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村总经理被立案调查 公司独家回应:目前总经理张孝清“仍然在家”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7-26 00:22

    希格玛会计所却在审计前述交易时发现了若干疑点。譬如,江苏华阳需支付的临床批件首付款来自于华威医药董事长张孝清。华威医药提交的资料显示,2017年12月22日,安鸿汇盛(江苏华阳控股股东安鸿元华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向张孝清借款3591万元,并转借予江苏华阳支付前述交易首付款。因此,年审会计师认为该交易不具有商业实质,不予确认。

    每经记者 朱万平 陈星    每经编辑 胥帅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百花村(600721,SH)最近并不平静。7月24日晚间,百花村公告称,公司董事、总经理张孝清在负责南京华威医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威医药)工作期间,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25日晚,百花村方面有关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透露,目前总经理张孝清“仍然在家”。

    值得一提的是,审计机构希格玛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百花村2017年年报时认为,张孝清有涉嫌虚增华威医药收入的嫌疑。但是,张孝清并不认可希格玛会计师事务出具的审计报告。

    月初还曾参加董事会会议

    百花村称,24日,公司收到乌鲁木齐市公安局《立案告知单》(乌公(经)立告字[2018]958号),公司董事、总经理张孝清,在负责南京华威医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工作期间,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符合刑事案件立案条件,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今天(25日)上午,公司副总已第一时间和各部门经理开过会了,目前公司核心高管团队比较稳定,生产经营情况正常。”华威医药一位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25日晚,百花村方面有关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透露,目前总经理张孝清“仍然在家”。

    华威医药系百花村2016年收购而来的全资子公司,张孝清则是华威医药的创始人。收购前,张孝清、苏梅夫妇合计持有华威医药60%的股权,为华威医药实控人。在收购完成后,张孝清也一直执掌华威医药。

    记者注意到,根据公告,张孝清7月9日曾参加公司董事会的会议。当日,张孝清作为公司董事参与审议并赞成《公司变更年审会计师事务所的议案》。

    但本月23日,百花村参与新疆辖区上市公司路演时,在公司董事长、副总及董秘等悉数参与的情况下,张孝清却并未到场参加。上市公司方面称,“涉及华威医药业务的专业问题,将通过远程连线方式由专业人员回答”。

    华威医药在月初变更过法定代表人。7月9日,百花村公告称,华威医药法定代表人由张孝清变更为郑彩红。郑彩红是百花村董事长。此外,华威医药副董事长也由在百花村工作多年的副总吕政田担任。

    在外界看来,这些举动或是百花村方面有意进一步增强对华威医药控制。

    “上市公司董事长兼任重要子公司华威医药的董事长,是为了在业绩对赌期结束后,华威医药的业务能实现平稳过度和稳定发展。”7月23日,百花村证券事务代表刘佳对中小股东解释称。

    对公司近期高管职务的部分变动,前述华威医药内部人士称:“由于目前仍处于业绩对赌期,一直到今年底都应是张(孝清)总说了算。”

    审计机构认为涉嫌虚增收入

    张孝清为何被警方带走调查,有华威医药的员工认为,此事或与华威医药同江苏华阳间的业绩悬疑有关。

    实际上,华威医药在并入上市公司后,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且去年的经营收入还曾被会计所调减。为此,张孝清曾表示强烈反对。

    此前,百花村聘请的审计机构希格玛会计师事务所认为,张孝清有涉嫌虚增收入的嫌疑,并因而调减了华威医药当年的营收与净利。虽然张孝清对审计报告提出了异议,但上市公司对此予以支持。

    希格玛会计师事务所及百花村对上交所的多封回复函显示,华威医药在2017年9月、10月及12月与江苏华阳密集签订了共计12个药品研发合同,合计金额6840万元,并拟在2017年确认收入5130万元,形成税后净利3813万元。按照被调减前的华威医药2017年税后净利6484万元计算,这一系列交易带来的利润占比达到59%。

    然而希格玛会计所却在审计前述交易时发现了若干疑点。譬如,江苏华阳需支付的临床批件首付款来自于华威医药董事长张孝清。华威医药提交的资料显示,2017年12月22日,安鸿汇盛(江苏华阳控股股东安鸿元华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向张孝清借款3591万元,并转借予江苏华阳支付前述交易首付款。因此,年审会计师认为该交易不具有商业实质,不予确认。

    当事人不认可审计报告

    除交易首付款是来自张孝清的资金支持外,江苏华阳的股权变化与控制关系显得错综复杂。

    工商信息显示,江苏华阳成立于2002年10月,其法人代表及董事长均为自然人汤怀松。汤怀松系华威医药原财务总监。此外,江苏华阳成立多年来,股权结构未有明确变动。2017年9月,安鸿元华与江苏华阳及其股东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以1000万元的转让价格并同时承担债务8775.58万元的形式受让江苏华阳99%股权,后于今年3月完成工商登记变更。在这次股权转让中,张孝清再度借出500万元给安鸿汇盛,用于安鸿元华支付前述股权转让款。

    多名与张孝清有交集的人士在安鸿元华及安鸿汇盛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其中,汤怀松担任安鸿汇盛的法人代表,持有安鸿汇盛65%股权。此外,安鸿元华在今年1月19日增加了注册资本,由400万元增资至4亿元,其中苏州云浩认缴出资33%,张孝清之妻妹、外甥女为苏州云浩主要股东。二人对苏州云浩的出资中,有5940万元来自张孝清与其妻的借款。

    对此,据张孝清认为,虽然张孝清与苏州云浩的普通及有限合伙人存在亲戚关系,但由于苏州云浩并非安鸿元华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无法直接控制安鸿元华进而控制江苏华阳;加之安鸿汇盛虽为安鸿元华执行事务合伙人,可以对江苏华阳构成控制,但其成立时间在实控人汤怀松从华威医药离职后,因此江苏华阳也不构成华威医药的关联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安鸿元华以及安鸿汇盛的成立时间,以及对江苏华阳的收购,都发生在江苏华阳与华威医药签订12个批件合同之前。安鸿汇盛注册时间为2017年8月,安鸿元华注册时间为2017年9月。安鸿元华收购江苏华阳99%股权并对后者实现绝对控制亦在去年9月。

    这些事件都发生在江苏华阳与华威医药签订第一批合同前。在这12个合同外,江苏华阳在近3年内都未与华威医药发生其他业务往来。

    也因为前述时间的临近,江苏华阳在与华威医药签订12个合同的同时,还处在股权转让期间,公司尚未办理工商登记资料,无经济实力履行合同。而张孝清在此时经多方转借交易首付款,又转回到华威医药。

    希格玛认为,该系列交易涉嫌虚增收入。对此,张孝清提出,安鸿汇盛已归还借款、江苏华阳已累计支付技术转让款4788万元等,并不认可希格玛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百花村则表示,上市公司相关人员尊重审计机构对该交易事项的意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江苏华阳,相关人士称,公司与华威医药之间存在技术合作关系,目前双方的合作仍处于正常进行状态。

    相关链接

    子公司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 百花村还被战投减持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