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音乐学院毕业,她竟成上市公司董事长!投资者问:咋想的?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5-14 21:15
    详情>>

    今年3月3日,*ST云网公告称,董事会同意选举陆湘苓女士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三年。这位出生于1994年的姑娘一跃成为A股最年轻的董事长。根据公开资料,陆湘苓毕业于湖南理工大学音乐学院本科,为数不多的商业实践或许就是在中湘实业担任办公室副主任,履历可以说非常普通。而工商资料显示,中湘实业的实际控制人与执行董事名为陆镇林,而陆镇林正是陆湘苓的父亲。所以说,这种支持,还得从她父亲陆镇林身上找。

    每经记者 肖达明    每经编辑 王嘉琦    

    24岁的你,或许大学毕业不久,或许还在读研究生,或许刚刚踏入职场。而同样的年龄,一位姑娘已经成为了A股公司的董事长。看见她,你可能会沮丧:“你的晚辈也在抛弃你。”

    今年3月,陆湘苓,这位出生于1994年的姑娘被选举为*ST云网(002306,SZ)的董事长,成为A股最年轻的董事长。

    5月9日,在*ST云网(002306,SZ)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上,有投资者向管理发问:

    公司推举一个24岁学音乐的小姑娘当董事长,究竟怎么想的?

    是否能给广大股东一个解释?

    新的董事长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有何规划?

    音乐学院毕业,24岁成董事长

    今年初,A股上市公司董事长中,“80、90后”有91位。去年3月,生于1991年的王浩宇,接替父亲,成为大禹节水董事长。时隔一年之后,王浩宇的记录由1994年出生的陆湘苓打破。

    今年3月3日,*ST云网公告称,董事会同意选举陆湘苓女士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三年。



    公告给出的陆湘苓履历是:

    湖南理工大学音乐学院本科学历。2017年至今任岳阳市中湘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湘实业)办公室副主任。

    在上市公司董事长中,这一履历显得过于朴素。

    资料太少,很难判断陆湘苓是否具有商业实践和企业领导的经验,在互联网信息中,只能搜索到寥寥数条与“陆湘苓”疑似有关的信息:一条是在湖南理工大学亚瑟动漫社干部写作的社团历史中,陆湘苓这个名字出现在了该社团的许多演出中;2013年6月,陆湘苓这个名字出现在了动漫社下属部门——萌舞团的新一届干部名单中。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在人人网上搜索到了一位与陆湘苓姓名、学校、生日都相符的账号。该账号最后一条信息发布于2014年8月份,内容只有两个字——“无聊“。

    董事长是上市公司的掌舵人,24岁的陆湘苓是否能扛起*ST云网?

    根据公开简历可见,陆湘苓的商业实践或许就是在中湘实业担任办公室副主任。岳阳市政府官网去年5月的信息显示,中湘实业经营了当地一处金矿。



    而工商资料显示,中湘实业的实际控制人与执行董事名为陆镇林,而陆镇林正是陆湘苓的父亲。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梳理发现,直到2018年,陆湘苓才出现在*ST云网的公告中。对于为什么选举她担任董事长一事,*ST云网从未公开给出理由。5月9日,面对投资者的质疑,*ST云网方面只是回应:“新任董事长的选举程序符合法定程序,是股东投票通过的结果。”

    除了董事长陆湘苓此外,今年3月选举的非独立董事中,有两人(季信陵、冯大平)任职于中湘实业,还有一位监事(李金刚)也任职于中湘实业”。

    对此,5月11日,深交所向深交所发来问询函:

    请结合上述情况自查并向相关方核实陆镇林及其关联方是否已实际控制你公司董事会、监事会;你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认定的依据及合理性;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致电*ST云网,询问新任董事长的计划时,得到的回复是:

    现在不方便,如果未来有什么信息达到信息披露要求我们会发公告。

    在3月份的临时股东大会上,陆湘苓得到投票股东整体超过90%的支持,但仅从中小投资者处获得略超40%的支持,陆湘苓的上任显然更多是缘于大股东方面支持。

    陆湘苓之父:“三国杀”的胜利者

    这种支持,还得从她父亲陆镇林身上找。

    2009年11月,由“夫妻档”发家的湘鄂情在深交所上市,创始人孟凯一度身价达到36亿元,俨然餐饮界首富。但从2013年1月开始,湘鄂情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整个2013年,湘鄂情相继关闭了8家门店,巨亏5.64亿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为了求生,孟凯不断尝试转型,环保、地产、影视、大数据都曾布局,在这个过程中,湘鄂情也改名为“中科云网”。然而,2014年年底,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孟凯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所持股份被冻结,他辞任公司董事长奔赴海外,为解决其个人与上市公司的债务问题,将其股份权利授予各路“救火队员”。

    一场权斗大幕徐徐拉开。

    第一位“救火队员”:王禹皓

    2015年11月3日,孟凯授权公司时任董事长兼总裁王禹皓代为行使相关权利,并表示本次委托事项不可撤销地授权给王禹皓,直至孟凯将与标的股份相关的个人债务全部清偿完毕。

    第二位“救火队员”:陈继

    王禹皓执掌期间,上市公司及孟凯个人债务问题并未解决。一年之后,通过股权转让以及签订一致行动人协议等方式,孟凯引入另一位关键人物,上海高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高湘)的董事长陈继,并选举他担任公司副董事长。2016年12月29日,孟凯通过公证程序,撤销了王禹皓作为其受托人的所有权利。

    然而,矛盾之处在于,由于债务问题未能解决,孟凯实际上“不可撤销”其权利转让,争议由此产生。

    第三位“救火队员”:陆镇林

    随后,陆镇林的加入,让中科云网上演起“三国杀”。

    2017年2月,陆镇林突然拿出一份孟凯的授权书,该授权书竟签订于2015年12月份。孟凯一权多授,让董事会变得一团混乱,他的股份到底由谁实行权力?股权一时变成多方争夺的“猎物”。

    虽然陈继对上市公司的债务和资金问题做了贡献:通过上海高湘收购了中科云网的数千万元债务,对上市公司进行了上千万元的现金赠予,使其避免因净资产为负退市。然而,孟凯却无意将股权给陈继。今年1月,他发出一份取消委托授权书,要求终止其对陈继授予的董事会提名、监事会提名权。陈继回应,“效力待定”。

    正在这时,陆镇林通过中湘实业提出拍卖异议。随着2月6日这一授权截止日的到来,陈继最终还是失去了授权,丧失了新一届董事会的提名权,在3月份的换届选举中,败给了陆镇林的千金。

    并不轻松的位置

    难以解决的债务问题,拖延许久的管理层权斗,融资能力的弱化,导致上市公司气息奄奄。2017年,*ST云网巨亏11.44亿元,因连续两年亏损面临退市风险警示。



    仍有投资者怀念湘鄂情时期的盛景,在5月9日的投资者交流活动上,有投资者动情地说:

    我持有云网3年了,虽然深套其中,但内心深处希望云网还是改回湘鄂情吧,让孟凯回来掌勺继续做饭,别搞什么高科技了,毕竟民以食为天,还是做好饭吧!

    然而,现在的中科云网已经没有湘鄂情的实体店了。2014年,*ST云网宣布要与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共建网络新媒体及大数据联合实验室,但随着2014年末,公司立案调查和重大资产重组停止的影响,*ST云网缺乏融资能力推进相关业务,该项目暂停至今。

    绕了一大圈,中科云网还是回到了“做饭“的老路上,目前主营团餐业务。

    这位音乐系毕业的24岁女孩能否不负投资者的殷切希望呢?

    目前,深交所正问询中科云网,陈继的退出是否会影响到他此前为上市公司进行的财务帮扶和捐助?同时,*ST云网4月13日午间公告表示,161位股东以公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为案由要求上市公司赔偿损失。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王嘉琦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