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事情,让银监会主席郭树清说大家“警惕性不够”“很危险”?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3-10 08:31

    这是一个中国人“财富大增值”的年代。比如,在2016~2017这一年时间里,只要买了房,财富就直线上升。但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资产增值速度过快,年轻人比从前更愿意消费和贷款了。不知不觉,部分国人财务状态已经从“怕欠债”转变到“高负债”。

    每经编辑 秦勇

    这是一个中国人“财富大增值”的年代。比如,在2016~2017这一年时间里,只要买了房,财富就直线上升。

    这也是一个家庭债务风险剧增的年代。很多人突然发现,财富增值了,钱也没有了。有统计显示,我国家庭杠杆率近年来逐年攀升,这一债务累积速度令人担忧。

    正因如此,在昨日(3月9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今天下午第二次全体会议后的“部长通道”采访现场,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个人借钱消费投资增长快,这是很危险的!

    央行和银监会都在关注 居民家庭杠杆率

    据央视报道,在前述“部长通道”的采访现场,有记者向郭树清提问:

    “中央提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请问郭主席,银行业准备如何打赢打好这场攻坚战呢?”

    郭树清答道:

    这个问题我们也和媒体讨论过很多次了,3月2号,专门有10个局长和我们媒体的同志见面了,也谈到了这个问题,我简单地再强调几句。银行是防范金融风险攻坚战的应该是一个主战场,因为银行的规模大,在融资当中,我们重点强调的首先是要把杠杆率稳定下来,尽可能地降下来,企业部门杠杆率要降低,政府的杠杆率要降低。

    我们也注意到居民家庭部门的杠杆率也需要降低,现在这个方面大家可能还警惕性不够,但是我们看增长趋势非常快,就是居民家庭个人借钱消费,或者是买房,或者是投资,这个增长速度非常快,这是很危险的。

    因为我们是一个高储蓄的国家,过去是我们很大的优势,如果借钱比存钱还增长得快的话,那么我们这个优势就会丧失。所以我们想把降杠杆作为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继续做好这方面的工作,特别企业降杠杆涉及到推动兼并重组、债务重组、财务重组,推动债转股,一系列工作我就不展开说了。

    郭树清还表示,防范金融风险要继续聚焦影子银行,同业、理财、表外这些交叉金融的风险是整治的重点。此外,信托和互联网金融是薄弱环节,今年还要继续加大力度,加强整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就在当天上午,全国“两会”主题为“金融改革与发展”的记者会上,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同样对这一点表达了密切关注。

    潘功胜在回应关于房地产金融的风险问题时表示:

    人民银行长期以来一直坚持审慎的房地产信贷政策,我国的房地产信贷质量总体上良好,房地产金融风险是可控的。

    我跟大家报几个数,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房地产贷款不良率是不到1%,整体银行业的不良贷款是1.85%,这是包含政策性银行的,除掉政策性银行是1.74%,显然房地产贷款不良率的水平好于整体贷款的不良率水平,其中个人贷款的不良率只有0.3%。而且我国在住房贷款的发放上长期以来一直坚持比较审慎的政策,平均首付比在33%以上,去年新发放贷款的平均首付比在37%,这也是在国际上是非常审慎的住房信贷政策。

    当然,我们也关注到个人住房贷款、家庭部门杠杆率增长速度有点快,个别的房地产企业可能在财务方面比较激进,会有一些风险,这些我们都在密切关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那么,潘功胜和郭树清,或者说央行与银监会都在关注的居民家庭部门杠杆率,目前究竟是什么情况,又有怎样的风险?

    从“怕负债”到“高负债”:中国家庭债务风险浮出水面

    今年1月,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就曾向大家介绍,爱存钱、怕欠债、谨慎消费,这是老一辈中国人的理财观念。但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资产增值速度过快,年轻人比从前更愿意消费和贷款了。不知不觉,部分国人财务状态已经从“怕欠债”转变到“高负债”。

    2017年11月,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发布的《三季度中国去杠杆进程报告》指出,居民部门杠杆率依然延续上升趋势,从2017年二季度的47.4%上升到三季度的48.6%。

    居民杠杆率,是指居民部门债务占GDP的比重。1996年中国居民杠杆率只有3%,2008年也仅为18%,但是自2008年以来居民杠杆率开始呈现迅速增长态势,短短六年间翻了一倍,达到36.4%。到了2017年三季度居民杠杆率已经高达48.6%。

    《半月谈》日前则援引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家庭债务课题组发布的报告指出,2013年至2016年,中国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由30.7%上升到44.4%,已经超过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前的家庭债务累积速度。

    这还不包括公积金贷款等其他渠道的家庭债务,如果将这些因素均考虑其中,2016年底中国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可能超过60%。

    更值得关注的是,房贷已成为中国家庭债务的大头。去年12月,西南财经大学下属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工薪阶层信贷发展报告》,报告调研了逾4万户家庭数据和12万家庭成员,发现工薪家庭平均总信贷需求额为26.5万元,其中房产信贷需求额为22.5万元。工薪家庭平均实际信贷额为12.5万元,其中86.3%是住房信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此外,还有一些人受商家诱惑造成负债。《北京青年报》举例称,部分家庭已经背负房贷,但在汽车销售商“买车零首付”等销售策略影响下,又背上了“车贷”。再如,一些家庭已经负债,为了让孩子上好学校,又负债去买“学区房”,其家庭总债务自然是越垒越高。

    如今,各种消费信贷在拉动消费的同时,也是国人负债率增高的推手之一。因为借贷越来越方便,借款用途又缺乏有效监督,居民借款时就缺乏约束,不够理性。当然,部分国人“高负债”,也是对自己及家庭的当下收入和预期收入有信心,敢于超前消费。

    还要看到,过去多年来,大家对地方政府性债务和企业性债务比较关注,对家庭债务问题普遍关注不够,造成部分国人缺乏风险意识,借贷机构缺乏警觉。也就是说,部分家庭“高负债”与无奈、诱惑、不理性等多种因素有关。

    警惕由家庭债务风险 引发“灰犀牛”事件

    当然,目前中国居民部门负债率仍称不上高,远低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70%以上的水平,距离85%的债务阈值更是相去甚远。专家普遍认为不会发生类似美国的次贷危机,但仍需警惕家庭债务风险引发“灰犀牛”事件。

    在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家庭债务报告执笔者宁磊看来,目前美联储已开始缩表和加息,如果中国央行也提高基准利率,大量家庭的房贷支出将会大幅增加,给家庭资产流动性带来一定冲击。

    此外,中国家庭的储蓄和收入增速趋势都是向下的,家庭债务的放大对经济的影响已经出现。而居民的银行储蓄、持有现金等流动性资产受到约束性影响后,会进一步影响居民消费,从而给中国实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带来挑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经济日报》分析称,如果不能管控好居民杠杆率,将产生两个明显影响。

    一是使相当一部分负债家庭特别是年轻人的生活压力加大。在房价高企的一二线城市,在价格持续看涨、“晚买不如早买”的预期下,很多家庭背负巨额房贷,这无疑会制约消费水平与生活质量的提升。

    二是使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上升。一方面,很多家庭因刚需和看涨预期甘愿承担较高房贷压力,导致债务收入比上升,其稳定收入一旦出现波动,必然影响偿贷能力;另一方面,一些三四线城市即使出于去库存考量继续加杠杆,其结果也必然导致泡沫继续积累和增加,一旦泡沫破灭,后果不堪设想。

    《半月谈》评论称,中国家庭债务快速上升,对消费升级、金融安全和经济增长等方面的负效应值得关注。同时,居民杠杆率快速上升主要集中在房地产领域,有引发房地产泡沫的隐忧,须保持警惕。未来几年,不论是在宏观政策还是微观监管方面,都要多方位提前筹划,缓释风险。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央视、经济日报、半月谈(id:banyuetan-weixin)、北京青年报等

    每经编辑:赵云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秦勇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