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路资本竞入880亿电竞市场 中国电竞等待“大卫·斯特恩”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9-10 17:59
    详情>>

    对于“少年”电竞来说,2018年绝对是值得被铭记的一年。今年8月底,电竞项目正式亮相雅加达巨港亚运会现场,虽然只是表演赛,但现场气氛和传统体育相比丝毫不逊色。首次出征的中国队最终拿下了两金一银的成绩,现场国歌奏起、国旗升起的瞬间,不少远赴海外观赛的中国观众激动至落泪。2022年,电竞将成为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每经记者 许恋恋    每经编辑 温梦华    

    从1998年中国电竞行业进入“探索期”开始,至今也才20个年头。对于“少年”电竞来说,2018年绝对是值得被铭记的一年。

    今年8月底,电竞项目正式亮相雅加达巨港亚运会现场,虽然只是表演赛,但现场气氛和传统体育相比丝毫不逊色。首次出征的中国队最终拿下了两金一银的成绩,现场国歌奏起、国旗升起的瞬间,不少远赴海外观赛的中国观众激动至落泪。

    2022年,电竞将成为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与此同时,电竞也在入奥的道路上继续跋涉。对于中国电竞人来说,呼吁“大卫·斯特恩”的声音愈加强烈。作为NBA30年的总裁,大卫·斯特恩一手打造了NBA王朝,将NBA变成了世界上极其成功的职业体育联盟,这几年NBA联盟年收入稳定在50亿美元左右。

    多年前“中国魔兽第一人”李晓峰(ID:SKY)身披国旗走向领奖台的一幕激励了无数热爱电竞的少年。很多年过去,中国电竞的版图也正在被改写。以王思聪为代表的“富二代”们带着雄厚的资本入局电竞,腾讯、网易为首的游戏大厂也开始大幅投入电竞,多路资本竞相入局。

    但对标传统体育,国内电竞的发展依然存在不少掣肘,受制“打游戏玩物丧志”传统观念影响,电竞的社会化普及仍有阻碍。相比于观点和政策,电竞的商业化进展现状更让电竞人揪心,中国电竞对拥有自己的“大卫·斯特恩”有着强烈的渴望。

    ▲雅加达亚运会电竞表演赛中,《王者荣耀》海外版(AoV)夺得金牌(腾讯供图)

    苏宁京东B站纷纷入局 “王思聪们”引出了更大的资本游戏

    在电竞俱乐部这个关键环节上,“王思聪们”作用明显。8月19日,王思聪以队员身份高调亮相IG战队的LPL(英雄联盟)夏季联赛,再一次让电竞在公众面前“怒刷”了一波存在感。王思聪不仅是IG电子竞技俱乐部的投资人,旗下香蕉娱乐也承办电竞赛事业务。

    一位圈内资深人士总结中国电竞发展时认为,2003年至2012年,国内赛事水平处于网吧赛水平,电竞尚未受到重视,WCG、G联赛是当时的顶峰,但相比上世纪90年代初便开拓电竞市场的韩国,国内的赛事水平远远落后。

    李晓峰之后,电竞再次火热,或要归功于王思聪进军电竞引起的“二代”电竞潮。2011年CCM战队参加世界电子竞技大赛,获得了中国区冠军。之后就因为资金链断裂,即将解散。当时职业电竞的价值尚未被认可,参与者大都只是游戏爱好者。同年8月,王思聪带着王健林给的5亿资金进入电竞领域,首先收购重组CCM战队,之后改名为IG战队。

    “强势进入,强势整合”当初进入电竞圈时,王思聪曾如此豪言。一位熟悉王思聪的行业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王思聪在电竞方面很有想法,做电竞并非一时意气。2011年至今,王思聪确实将自己做成了电竞的一个标杆。

    当然,看上电竞的并非王思聪一人。合生创展大股东朱孟依的大公子朱一航、中国香港霍家接班人霍启刚、中国香港新世界三代郑志刚、雏鹰农牧公子候阁亭、中国稀土控股公子蒋鑫、赌王之子何猷君等先后涌入电竞圈。

    其中,霍启刚并非投资战队,而是成为了电竞体育化幕后的重要推手。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电竞表演赛开幕式上,他不仅作为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致辞,同时也为获得金牌的选手颁奖。《英雄联盟》比赛中国队夺金,从颁奖台上走下的霍启刚满面微笑,对中国队的表现颇为满意。这一次,霍启刚完成了他在电竞圈真正意义上的首秀。

    雅加达亚运会电竞表演赛中,《英雄联盟》比赛中国队夺金,霍启刚为获得金牌的选手们颁奖(腾讯供图)

    业内人士明白,王思聪等二代的“网红体质”,为推广电竞确实起到了作用,但“王思聪们”也无法改变俱乐部亏损这一难题。当更大圈层的资本开始关注到电竞时,更大的电竞商业化命题摆上桌面,更大的玩家也开始崭露头角。

    直观的反映就是电竞俱乐部的急剧增加。不久前,在CCG EXPO 2018 高峰论坛上,中国魔兽第一人”李晓峰合伙人、钛度科技总裁杨沛分享了一组数据,他表示受益于《绝地求生》手游和端游,电竞产业俱乐部今年至少多了几百家、甚至上千家。

    2017年,包括电商、视频网站、游戏公司在内的资本力量纷纷进军电竞俱乐部,比如苏宁收购SNG,京东投资JDG,B站投资BLG等。红火之余也昭示着,电竞已经不再仅仅是“富二代”的游戏。

    “资本进来以后,电竞俱乐部已经不仅仅是“王思聪们”的游戏了。早期只有‘富二代’投钱做电竞战队,现在资本市场看中这个市场也在布局,可以说是资本的游戏。”一位资深行业人士对每经记者感慨道。

    大厂商主导电竞 或为电竞“正名”让出规则制定权

    不久前的2018年亚运会,电竞首次作为表演赛亮相,当时,国内观众的一个关注点是,为什么看不到直播?

    霍启刚在接受《体坛电竞》专访时表示,韩国发展电竞多年,但从来没有比赛在SBS、KBS等大型的电视台上播放,亚运会让电竞的比赛第一次在韩国传统电视渠道上播出,是一个突破点。

    不过在行业人士眼中,因为相关政策限制,未被国内传统电视媒体直播,中国观众看不到直播,是电竞入亚风光背后的遗憾,何况中国队战绩斐然,是一次难得的为电竞正名的机会。

    “电竞和传统体育的精神是互通的,电竞并不是所谓的玩游戏,电竞是电竞,玩游戏是玩游戏。”拿到金牌后,王者荣耀中国队选手Alan动情地说道。一句话,道尽了圈内人为电竞“正名”的渴望。

    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2008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改批为第78个正式体育竞赛项。但直到2018年的雅加达亚运会上,《英雄联盟》《星际争霸》等六款网络游戏比赛才被作为电子竞技列为观赏比赛项目,而之后2022年杭州第19届亚运会上电子竞技将被纳为正式比赛项目。

    而国内电竞,是厂商主导时代。“国内的电竞赛事现在是厂商主导,KPL(王者荣耀)、LPL(英雄联盟)是腾讯主导。DOTA2是V社主导,国内完美世界运营,暴雪系游戏是暴雪主导,国内网易独家代理。”上述行业人士告诉每经记者,腾讯主导的KPL以及LPL已经非常成熟。

    在国内,腾讯、网易、巨人网络、英雄互娱等游戏厂商十分看重电竞,处于上游的厂商既有丰富的游戏版权,同时也愿意大力扶持电竞。今年6月,腾讯宣布在电竞领域的资源、人力、资金等各方面的投入规模也一定会远超从前。雅加达亚运会上,腾讯的《王者荣耀》也是唯一一款中国团队自研产品。而剑指综合性电竞赛事的2018网易电竞X系列赛也宣布将于9月2日正式启动。

    谁来主导,意味着,谁来制定规则。一直以来,厂商的主导权是电竞入奥、入亚的一个争议点,传统体育不涉及项目所有权,均由国际联盟主导,但电竞是归属于厂商的,有商业捆绑因素。“不过如果能入亚,甚至是入奥,厂商肯定是愿意让出规则制定权的。毕竟成为奥运会、亚运会的比赛项目,在全亚洲甚至全球观众面前曝光,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曝光度。”一位电竞行业高管告诉每经记者。


    ▲雅加达亚运会现场,中国观众激动的为中国电竞选手摇旗呐喊加油(腾讯供图)

    杨沛也表示,“未来如果发展成全民化电竞或者社会化电竞,有很多大的品牌主或者广告主进来之后,游戏厂商也会让出一定的话语权,比如说世界杯级别的赞助广告商也愿意以世界杯级别的价格来投入电竞的时候,那可能腾讯就会变成IP的授权方,电竞可能就会真正的独立于游戏,而单独的形成一个产业。”

    厂商主导赛事有利有弊,大厂推动极大地扩大了赛事影响力。去年,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赛区,全年赛事直播观赛人次超过100亿。2018上半年LPL赛区职业赛事直播观赛人次超过70.9亿。但带来的弊端则是游戏版权有各自的“山头”,游戏赛事会因为无法得到版权许可或者无法持续获得许可而导致供血不足。

    880亿元电竞市场 商业价值依然被低估

    “电子竞技的粉丝就和现在熬夜看世界杯的球迷一样,他们都有自己心中理想的战队和理想的选手。”目前国内最大的电竞赛事运营方量子体育VSPN联合创始人兼COO郑夺此前公开表示。

    电竞的潜力显而易见,Newzoo发布预测数据显示,从2017年至2021年,全球游戏市场将以10.3%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到2021年将达到1801亿美元。伽马数据发布的《2018电子竞技产业报告(赛事篇)》报告显示,中国电竞产业依然处于高速发展期,2017年市场规模达到770亿元,预计2018年将突破880亿元。

    一位电竞从业者告诉每经记者,电竞赛事体系最先进的是韩国,其次是中国,目前LPL、KPL发展已经很快了,俱乐部、选手、赛事体系、人才储备培养和商业环节搭建等都相对成熟。除了个别项目的成绩不乐观,各方面都较为领先。

    ▲中国电竞产业规模(图/《201电子竞技产业报告(赛事篇)》)

    每经记者注意到,从电竞成熟度来说,主流项目虽然成熟,但联盟化现在刚刚开始,还有很多需要进化,这就像国内主流的篮球项目与商业化运作成熟的NBA联盟之间的差距。

    在行业人士眼中,另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是商业化,“不靠资本输血的俱乐部大部分活的很艰难”上述人士坦言,除了类似QG这样的顶级战队能盈利,大部分战队的亏损都显而易见。

    “体育职业化是电子竞技运动的发展方向,腾讯电竞一直在参考NBA、英超等顶级体育俱乐部的运营模式,KPL已经实现了大部分俱乐部的盈利。”腾讯相关负责人向每经记者表示, 从 LPL、KPL的赛事赞助名单可以看到,除了传统的硬件厂商,汽车、快消、金融等领域的企业,也都纷纷加入进来。另一方面,商业模式也日渐完善,今天的电竞已经陆续开发出媒体版权、衍生品、门票、广告等多模块的商业价值。“像LPL与KPL的赛事版权费,已迈过亿元门槛”。

    下游俱乐部虽然大多亏损,但每经记者也了解到,中游的头部赛事运营方例如量子体育VSPN,已经找到自己的变现模式,吸金能力良好,只是这些赛事承办方也困惑于没有自己的核心IP,因此在赛事承办及相关泛电竞内容上进行不断探索。

    传统广告商的进入无疑是个好消息,但有资深从业者告诉记者,这些其实远远不够,无论是从转播授权收入还是赞助商收入,电竞和职业化程度较高的体育赛事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例如职业化程度很高的NBA,2014年NBA与ESPN、TNT签订一份转播合同,9年高达240亿美元,年均26.6亿美元。但量子体育VSPN CEO应书岭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电竞赛事的商业价值被低估得非常厉害,授权收入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我们在所有的点击和用户的PV、UV上其实都是完胜目前的足球和篮球,但是我们的版权费用,可能只有它们的百分之五、百分之十,价格还有20~30倍的增长空间。”

    除了授权费用,电竞业内人士还表示,商业赞助方面,目前进来的大品牌赞助商并不多,这反映出主流对电竞认可度不够高,品牌请电竞明星代言的动力也不够大,对俱乐部的商业化来说也是一个阻碍。但同样以NBA为例,2016~2017赛季NBA商业赞助约8.6亿美元左右。

    低估或许意味着巨大的潜力,上述腾讯负责人告诉记者,电竞作为一个年轻的产业,市场潜力是被低估的。电竞俱乐部作为电竞产业链的核心环节,在俱乐部管理体系、赛训体系、俱乐部商业模式上仍然存在诸多不足,腾讯电竞未来将借鉴传统体育职业化的运营经验,推动电竞俱乐部在人才培养、商业模式上逐渐走向成熟。

    有分析认为,未来,中国电竞产业将进入“黄金5年”。但未来谁来主导,协调各方进行利益分配,整合产业链上各个整体的利益,“带头人”依然模糊,中国电竞产业正在等待属于自己的“大卫·斯特恩”。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温梦华


    各抒已见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