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素质高,写字楼的无人货架肯定大赚?这帮创业者郁闷了...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1-14 20:39

    无人货架主要设置在办公空间,放一些日常饮料、点心、小吃等,消费者自取商品并扫描货架上的二维码支付,典型代表有:猩便利、零食e家等。据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无人货架迅速涌入超过50家创业公司,风险投资超过30亿元。虽然与自动售货机相比,无人货架的成本更低,通常无入驻租金,但其缺点是丢失率难以控制。据移动安全网消息,无人货架项目“用点心吧”在铺设完成64个无人货架后,核对前端和后台数据时发现,货损率超过20%,货损最严重的甚至到达39%,有时后台显示货架上还有不少商品,补货人员去了却发现货架已经空空如也。那么,究竟无人货架的未来是喜是忧?

    每经编辑 李语涵

    “我们已经吃垮两家无人货架了”。

    这是一位叫做浪味仙的读者,写的一封“吐槽无人货架”信函中的内容。该读者针对某公号采访对象所说“无人货架丢货率能控制在3%-4%之间”表示,“以我多年在写字楼上班的丰富经验,根本不可能。”

    另一方面,据资料显示,高峰时,两个月内曾有30家公司进入无人货架领域,被誉为“风口中的风口”。究竟无人货架的未来是喜是忧?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无人货架主要设置在办公空间,放一些日常饮料、点心、小吃等,消费者自取商品并扫描货架上的二维码支付,典型代表有:猩便利、零食e家等。

    据济南日报消息,一家广告公司的负责人张建偶然看到一则广告,只要公司超过30人,就能申请安装某品牌无人货架。张建想着,平时员工加班比较多,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填了个申请表。

    半个月后,无人货架的业务人员果然就上门安装了,放了一个冷藏冰箱和一个货架在办公室。货架上的商品无非是辣条、鸡爪、花生米,饼干、饮料、方便面等基本的零食。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让张健疑惑的是,无人货架购物的过程是先选定产品,然后扫描二维码付费,全程无人值守,难道不怕商品被直接拿走吗?

    “大家拿了产品一般都付钱,不会随便拿,否则对方补货的时候发现商品没有,却没收到钱,对单位名声影响也不好,而且一个吃的也没有多少钱,还是比较自觉的。”一位安装了无人货架的公司旗下员工表示。

    就是这种方便的模式,吸引着大量资本进入。

    无人货架领域到底有多疯狂?据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无人货架迅速涌入超过50家创业公司,风险投资超过30亿元。IDG、经纬中国等知名创投公司都在加码无人货架领域,最疯狂的时段是2017年8月至9月,在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就有领蛙、番茄便利、果小美、猩便利等8家无人货架企业宣布获得了融资。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猩便利官网截图

    就连互联网大佬们,也抵挡不住无人货架的诱惑了。据北京晨报消息,2017年12月以来,在顺丰宣布“丰e足食”是其旗下的无人货架品牌后,阿里巴巴联合美的发布了无人零售新产品“小卖柜”。

    一名零售业内人士透露,“每日优鲜带着联想和腾讯的背景,猩便利的身后则站着美团点评的核心层”。

    2018年1月5日,苏宁也正式参战,宣布将在全国布局5万组无人货架“苏宁小店Biu”。至此,阿里巴巴、京东、腾讯、苏宁、顺丰等互联网巨头均已完成对无人货架的业务布局。

    据济南日报消息,统计数字显示,2017年,中国无人货架、无人零售交易额预计达100亿元,未来五年无人零售商店将会迎来喷发期,至2022年市场交易额将接近1万亿元,至2022年,无人零售用户规模可达2.4亿人。

    无人货架拐点已现

    无人货架真如大家所希望那样,朝着1万亿梦想稳步前进着吗?

    事实并非如此。在资本的助力之下,这些无人货架已经进入城市的写字楼,不过其背后也暴露出了无人零售业态所存在的一些问题。

    据北京晨报消息,“看不懂资本蜂拥到无人货架领域的逻辑,货品单一,同质化严重,并不具有太大竞争力。”一名传统便利店高管表示。曾有业内人士预计,今年将有70%至80%的无人货架企业会死在6月之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一个货架的成本不到500元,由于准入门槛低,导致无人货架企业都在一路狂奔,疯狂地扩张地盘。猩便利在成立3个月后就宣布网点数量已经破万。公开资料显示,从2017年6月成立至当年年底,猩便利对外公布的进驻城市数量已达50个,网点数量超3万个,远超很多无人货架企业一年扩张的网点数。

    据北京商报消息,点位资源被视为能在无人货架领域胜出的关键。业内人士透露,较早进入市场的一批无人货架玩家已经占据了北上广深等重点城市的大量优质企业资源,留给后入局者的优质网点资源已经相对有限。

    在所有无人货架企业都在拼命跑马圈地之时,价格战、买点位、毁货架等恶性竞争也层出不穷。曾有一家无人货架企业,为了抢占网点,竟然宣称“货架上的商品随便吃”。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摄图网

    虽然与自动售货机相比,无人货架的成本更低,通常无入驻租金,但其缺点是丢失率难以控制。

    据移动安全网消息,无人货架项目“用点心吧”在铺设完成64个无人货架后,核对前端和后台数据时发现,货损率超过20%,货损最严重的甚至到达39%,有时后台显示货架上还有不少商品,补货人员去了却发现货架已经空空如也。

    对此,一家无人货架的创始人表示:“我们经常会看到有人拿了东西却不付款,虽然都是写字楼里的白领,但也不见得就有多高的觉悟和素质。”

    据北京商报消息,1月12日,便利蜂与无人货架运营商领蛙共同宣布,便利蜂已完成对领蛙的战略投资并控股,领蛙将并入便利蜂的无人货架业务,成为便利蜂旗下品牌之一。

    ▲图片来源:便利蜂官网截图

    分析认为,无人货架企业经过了一年多的狂飙突进,随着市场空间越来越有限,大量中小玩家在融资推进不顺之后,将很快进入被洗牌整合的阶段。

    据便利蜂方面透露,此次业务合并后,领蛙团队将继续独立运营,持续服务现有的入驻企业并在优势区域继续大力拓展新网点。便利蜂将向领蛙共享后端IT平台、基础设施和供应链,并在商品、活动上给予资源和支持。

    据悉,领蛙成立于2015年7月,是最早进入无人货架业务的玩家之一,在华东地区已占有数千家优质企业资源。而便利蜂在2017年11月才启动无人货架业务,当时市场上已经存在二三十个玩家。尽管便利蜂对外宣布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完成5万个货架投放,赶超其他早入局者一年的进度,但是毫无疑问,优质企业网点的获取难度已经较市场初期大幅增高。

    ▲图片来源:领蛙官网截图

    有分析认为,便利蜂的业务已经从北京在向全国市场推进,战略合并领蛙后将分享其在华东市场的先发布局优势。另外,随着中小公司融资不顺,无人货架行业的整合大幕已经开启,资金充足的头部公司将快速替代在资源和资金方面薄弱的中小创业玩家。

    除此之外,日前,无人便利领域的明星企业猩便利陷入“撤站、资金链断裂”的传闻中。尽管猩便利发布声明称,各项业务均处于良好的运转状态,三、四线城市的建站布点业务同样处于正常推进中,但这并没有彻底摆脱大众对这种盈利模式的质疑。

    每经编辑 汤亚文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北京晨报、北京商报、济南日报、移动安全网等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李语涵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