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信托信达3号逾期仍无进展 另一项目再曝雷

    证券时报 2018-01-25 09:13

    近日披露的未经审计的62家信托公司财报显示,山西信托以0.73亿元的净利润位居倒数第二。达3号分两期实际共募集信托资金约1.7亿,分别于2016年9月27日和9月30日正式成立,投资者约67人。

    证券时报·信托百佬汇记者获悉,2017年9月就曝出逾期的山西信托信达3号项目,时至今日仍无解决进展。而山西信托另一款信托计划——信实55号亦已逾期两个多月。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款信托计划融资方背后站着同一个实际控制人。

    记者注意到,山西信托作为一家中小型信托公司,一年内所发信托产品并不多。近日披露的未经审计的62家信托公司财报显示,山西信托以0.73亿元的净利润位居倒数第二。

    在融资方资金紧张连续违约下,投资者本息受损时,该找谁赔付成为摆在眼前的问题。记者分别致电山西信托信达3号信托经理魏冬冬和山西信托总经理助理温国志,并发去短信,截至发稿,无人接听和回复。

    投资者维权无进展

    1月22日晚,从山西银监局出来后,来自浙江的李莉(化名)等8名投资者拉着行李箱,匆忙地赶往太原武宿机场返程。尽管奔波了一天,于他们而言仍是无功而返,不知何时能拿回投资的100万本金和利息。

    李莉是山西信托·信达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投资者,“2016年9月买入时,有年化8.5%的收益,比市场上其他信托产品高了0.5个点,想到山西信托也是国企,应该没什么问题,投资了100万。”

    信达3号的融资方为山西广生堂医药批发有限公司(简称“广生堂批发”),主要用于补充该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

    李莉介绍,信达3号分两期实际共募集信托资金约1.7亿,分别于2016年9月27日和9月30日正式成立,投资者约67人。

    按照信托合同约定的年度付息条款,信达3号的两期产品应分别在2017年9月27日和9月30日后的10个工作日第一次支付利息。

    “从来没有收到过一次利息,而且山西信托也没有主动联系过我们说明项目延期的情况,”李莉对证券时报·信托百佬汇记者表示,“我还是通过第三方理财经理知道这个项目逾期了,第一次付息就付不出来,我很担心本金能不能拿回来。”

    因此,当李莉多次给信托经理打电话询问还钱进展,得不到答复时,就和其他投资者商议亲赴山西信托和山西银监局沟通。

    1月22日一早,李莉和其他投资者一同赶到山西信托总部,接待他们的是信达3号的信托经理魏冬冬和山西信托的总经理助理温国志。

    “沟通之后,可以说仍然是没有结果,山西信托的人说经济不景气,融资方资金出问题了,信托公司账上也没有钱,更没法刚性兑付,没有给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和时间表。”李莉对记者表示。

    山西信托控股股东为山西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即“山西金控”),因此,李莉他们想去山西金控碰碰运气,“问问他们还管不管这事了”,然而,结果令人失望,山西金控玻璃门外的几个彪形大汉,把他们挡在门外,“连门都没得进”,几位愤怒的投资者差点与保安起冲突。

    无奈离开山西金控之后,李莉她们赶往山西信托的监管机构——山西银监局反映情况,“他们让我们写材料,等消息,也没有实质性进展。”

    信实55号也逾期了

    在信达3号2017年9月逾期无法支付首期利息后,2017年11月15日,山西信托向委托人发送了《山西信托·信实5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相关情况报告》,宣告信实55号出现逾期。

    据了解,信实55号总规模1.5亿元,项目成立于2015年,分为一期和二期,分别在2017年5月18日和2017年11月12日到期,募集资金用于补充运城市万家隆购物中心有限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和超市改造工程款。

    记者注意到,信达3号和信实55号的融资方实际控制人均为山西运城当地“富豪”全亚林。

    山西信托在报告中表示,项目存续期间,借款人分别按时支付了2015年第四季度、2016年前三季度的利息,自2016年底借款人因资金紧张开始无法支付利息。截至目前,借款人欠2016年四季度和2017年一季度至三季度利息。

    “信实55号(一期)5000万元和(二期)1亿元分别在2017年5月18日和11月12日到期,借款人因资金紧张无法按时归还贷款的本息,该项目进入12个月的处置期。”山西信托在情况报告中表示。该报告落款为2017年11月15日。

    “2017年11月23日,山西信托承诺一个月给出处理意见,经反馈的结果看,山西信托目前已拿不出妥善办法。”信实55号投资人许彪(化名)对记者表示,因此他们向山西银监局递交了请求督办的诉求信。

    许彪表示,他们致信山西银监局中反映了3条诉求,一是山西信托要对信实55号案件负全责;二是山西信托对该案件处置要给出时间表;三是请求山西银监局对该案件立案进行督办。

    如何兑付?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银行间市场披露62家信托公司业绩数据,山西信托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排名均垫底。

    数据显示,山西信托2017年营业收入3.12亿元,净利润0.73亿元,位列第61名,仅高于华宸信托。

    记者注意到,山西信托2017年前三季营业收入为2.84亿元,净利润1.27亿元,同比均有所增加。不过,该公司2017未经审计的年报数据却显示,其净利润大幅低于当年前三季。

    2016年山西信托营业收入为3.57亿元,净利润是1.22亿元,山西信托2017年净利可能进一步下滑。

    此次山西信托逾期的信达3号和信实55号项目逾期的本金已经达到3.2亿元,还不包括其他逾期项目的金额。这意味着,山西信托如果选择刚性兑付,则需要用几年的净利润才能填平。

    同时,此次信达3号和信实55号的融资方山西运城“富豪”全亚林及关联方,曾经在2015年就曝出过牵连华澳信托项目违约的情况,涉及资金规模3亿元。

    “山西信托的人说,经济不景气之下融资方出了问题,而公司账面上没有钱,更无法刚性兑付。”投资人李莉表示,“他们还说信托牌照能卖几十亿,你们这几亿元的兑付自然不在话下,感觉需要等待新的大股东来解决。”

    对于信达3号、信实55号等相关情况以及如何解决逾期项目问题,记者分别致电山西信托信达3号信托经理魏冬冬和山西信托总经理助理温国志,并发去短信,截至发稿,无人接听和回复。

    编辑:姚祥云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