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 中欧班列“老司机”:中国开放之路的“瞭望者”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6-11 17:33
    详情>>

    2011年的3月,第一列中欧班列拉响汽笛,一路向西进发,穿越亚欧大陆广袤的腹地,将大陆东西两端连接在了一起。作为中欧班列的驾驶员,他们成为了这场“陆权”挑战“海权”物流市场新舞台上的“舞者”和“瞭望者”。

    每经记者 梁宏亮    每经编辑 杨欢    

    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在“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新的开放格局下,中欧班列打通了亚欧大陆上除海运和空运以外的新贸易通道,正在深刻地改变着中国对外开放的格局。


    图片出处:视觉中国

    中欧班列的驾驶员,正是这场“陆权”挑战“海权”物流市场新舞台上的“舞者”和“瞭望者”。他们年复一年站在车头向前瞭望,在瞭望中见证了中欧班列发展和成长。今天,自贸君带你走进一位中欧班列(蓉欧快铁)的老司机,听他讲述中欧班列与他之间的故事。

    +1 从3班人到18班人


    图为中欧班列司机 摄影 梁宏亮

    2011年的3月,第一列中欧班列拉响汽笛,一路向西进发,穿越亚欧大陆广袤的腹地,将大陆东西两端连接在了一起。

    “以前刚开中欧班列的时候,开行的班次很少,知道班列的人特别少,会用这个班列的也很少。”仲俊斓不仅开出了从成都出发的第一趟中欧班列,而且每年成都的首趟中欧班列都是由他来驾驶。据他回忆,刚开始的时候,开中欧班列的司机人数也很少,一周下来,每个人也跑不了几趟车。

    不过,这种情况在不断地发生着改变。最能说明问题的是下面几组数据:从开行数量来看,2011年,中欧班列全年开行仅17列;而到了今年3月之时,已经累计开行突破了7600列。2017年全年,中欧班列开行达到了3600列,是2011年的二百多倍,并且一年开行数量超过了前6年的总和。

    发车频次也在不断加快。2018年3月29日,仅用88天,中欧班列的年度开行班次就达到1000列,这比2016年的256天缩短了168天,比2017年的133天缩短了45天,创下新的历史纪录。其中,中欧班列(蓉欧快铁)在今年的4月12日累计开行了2127列,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开行班列数居全国首位。

    中欧班列的蓬勃发展,让仲俊斓他们忙了起来。“中欧班列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有三班人,现在已经达到了18个班,人数大概有四十多人,每个人休息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仲俊斓告诉自贸君,“而且,以前基本上是白天装货晚上走,现在白天出发的车也渐渐多了起来。”

    伴随着开行数量和开行频次的快速提升,更多的细节也在不断地优化和完善。

    以中欧班列(蓉欧快铁)为例,从2016年开始,成都出发的中欧班列机车从韶山3型机车换成了和谐号。“和谐号故障率特别小,牵引力特别大,最大速度可以达到120。”仲俊斓说。

    不仅是车头换了,中欧班列(蓉欧快铁)的发车起点也换了。“最早时候,城厢站没有列检作业,所以中欧班列要从城厢集装箱中心先到成都北来发车。”现在,始发从成都北站改成了城厢站,整个运行时间节约了4到5个小时。

    运行效率的提升还体现在交接过程上。起初,仲俊斓将火车开到广元与西安局进行交接时,需要换上西安局的火车头再出发。这个作业流程就要消耗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现在,班列到了广元后不再需要摘头,直接由西安局的交接接管继续出发。

    +2 越来越洋气的集装箱


    摄影 张建

    很多人都在问仲俊斓,开了这么长时间的中欧班列,中间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故事。谈到这个时,仲俊斓向自贸君摇了摇头:“其实,开火车是一件非常枯燥的事情。我们最重要的是在驾驶过程中加强瞭望、保证安全。”

    但是,有一个明显的变化还是让仲俊斓印象深刻,那就是车上的集装箱变得更加“洋气”和多样化。“以前的集装箱,看起来很‘土’。因为当时拉的大型、笨重的物品比较多,比如汽车零部件、电子产品等。现在,车上还会有红酒、牛肉、咖啡、四川土特产,以及我们成都中欧班列独有的绿植,这就需要不同类型的集装箱来满足不同货物的存储需求。”仲俊斓说。

    “比如,因为要进出口很多食品,所以有了保温功能的集装箱。还有一些需要特殊存储要求的小物件也有了专门的集装箱,”仲俊斓说,“不仅是功能上,集装箱的样式越来越不一样,刚开始只有中文标识,现在还有了英文标识。”

    中欧班列加速了成都融入世界的脚步,而世界也在通过中欧班列拥抱中国。“让我们在维也纳见。”当首列直发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中欧班列(蓉欧快铁)从成都国际铁路港启程时,奥地利总统范德贝伦如是说。“虽然现在在成都的奥地利企业数量很少,但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多,”他说,“火车货运到奥地利和欧洲比水运快很多,我们的货运关系会越来越亲密。”

    2011年之时,中欧班列运送货物总值不足6亿美元,年运送货物总值达160亿美元;而到了今年的3月,国内开行线路达到61条,国内稳定开行中欧班列的城市增加到43个。到达欧洲13个国家41个城市。

    2016年,国家发改委制定了《中欧班列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确定了重庆、成都、郑州、武汉、苏州、义乌、长沙、合肥、沈阳、东莞、西安、兰州作为内陆主要货源地节点。从全局上对中欧班列的发展规划了一张蓝图。

    截至今年3月,中欧班列在国内开行线路达到了61条,国内稳定开行中欧班列的城市增加到43个,已经能够到达欧洲的13个国家的41座城市。就在今年的6月2日,石家庄的首趟中欧班列也拉响了汽笛向西进发。

    +3 亲情和师徒情


    摄影 张建

    按照仲俊斓的习惯,平时做菜时候喜欢用红酒来调味。他和他的小伙伴们驾驶着中欧班列,从欧洲拉回了物美价廉的红酒。这让他有更多的机会,在工作之余,为老婆做上一顿中西结合的大餐。 “想要收买一个人的心,你就要先收买她的胃。”他说。

    这位长着一张娃娃脸的80后,看起来十分年轻俊朗,完全看不出已经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前年,在一场关于中欧班列的会议上,与会者希望能够把驾驶成都第一列中欧班列的司机请到会上来。当仲俊斓出现时,这位领与会者感到十分惊讶:

    “不会吧?不是说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司机吗?怎么看起来这么年轻?”

    实际上,当时的仲俊斓,已经开了13年火车了。18岁就开始开火车的他,在非典那一年成为了火车副司机,在2008汶川地震那一年就成为了正司机。虽然长着一张娃娃脸,但今年为止,他已经开了16个年头的火车。

    “传帮带”是铁路司机常见的培养模式。刚满18岁之时,仲俊斓登上了火车车头,在一位经验丰富的师傅的带领下,开始学习驾驶火车。“我的师傅是我分到这里以后,在学习操纵的过程中认识的。

    十六年来,仲俊斓也已经带出了几十个徒弟,他们其中,有的在跑中欧班列、有的在跑客车和动车。“客车和动车的休息时间更紧一些。所以有时候也会特意去坐一坐他们的车,看看他们,沟通一下感情。”

    列车行进过程中,需要正副司机两位互相配合。正司机主要是开车,副司机主要负责司机室以下,配合正司机瞭望。一般来说,正副司机会按照强弱搭配。仲俊斓告诉自贸君,正副司机如果弱弱排班的话风险很大,如果强强排班的话很可能出现你不听我的我不听你的这种情况。

    “比如副司机在呼唤应答、车机联控等方面稍微差一点,我们就会找一个在这些方面稍微好一点的司机进行搭配。”两个人一起加强瞭望,会更安全一些。尤其是在跑夜车的时候,凌晨五点多的时候是人最困的时候,平时正副司机一般不会闲聊,在这个最困的时间段偶尔也会一起聊聊八卦和家常,喝点咖啡。

    “我们把中国很多好的东西拉到国外去,那也会把很多国外好的东西拉到国外来,让国人分享。实际上商品的交流也促进了我们文化之间的互相交流。我们看到了国外很多新奇的东西。”仲俊斓说。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杨欢


    各抒已见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