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说丨开云汽车王超:有四十亿人站我身后,造车还怕什么?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5-23 23:16

    每经编辑 范文清

    每经实习记者 蘧毛毛 每经记者 丛刚  每经编辑 段思瑶

    王超,微卷的头发有几分艺术家气息,眼神中总是透露出自信而狡黠的光。在业界,王超最知名的标签之一是第一代摩拜单车的设计者,但是现在他的主要任务是造电动车。

    作为开云汽车的创始人,王超的造车理念以及他进入的市场,与其他新创企业均不同。“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在接受NBD汽车(微信号:NBD-AUTO)独家采访时,王超说,他要为农村和小镇青年设计属于他们的车。他要做最便宜的电动车,也要做最贵的电动童车。

    “全球60亿人,有40多亿是农民,我后面就站着这些人,那造车还怕什么呢?”王超很笃定自己在干什么,并坚信在细分领域没有竞争对手。

    做农村市场的大佬

    上个世纪80年代初,王超出生在青岛莱西农村,父亲王开云是一位退伍的汽车老兵。受父亲的影响,从小,王超就学会骑摩托车,开拖拉机,自由自在地在田野里撒欢。

    “是不是男人?是男人怎么能不会骑摩托车。”王超至今还记得第一次接触车时的场景,父亲用激将法鼓励王超去尝试新鲜事物。当时还在上初中的王超没有被父亲“将住”,而是骑上家里的“幸福250”就跑出去了。从此以后,王超爱上了摩托车,并一直都笃信自己一定会进入汽车行业。”

    出于对汽车的热爱,17岁,王超到吉林工业大学学习工业设计专业,从此踏上了“造车”路。2009年,“希望在汽车行业留下自己印记”的王超成立了设计公司CSG。2014年,“以父之名”开云汽车成立。

    一开始造车,王超最先做的是超跑,但中途铩羽而归。

    “超跑是所有汽车人的梦想,尤其是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说。”王超说。但梦想和现实还是有差距的,权衡利弊之后,王超决定放弃“超跑”计划,把城市市场留给行业大佬们去竞争,自己改走农村路线,他认为这样做成功的机会会更大。

    于是,决定“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的王超回到了最熟悉的土地,为农村和小镇青年设计属于他们的车。后来,开云汽车的首款电动汽车——Pickman应运而生。

    “40亿农民站在身后”,“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地区”,“小镇青年”,“Pickman”……这么多时尚又抢眼的关键词包装的其实是一辆“低速电动车”。对市场来说,这并不新鲜,这个品类甚至一度处于灰色的中间地带。

    在新能源、智能化大行其道的今天,为什么王超会用相对廉价的低速电动车来切入市场?

    “在品类上,Pickman是属于低速电动车。”王超说,人数众多的小镇青年,是中国现有经济体量下最活跃的群体之一。他们年轻,有一定存款并且有很多想法。避开“兵家必争”的城市,再从小镇辐射到农村,Pickman抓取的是县级以下市场。

    事实上,在王超的老家——山东,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和生产厂家的数量都是全国之最,据统计,2017年山东低速电动车市场销量达到75.6万辆。

    “我们不参与城市竞争,把这块市场交给行业大佬,我们来做农村市场的大佬。”王超笑着说。

    最“便宜”的Pickman和最“贵”的轰轰

    售价只有两万多,便宜又结实的“最酷农夫车”Pickman在种子用户的口口相传下野蛮生长。现如今,在造车新势力刚刚步入量产阶段的时候,开云汽车已经在2016年5月20号交付了第一辆车。目前,Pickman在山东、河南等经济大省以及西藏、新疆等加油场景匮乏的地区已经卖出去了几万台车,并成功出口到非洲、南非等地。

    除了Pickman,开云汽车还有另一个品牌“轰轰”。已经是两个孩子父亲的王超认为汽车已经成为他们三代人之间的纽带,也成为他创作的源泉。

    有一天,王超不到两岁的大儿子在津津有味地翻看汽车杂志。对此,王超很兴奋:“我曾想过如果儿子愿意,他可以从小摆弄车,结果,他貌似真的喜欢车!”。

    于是,王超花了130万元,耗时18个月为儿子打造了一款专属童车——N66。全碳纤维的车身,华丽的配置再加上130km/h的极限速度,王超在社交平台上亮出这款纯手工打造的儿童车跑车时,被一些网友认为秒杀了以精致见长的诸多大品牌经典车型,王超也因此被众多网友称为“手工帝老爸”。

    “我要保证我的小孩对车的品味,对车的手感有更正确的认知。现在,我有这个条件设计车、造车。没有人像我这样认真地做童车。”王超自豪地说。现在,N66的底盘已成为王超办公室茶几的底座。

    后来,王超为儿子打造的N66也成为开云旗下品牌“轰轰”的原型。由于小孩子打开车后,第一个声音是“Hoooon”,因此王超形象地为自己的童车品牌起名为轰轰。

    “事实上,我们卖的是家长与孩子相处的时光,家长花两三万块钱买钢琴很普遍,为什么买辆车不行?”王超拿自己的孩子举例:“小孩的驾驶能力完全被低估了,我小儿子两岁多开着轰轰到处跑,去跟大自然接触,跟家长接触。有时候两个小车主凑一块,那感觉,自来熟!”

    不过,两万多元买一辆童车,对普通家庭来说,仍是奢望。目前,轰轰的客户大多数来自经济殷实的家庭。“几乎每个明星的家里都有一台轰轰。”王超说。

    在很多人看来,Pickman和“轰轰”都是“不入流”的产品,然而汽车是一个靠市场说话的行业。王超介绍,2016年,开云汽车获得第一笔上亿元的融资。随后,靠Pickman和“轰轰”带来的利润,已能够使开云整个链条滚动起来。王超透露,两个月后,开云汽车将达到自己的盈利点。

    不过,在王超看来,与亲情有关的事才令他更有成就感。王超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天,我爸在大街上看到一个人开着开云汽车的首款量产车Pickman,我爸问‘这车开着怎么样?’那人回答:‘挺好的,要不要介绍你也买一台?’我爸大笑道:‘不用啦,我就叫王开云!’”

    感谢摩拜

    在业界,除了开云汽车的创始人,王超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标签:摩拜单车的设计者。在王超的办公室里,记者看到没加智能锁的第一代摩拜单车。“当时胡玮炜(摩拜创始人)解决不了,她来找到我。”提起往事,王超笑着说。

    如何打造一辆四年都不坏的自行车,是胡玮炜当时面临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难题。最终,胡玮炜想到了在媒体工作时结识的设计师王超。2015年,王超花了6个月时间,自己前后投入60多万元,设计出第一代摩拜单车。

    “别说4年免维护,当时能满足2年免维护的链条都凤毛麟角。后来我想到汽车用的轴传动,轴传动组装时闭着眼睛往上一拍就可以,小作坊都能做。”王超说道。

    轴传动,摆脱了现有条件的制约,颠覆了自行车领域的供应链,同时,还不需要调节链条的松紧度。结实的轮毂、去除链条、全铝车身,王超用设计汽车的思路解决了胡玮炜的难题。当时,一辆摩拜单车造价高达三千元。

    很快,这款橙色单车迅速席卷了城市的大街小巷。2016年,为与OFO争夺市场,摩拜推出成本只有几百元的带有链条的摩拜Lite,这与王超的设计初衷相违背。王超当时提出反对意见,但未被采纳。“你现在去看,大街上的摩拜Lite基本上全坏了。”谈到这里,王超仍有些气愤。

    最终,在资本的裹挟下,被美团收购的摩拜征程暂时告一段落。不过,摩拜的这段经历,留给了王超更多商业上的思考。

    王超不由感慨,“这三年来,我完整经历了摩拜从草根到30亿估值,再到被收购的整个过程。从产品研发、团队建设,到公司经营,我收获了一大堆教训。特别感谢有这样一个机会,把几十年的企业像放电影一样浓缩成三年,给我放了一遍。”

    王超的理想场景

    从2001年在吉林工业大学念工业设计专业开始,王超就没离开过汽车行业。2005年,王超毕业,从北京吉普到北京奔驰,再到北汽研究院,他以设计师的身份在大型车企里历练。

    在北汽研究院时,王超参与设计BJ40,并从立项到设计、工程、底盘、采购、生产、供应链,全经历了一遍,这为他以后的创业积累了宝贵经验。目前,电影《战狼》里的明星车——BJ40仍是北汽自主品牌里卖得非常好的一款车。

    从2001年到现在,17年间,我国汽车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开始,王超和他的团队只能拆了别人的车来一点点研究。现在,自主品牌已占据我国汽车市场近半壁江山。可以说,王超经历了我国自主品牌发展的峥嵘岁月。

    “现在自主品牌的车完全不比合资品牌差,可以说已超越了很多合资品牌产品。”王超自豪地说,“我离开时,有老工程师握着我的手说,你运气特别好,用3年经历了我们43年才能经历的事。”

    2015年前后,新能源汽车风口已至,造车新势力如雨后春笋般喷涌而出。对行业动向敏锐的王超再次把握住机会,携Pickman入场。毕竟,对规模庞大的汽车产业,谁都想搏一把。

    与车和家相比,其创始人李想打造的SEV在城市里被称为“老头乐”,是低端和不安全的代名词。但是在农村市场,低速电动车正在抢占两轮和三轮车升级而来的市场。PICKMAN定位是皮实、便宜、运营成本低的工具车,目标是替代农村的电动三轮和城市近郊的微面、小型物流车。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国内电动三轮车产销量保持在850万--900万辆区间,保守估计,农村电动三轮车保有量在上亿辆,价格在2000--10000元不等,因此这是一个千亿级市场。

    然而,资本市场耐心有限。在打鸡血的同时,创始人们也冒着巨大风险。他们有可能在激流中勇进,也有可能在喧嚣后退场。“进来后,五六年干不了别的,并且第一炮干不红基本上就完了。因此,汽车行业越是外行的人进来我越佩服。”王超说。

    在王超心中,有这样一个理想的出行场景:车主本身就是出行闭环里的一个生产力,他们把Pickman作为一种生产资料,可以拿来交友、旅行、赚钱。

    对这个理想场景,王超这样描绘:“像在南美洲一样,天空瓦蓝瓦蓝的,一望无际的草原有一条公路。一群人在自行车比赛,把Pickman当头车,累了就把自行车搭在我们的车上休息。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农村或乡镇也能这样,人们不会因买了二三十万元的车而自豪,而是享受当下的自在。”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