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盯上的榆林官商“生死簿”?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6-23 15:25

    每经记者 舍瓦 秦风    每经编辑 刘琳    

    古堆村出了个奇怪的女人,经常颠簸90公里前往晋城,卖点鸡蛋、草药之类。时值“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安逸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村里人给她起个绰号,“傻娘”。

    很多年后,大家疑惑,“傻娘”是真傻假傻——她将生意从山西做到了北京,起高楼、宴宾客,极尽手段。然名利到头一场空,2011年,楼塌了!

    京城名流辈出,很快,“傻娘”被人们遗忘。

    常根秀居士却一直感念她,三年后,长子县安乐寺重修落成,功德碑上赫然出现“丁书苗”的大名。

    也许,因为筹款多来自儿子胡志强治下的榆林市,“高铁一姐”丁书苗是个例外,令主持修庙的根秀居士印象深刻。

    也许,这是一块带有原罪的功德碑,此后数年,名列其上或虽未列名但有着千丝万缕关联的一些人,相继出事。

    而功德碑也成了榆林政商环境的耻辱碑,官商命运的“生死簿”……

    大唐陨落,五代出。

    长子县百姓捐建安乐寺,寄托安乐生活之意。彼时,庙中高僧云集,香火鼎盛。即便后来,千年风雨飘摇,破旧不堪,虔诚、庄严之气犹在。

    2009年,胡志强出任榆林市长已有时日,正春风得意。榆林商人赵发琦举报材料称,“(胡志强)为升官发财,听信大师建议,让其母亲常根秀皈依佛教,大肆修庙,借佛敛财,收受巨额贿赂。”

    2014年,安乐寺重修面世。

    每当日落夜袭,那尊据传价值两亿泛着青光的玉观音,以及隐匿在黑幕里的功德碑,与静谧而庄严的寺庙,总显得格格不入。

    碑曰“流芳百世”,但在赵发琦的描述里,这是一块带有原罪的功德碑,2011年落网的“高铁一姐”丁书苗名列其上。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原罪的迹象越发明显。

    和丁书苗一样,2013年被带走调查的王荣泽,名字亦“固执”地出现在碑文中,为原罪加持。

    如今广为人知的是,胡志强与王荣泽关系匪浅。

    后者曾执掌榆林最大国有独资能源公司——陕西榆林能源集团,号称榆林政坛“里三层”。落马之后仍能名列功德碑,想必其“功德”着实厚重。

    立碑的第二年,又一位“乐善好施者”落马。

    王永胜,系榆林市城市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同时兼任榆林空港生态区管委会主任。当年在榆林,这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据说,王当时被陕西省纪委直接带走调查……

    有意思的是,碑文中还有不少名字与榆林官商界“重名”。

    诸如原榆林市人大副主任、佳县县委书记许浚,榆林市煤炭公司原党委书记薛宝峰,榆林市煤炭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原法人方占玉,西安市榆林商会副会长冯怀真……

    随着原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落马,榆林官商界迎来大地震,人人自危的气氛开始在当地蔓延。

    那块带着原罪的安乐寺功德碑,重回人们视野,细究起来,倒似榆林官商的“生死簿”,颇有些恐怖。不知碑文中那些潜心“功德”的名字,下一个被纪委盯上的又会是谁?

    与功德碑的恐怖气息不同,供奉于庙堂的翡翠玉观音,和蔼慈祥,更多得是神秘色彩——打造这尊玉观音到底花了多少钱?粉巷君(微信ID:nbdfxcj)始终心存疑惑。

    按照赵发琦的举报材料,其价值至少两个亿。

    粉巷君(微信ID:nbdfxcj)此前亦获悉一份未经证实的举报材料,显示上述“金主”中仅某一人,便捐赠2000多万……

    然,按照《重修安乐寺记》中所述,此次重修,仅耗资300余万元。

    一个疑虑在于,重修之后的安乐寺面积扩大4倍,达到4000平米以上……即便300多万足以搞定这些,是否考虑过高达两米的翡翠玉观音的感受?

    另一个疑惑在于,慷慨解囊结下“慈善佛缘”的丁书苗、王永胜、王荣泽之流,可曾念过一天阿弥陀佛,抑或被传价值两亿的翡翠,只是赝品,缺少灵气——总之,他们并未得到庇护。

    又或者,他们心中的菩萨,另有他人。

    毕竟,发起这次筹款的常根秀居士身份显赫,系原山西省委书记、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会长胡富国妻子,原任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的母亲。

    佛教中有“不打诳语”一说,不知榆林官商界的这些人士,千里迢迢去山西寺院乐捐,究竟出了几两银子?

    又不知那些名在碑上、已身陷囹圄者,面对纪委,能否竹筒倒豆子,知无不言;更不知,某些名在碑上、依旧自由身的人士,每每听到风声,在朋友关怀的电话中,是否也能“不打诳语”。

    缘起于碑,又不止于碑。

    消息人士透露,陕西前首富高乃则数日前于西安高新区赴宴时被带走,此后亦有多家媒体印证。

    公开信息显示,高乃则与胡志强并无直接关联。

    但值得注意的是,一则,高乃则曾担任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与胡富国(胡志强父亲)有所交集;二则,府谷县国有资产运营公司曾给高乃则旗下企业借款数亿,时任府谷县长辛耀峰主持开会研究此事。

    而辛被传与胡家关系紧密,是胡志强的把兄弟——2017年,辛耀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不难发现,从王永胜、王荣泽、辛耀峰,到胡志强,以及被传带走的高乃则,榆林官商界出事的节奏越来越快,段位越来越高……

    在当地百姓与一些媒体看来,这些似乎已是预料之中的事。

    胡志强多年经营下的榆林政商环境,被描述的极为不堪。如陕北商人赵发琦的举报材料,直言胡志强大肆买官卖官、贪污受贿,甚至对区县书记、县长等职位实行明码标价。

    这种政商环境造就的营商环境,可想而知。

    一位做企业的朋友曾向粉巷君(微信ID:nbdfxcj)大吐苦水,榆林“人情社会”现象太严重,体制内“世袭”比比皆是;和一些政府部门打交道,对方会理直气壮地违约;自己企业不敢轻易招聘,因为立刻会有官员打招呼安排人进来,又不敢拒绝……

    直到去年,榆林在全国地级市综合信用指数排名已下探至倒数第三。

    回头审视,这座被寄予厚望的“陕西第二极”,要破除多年沉珂,尚需从吏治、营商等领域着手,展开一场刮骨疗毒式的大手术。否则能源经济再火热,其发展依旧不可预期。

    而安乐寺前的那座石碑,谁将“流芳”,谁将“遗臭”,时间自会给予定论。

    但愿此碑可以长存,以为警示,以为后人之鉴——以免后人复哀后人也!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刘琳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