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业务板块变局:“烧钱”的网科集团被边缘化 地产重振旗鼓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4-02 20:15

    万达集团旗下四大业务集团于近期悄然变更,商业集团更名为商管集团,成立地产集团,网科集团“消失”成为此次业务架构调整最明显的三大变化。业内人士认为,万达架构的调整一方面是企业内部的自我改革,另一方面也是外部的各类压力,在不断研究市场变动的情况下,通过业务拆分也是希望不断吻合市场需求。

    每经编辑 张斯 舒曼曼    

    每经记者 张斯 舒曼曼

    每经编辑 梁秋月

    经历了重资产向轻资产转变的一系列动作后,万达近期在业务架构上的动作可谓频繁。

    4月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万达官网发现,万达集团旗下的四大业务集团于近期悄然变更,由此前的商业、文化、金融、网科变更为商管、文化、地产、金融四大集团。其中,商业集团更名为商管集团,成立地产集团,网科集团“消失”成为此次业务架构调整最明显的三大变化。

    作为万达集团内部进行第四次“转型升级”的重要成果,成立网科集团作为万达集团2016年主要成绩,一度被王健林非常看重,并提出明确打造中国唯一的实业+互联网大型开放平台的战略定位。时隔一年,虽然王健林曾在2017年年会上表达了对网科集团的“不满”,但此次网科集团在官网中消失却“始料未及”。

    对于业务架构调整的具体内容,万达集团方面未作回应。

    图片:万达集团官网截图

    地产集团“消化”重资产

    事实上,万达的业务架构调整在年初早已初露端倪。

    王健林在万达集团2017年年会上明确表示,为了适应转型,也为了资本市场需要,万达拟对公司管理架构进行调整。将原来商业地产更名成立商管集团,“成为一个纯粹的商业物业持有和运营管理商,使公司战略更清晰,商业模式更纯粹,也为了使市场估值更高”。

    王健林话音刚落,1月29日,腾讯、苏宁、京东、融创与万达商业签订战略投资协议,计划投资约340亿元人民币,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彼时,万达方面确认,引入新战略投资者后,万达商业将更名为万达商管集团,1~2年内消化房地产业务,万达商管今后不再进行房地产开发,成为纯粹的商业管理运营企业。

    紧接着,万达商业于2018年2月22日办理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正式更名为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

    据官网信息显示,万达商管集团涵盖万达广场、慧云系统、商业规划研究院三大子生态,定位为全球领先的商业物业持有及管理运营企业。截至2017年底,已在全国开业235座万达广场,2018年计划开业52个万达广场。

    万达方面曾明确表示,万达不会退出房地产开发,新成立的地产集团将继续开发万达广场重资产等房地产业务。过去一直强调“去地产化”的万达此次成立地产集团也值得玩味。

    王健林曾给地产集团定下三大任务:第一要负责消化商管集团的地产业务,原来商业地产还有一些房地产开发业务,地产集团要尽快帮助消化,但利润归商管;第二要开发万达广场重资产,也不排除纯粹搞一些住宅开发;第三,输出品牌管理。在王健林的规划中,地产集团“不求做大,主要看利润”。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分析表示,万达架构的调整一方面是企业内部的自我改革,另一方面也是外部的各类压力,在不断研究市场变动的情况下,通过业务拆分也是希望不断吻合市场需求,过去万达一直尝试走轻资产的模式,但是从实际情况看,传统地产业务机会依然存在,所以其通过成立新的地产集团,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万达的投资逻辑。

    网科集团坎坷边缘化

    万达网科科技集团是万达集团在进行第四次转型时的成果。万达网科旗下主要有四大业务板块:包括数字商业、智慧生活、金融科技和公有云服务。对于万达网科业务模式的问题,王健林也曾认为,2017年是万达网科关键的一年。

    2016年10月,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从万达金融集团独立分拆出来后,专注线上线下融合,打造新一代物联网模式,旗下有飞凡电商、快钱等产品。在万达集团2016年工作总结上,王健林透露,2016年,网络集团收入41.9亿元,完成计划的103%;金融集团收入213.5亿元,完成计划的127.7%。2017年网络集团收入要达到65亿元,金融集团收入达到265亿元。

    不过,王健林对于万达网科的期望却不仅停留在简单的收入要求上。按照王健林的规划,网科要力争2018年实现整体赢利,2020年利润过百亿,并实现万达网科的整体上市。但此后,网科集团的业务发展并不顺利,还曾被曝裁员的消息,尤其是最核心的零售业务飞凡电商。

    电商分析师李成东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飞凡电商与很多传统零售转型互联网遇到的问题相似。如团队不稳定、商业模式模糊及烧钱亏损严重等问题。

    正因如此,王健林对这部分业务颇为不满,其曾在2017年年会上表示,“要从实际效果出发,不玩概念,不烧大钱。我曾经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给了曲德君(万达网科集团总裁)太多的钱”。

    “电商发展不好,核心原因就是其战略基于万达商业生态的需求,而不是基于用户需求”。在李成东看来,传统零售商做互联网耐心不够,经常业务没做起来,操盘手就换了一波,飞凡自2014年创立以来已有三任CEO离职。

    综合来看,网科集团的“消失”外界既感到意外,又认为在情理之中。在2018年1月20日的万达2017年会上,王健林曾表示,网科集团暂不安排2018年的收入计划,并将成立新网科公司。“战略合作确定之后,再来确定业务目标”。当月29日,万达就宣布引入新的投资者。

    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网科集团“消失”在官网,但目前业务还在照常进行。按照规划,自腾讯等四家企业入股万达商业后,腾讯将推进与万达网科集团的战略合作。最近的3月19日,万达网络科技集团还参加了微信支付合作伙伴大会并受邀分享。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张斯 舒曼曼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