里的这句词也适用于商业。”深谙运营之道的王兴,帮助美团在2014年5月拿到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红杉资本中国等机构的3亿美元C轮融资,6个月后,D轮融资金额飙升至7亿美元。

    而不得不提的是,在美团的融资历史中,红杉资本中国参与了五次,也是王兴背后最坚定的支持者,见证了美团从团购、点评、外卖、酒旅再到共享单车领域的扩张。同时,红杉中国也是大众点评唯一的A轮投资人。作为共同股东,红杉资本也被认为是大众点评和美团合并的主要幕后推手。

    “对美团来说,另一个至关重要的节点是收购了大众点评。”某券商分析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说道,“大众点评从盈利模式上,基本上靠佣金和广告赚钱,但估计给予美团点评整体的贡献是不如美团和酒店大的,它的很大意义是作为信息流的入口,在一二线城市有非常扎实的用户基础,给美团外卖能够起到很优秀的导流作用。”

    在王兴看来,O2O有宏观和微观之别,宏观上的O2O就是淘宝、京东、58、赶集这些把线下的东西往线上搬,就是线下对线上,而微观上的则是消费者和商家上网后,大家开始在线上寻找服务,然后在线下完成交易,这是线上对线下。

    “美团及其所处行业的高成长潜质,生活服务市场的线上化率仍有很大提升空间,餐饮行业线上线下一体化进程正在加速。”作为美团早期投资机构,近日,挚信资本合伙人李曙君对美团上市表示看好。

    正因为美团未来的成长性好,所以才会被投资者看好。美团最新公布的招股书,也用数据证明了这一点。截至2018年前四个月,美团实现营业收入158.24亿元,较2017年前四个月的营业收入81.19亿元翻了近一倍,超过2016年全年营业收入130亿元,接近2017年全年营业收入339亿元的一半,美团的营业收入连续两年保持三位数增幅。

    如今美团要讲的则是一个以“吃”为美团最重要品类的故事。在行业人士看来,解决一日三餐的刚需决定了其高频需求的特点,2015到2017年,美团日均餐饮外卖交易笔数由170万笔升至1120万笔。美团正是抓住这个吃喝玩乐行业当中最核心的品类,构建了一个超级生活服务平台。

    而值得注意的是,过去几年间美团的竞争对手也发生了变化,从当年的拉手网、窝窝团(更名窝窝)、大众点评网(已被美团并购),变成现在的滴滴出行、阿里巴巴旗下的饿了么……在赢了轻量级决赛之后,美团点评进入了与重量级对手贴身肉搏的比拼。这也将成为资本期待美团,在港股市场上讲得精彩的下一个资本故事。

    王兴的新起点

    美团高管团队合影 每经记者 张斯 摄

    “如果我一整天都没看到、想到、或做过什么值得在饭否上说的事,那这一天就太浑浑噩噩了。”这是王兴在“饭否”上的自述。相比王兴在公共场合的少言寡语,这位清华理工男在“饭否”是通透的、接地气的。

    站在聚光灯下的王兴,依然不善言辞。但他特别表示了感谢。感谢3.4亿在美团点评花钱的人,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感谢470万全国各地合作商户;感谢近60万的小哥骑手;感谢全公司5万多员工及曾经付出的老员工;感谢曾经的投资人以及今天及往后的投资人;还特别感谢乔布斯,如果没有苹果,如果没有移动互联网就没有今天。大家就不可能在手机点餐。

    回顾王兴15年的创业史,像一部励志的教科案例。王兴曾向身边人推荐过一本书,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德的《异类》,这本书谈到一些人能够成功,是因为他在这个行当泡的时间超过一万个小时,超过这个时间,你就会触类旁通。可以说,在王兴创业的前10年里,几乎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的精髓。

    用《九败一胜》中关于王兴创业的说法,校内网之前的近十个项目都失败了,因为方向不对,但是2005年成立的校内网,因为缺钱2006年卖给了陈一舟; 2007年又成立了饭否网,因为缺乏经验,不懂政治,2009年被关停;而诞生于2007年的海内网,不缺钱,但产品不行;到了2010年,开始创业做美团网的时候,团队、资金、产品、方向、创始人经验都有了,所以美团做起来了并一路狂奔直至今日上市。

    曾在2011年~2015年间,担任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兼阿里资本董事总经理的张鸿平,在回忆投资美团的往事时也提到,2011年,当阿里投资部在几乎见过了团购战场上的前几名后,最终选择了规模不是最大,数据却十分稳健的美团,并力荐之,这主要还是相中了美团的团队。

    而在大部分接触过王兴的人眼中,对他都有着极高的美评。“他是一个非常聪明,非常有自己主观思想的一个创业者。”在美团前员工眼中,王兴是个能够从每次创业失败之中吸取教训的人,“比如从饭否他学会了做政府关系,从校内他又学会了融资的重要性,一个人如果不会重复犯第二次错误,那真的是很厉害。”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曾经评价王兴,“他是一个极度热爱产品的‘偏执狂’,有雄心,有担当,眼光长远又冷静踏实,这几年更是成为新一代企业家中的佼佼者。这也是我们长期看好美团点评的关键因素之一。”

    在行业看来,大部分评价王兴性格的标签都是相对客观准确的,其中,不善于沟通也被业界所熟知。“想的多,想的深的人,通常沟通和交流能力就会比较差,所以美团在融资过程中是非常非常吃亏的。”上述创投圈投资人回忆道,王兴是一个非常容易把天聊死的人,所以并不善于沟通却是善于思考的人。”

    就是这样一个不善于沟通,一直喊着不上市的王兴,这次终于带领美团点评踏上了新的起点。事实上,上市前的美团和王兴,都在这场创业的竞技赛中实现了自我革新。在美团业务扩张、人员扩张的时候,王兴的角色也发生了变化。在校内网、饭否网时期,王兴抓产品,抓细节,一个像素的变化也会问为什么,当时团队十来个人,他的角色更多地侧重于产品经理。

    在美团网,他开始学习如何做一名CEO,如何做一名企业家了。“CEO没法让别人代劳的职责是,设计公司愿景和战略,确保传达给所有利益相关方;招到并留住最优秀的人;确保公司始终要有足够的资金,这和空气一样。”他曾如此在书中描述CEO的职责。

    而行业人都知道,王兴还是一个爱读书,学习能力很强的人。英特尔总裁安迪•格鲁斯、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都是他的学习对象。“王兴爱吃、爱读书、爱问问题。”高瓴资本创始人兼CEO张磊笑言,“这几样恰好我也都喜欢。所以,我们经常一起吃饭,彻夜长谈。”就在一周前的9月1日,美团紧张准备投资者推介会的间隙,王兴与张磊在香港一家酒店约饭,并深聊到近凌晨两点。

    王兴曾送《领导力梯队》、《格鲁夫给经理人的第一课》等书给管理层,大家研读之后,在会上讨论某件事该怎么处理,他会说,我们用的是《领导力梯队》第三章第二节有关某某问题的解决方法来处理这个问题。

    在上述创投圈投资人眼中,王兴的这种善于深度思考和具备好奇心的性格,也将美团的业务边界做的很宽阔。“美团的业务特点也是由这样创始人的这种性格带来的,但每个业务的思考深度是足够的,做不做,怎么做。”

    在王兴的规划里,餐饮、旅游、到店综合类每个领域都能做到几百亿美金规模。但是,这些领域也有各自的劲敌,美团能否随着上市成为新一极?

    在谈到上市后美团发展时,该人士表示,“它的使命是eat better,live better,这是一个更广泛的范畴,住,行都可以算live better。所以,未来在它的使命之内,有协同都有可能努力尝试去创新。阿里、亚马逊在一定程度上是类似的,但美团不一样,它的业务广泛,很多是完全不同的领域都会去涉及。”

    不过,他也强调,现阶段肯定还是“吃”为主。未来可能在住,衣食住行去扩展品类,只要能找到新的切入点都是有可能的,今年美团在B2B方面发力很猛,新零售未来会是持续发力点,但做不做起来不好说。而出行业务如果没有持续的增长点,可能都不会长期持续做大。

    而对于外卖业务无疑是当下的重中之重,香港知名股评家潘铁珊撰文称,在外卖这一低毛利但高频、刚需的领域做到市场规模第一,相比于追求短期利润,美团更着眼于长期价值,取得绝对的入口流量优势。前述某券商分析师也认为,“美团在三四线城市给美团外卖做导流,现在美团+大众点评+美团外卖占到外卖流量入口的89%,我推测是三分天下的局面。”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外界此前一直猜测经历了八轮融资的美团点评,王兴的股权还有多少。随着此次IPO,美团点评的股权结构也随之公开。据美团点评招股书披露,截至目前,腾讯为第一大股东,持股20.1363%,王兴持股11.4386%。

    而自2014年上半年美团获得来自腾讯的战略入股后,在随后的几年里,腾讯还向美团点评追加了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去年十月,腾讯促成了美团上市前最大的一笔融资40亿美元。因此,背靠腾讯的大树,在平台、流量和数据上,微信对美团点评有着大量倾斜。在微信钱包的“十二宫格”中,美团点评的嵌入产品占据了四个位置,其战略地位不言而喻。行业也看好未来腾讯携手美团点评的更多发展空间。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王丽娜


    各抒已见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