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 | 鸿茅药酒的后劲:凉城“美景梦”要凉?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4-18 21:50

    鸿茅和凉城这次遭遇的舆论危机,某种程度上就像是一个乡下孩子到了城市所遭遇的困惑。如果我们以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来对比,凉城警方的行为,是很难理解的。一个县的企业,很难说真的具备通天的能力,敢于到广州去抓人。他们只是无知无畏,按照自己一贯的逻辑在行事。

    每经编辑 杨欢    

    特约撰稿 张丰

    昨天,沸沸扬扬“谭秦东损害鸿茅药酒商品声誉案”迎来了节点性的进展。4月17日下午6点,被内蒙古凉城县警方跨省抓捕地谭秦东终于取保候审,在经历了97天的关押后重获自由。


    关于鸿茅药酒这事儿,“跨省抓捕”的动因何在?这对居住在大城市的人来说或许难以理解,但是,如果站在一个小县城的县域经济角度,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小县城的政商逻辑

    翻开地图,你可能都找不到凉城到底处在什么位置?凉城县,属于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地理位置很有趣,位于长城脚下,在乌兰察布、大同、呼和浩特三市环绕的三角中心,距呼和浩特白塔机场1小时车程,距大同机场2小时车程。

    根据今年凉城县政府的工作报告显示,鸿茅药业2017年上缴税收达3.5亿。而整个2016年,凉城县的公共财政预算收入才4.08亿。 可见,鸿茅药酒是凉城县的绝对经济支柱。

    ▲图片来源:鸿茅药酒官网

    因此,之于某些部门,他们平常可能不喝药酒,但却必须保护这个本县最大企业。保护鸿茅药酒,就等于保护凉城县的经济,甚至可以上升到“保民生”的高度,成为全县的中心工作。

    就在几天前,内蒙古企业家联合会等机构联合发布“第十一届内蒙古年度经济榜”,鸿茅公司的董事长鲍洪升等10人获得2017年内蒙古年度十大经济人物称号。这个荣誉,不仅属于鲍洪升,也不仅属于鸿茅药酒,它同时还属于凉城县。对这个小县城来说,鲍洪升和鸿茅药酒就是最闪亮的名片。

    往大里说,阿里之于杭州,或者腾讯、华为之于深圳,都不是普通的企业,而是政府极为看重的“独角兽“,也有着非同一般的发言权。当然,杭州和深圳不会为了保护阿里和腾讯,去做违法的事。毕竟,这些大城市的政府,已经相当现代、法治,懂得政府权力的边界。

    但是对凉城这样的小县城而言,情况就不同了。一方面,鸿茅药酒对凉城的“统治地位“,要远远高于阿里之于杭州;另一方面,越是经济相对落后的地方,政商关系可能也就越紧密。鸿茅药酒的董事长,甚至可以在呼和浩特拥有很强的影响力(被评为年度经济人物就是证明),他的地位,可能并不弱于凉城县的主政者。

    在这种情况下,鸿茅药酒安全性如何,违规广告屡禁不绝,就不再是一个问题,或者当地优先考虑的问题了。

    不管谁来凉城县主政,都必须处理好鸿茅药酒的问题,都必须为它的发展保驾护航,这已经是地方官员政绩考核的一部分。地方官员在公务接待的时候,会很自然地谈起GDP,谈起经济增长,谈起本地知名企业。“政商边界”就这样日益变得模糊起来。很难说,这就能证明政府拿了企业什么好处,这只是县城普遍存在的政商相处方式,它是自然而然的,在本地不会有人感到惊讶。

    事实上,由于常年累月的宣传,不但政府会力撑本地大企业,一个地方的民众也会“发自内心”地为本地明星企业自豪,这成为地方意识的一部分。在地方网络论坛里,你会发现普通人对GDP的热情,以及他们对本地明星企业的崇拜。中国过去数十年的高速发展中,GDP不但是考核官员的重要指标,也逐渐成为人们认识自己所处行政单位的一个指标。

    对普通人来说,这似乎是一种“异化”。你所在城市的GDP和你有什么关系?那些本地大企业,如果你不在里面工作,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但是,这种热爱本地企业的热情,却并非凉城县民众所独有,即便是那些一线城市的人们,也难逃“捆绑”,当然,是以一种更文明、更隐秘的方式。

    因此,鸿茅和凉城这次遭遇的舆论危机,某种程度上就像是一个乡下孩子到了城市所遭遇的困惑。如果我们以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来对比,凉城警方的行为,是很难理解的。一个县的企业,很难说真的具备通天的能力,敢于到广州去抓人。他们只是无知无畏,按照自己一贯的逻辑在行事罢了。

    凉城的“美景梦”破碎?

    小县城经济的发展模式与大城市有所差别。根据《中国县域经济发展报告(2017)》,大部分经济高速增长的县(市)都依靠外来投资企业的数量增长获得。凉城县经济支柱之一岱海电厂就是由北京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按51%比例出资建成的。

    近年来,凉城县持续在招商引资方面做出了颇多努力,并且主要聚焦于文化旅游方面。凉城县自身旅游资源很不错,四面环山,中部盆地中还镶嵌了一方岱海。凉城还有各个时期的文化遗址近300处,形成了以老虎山、园子沟和王墓山遗址为代表的环岱海遗址群,这都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图片出处:凉城县人民政府官网


    而在前两年,凉城县的旅游投资与建设颇有成效,一幅“凉城美景图”呼之欲出。2016年,总投资6亿元的岱海国际滑雪场开工建设;总投资5亿元的温泉一期项目完成立项;2017年,完成旅游建设投资13.6亿元,建成岱海国际滑雪场以及岱海景区花海等项目。并且开工建设马刨温泉嘉年华一期、绥蒙革命纪念园二期项目等等。全年还接待游客达118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5亿元。

    “美景梦”有了曙光,凉城县也打算乘势而上,2018年提出,“在打造文化旅游强县上实现新突破”,并雄心勃勃计划了一系列的项目,包括需要投资2亿元以上的以曹碾满族乡圐圙村为中心的示范区。

    然而,刚刚迎来的曙光,恐怕要蒙上一层阴影。景区的建设需要大量资金支撑,县城经济体量有限,这需要外地企业的投资。鸿茅药酒事件一出,凉城县还能不能受到外来投资企业的青睐,得打个问号。还有,凉城县计划2018进行旅游方面的金融贷款,投融资平台又会不会接招,恐怕也要打个问号。如果规划中的大型景区建设不能如期完成,那么,凉城县的“美景梦”,岂不是刚有起色,就“凉凉”了?(实习生 朱玫洁对本文亦有贡献)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杨欢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